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证券投资净流出达到历史性峰值 ——2022Q1国际收支浅析
作者:张明    发布:2022-06-27    阅读:3473次   


 张明1977 张明宏观金融研究 2022-06-24 20:49 发表于四川



注:本文尚未发表,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6月2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详细数据。如图1所示,2022年第一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顺差为889亿美元、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为497亿美元、国际储备增长393亿美元、误差与遗漏项出现4亿美元的净流入。其中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指标是,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在经过三个季度的连续顺差后转正为负,且逆差规模创下自2016年第4季度以来之最。


微信图片_20220627084825.jpg



在2022年第一季度的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中,直接投资顺差为599亿美元,为最近四个季度最高值;证券投资出现了798亿美元的逆差,达到历史性峰值;其他投资出现了252亿美元的逆差。在历史上,我国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的主要来源是其他投资逆差,而在本季度,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的主要来源是证券投资逆差,这是非常罕见的现象。类似的情况我们仅在2020年第一季度看到过,当时出现了512亿美元的证券投资逆差与323亿美元的其他投资顺差。


微信图片_20220627084834.jpg


仔细观察2022年第一季度的证券投资账户,中国对外股权投资与债券投资分别为147与264亿美元,而外国投资者则从中国抽回股权投资68亿美元、抽回债券投资319亿美元。不难看出,外国投资者从中国抽回证券投资,是我国证券投资账户在2022年第一季度出现历史上最大规模逆差的原因。此外,这个季度的外国投资者证券投资数据还有两个特点:第一,这是自2015年第三、四季度以来,外国投资者首次同时抽回股权与债券投资;第二,2022年第一季度外国投资者抽回债券投资的规模是有史以来最高的。


微信图片_20220627084843.jpg


从原因上来看,外国投资者大规模从中国抽回债券投资,这应该与美国国内通胀高企、美联储预期加速退出量化宽松导致的美国长期利率上升有关。美国长期利率上升一方面将会降低中国利率债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也会推动美元指数升值、使得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面临贬值压力与贬值预期。从这一角度出发,我们认为,在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可能依然面临证券投资逆差,以及外国投资者继续抽出在华债券投资的局面。


有必要指出的是,2022年第一季度的中国国际收支数据也不乏亮点:第一,经常账户顺差与2021年第四季度相比虽然有所回落,但依然高达889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高达1450亿美元;第二,直接投资顺差达到过去四个季度的高点(599亿美元),其中直接投资负债方(也即外资流入)达到1019亿美元,这是自2013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高值;第三,误差与遗漏项在经过了连续7个季度的净流出后,在本季度由负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