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从寻千里马到寻伯乐(2001.10.16)
作者:茅于轼    发布:2004-04-17    阅读:3734次   

从寻千里马到寻伯乐

----评韩愈的杂说四,兼评审批经济

天则经济研究所 茅于轼

  (50人论坛·北京) 韩愈的杂说四,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此文脍炙人口,流传了一千二百多年。由于伯乐难得,所以千里马被埋没,只能“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所以他开章明义就说“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按照他的看法,只要有了伯乐,找千里马的问题就解决了。
   可是韩愈和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因为千里马固然难找,伯乐同样不好找。哪匹马是千里马,只有伯乐才知道,可是谁是伯乐呢?如果有两个人都说自己是伯乐,他两所看中的千里马又不同,由谁来判定谁是真伯乐,谁是假伯乐?
   千里马固然难找,但是还有伯乐在。他能够按照马的形态习性判断出真正的千里马,可是伯乐却不能从人的形态去作判断。找伯乐比之找千里马更难。韩愈为了解决发现千里马的难题,出了一道更难的题目给我们,可是我们却以为难题已经解决。这一千多年来大家认为韩愈已经把千里马的问题说透了,只要找到了伯乐,千里马就在眼前,而没有想到到何处去找伯乐。
   这件事具有极其深刻的意义。我们常把一个困难问题的解决交托给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智者,认为智者能够解决它。其他的事再也不去追究了,认为问题已经解决了。在经济方面,市场有种种不完善的地方,为了纠正市场中的问题我们请出了政府,认为有了政府的管理,市场混乱和盲目性的问题统统都可以解决。可是没想到政府也有政府的问题,有的时候政府的问题比市场更难解决。近年来流行的全球性放松管制的浪潮,正是针对政府同样存在问题而发的。整个计划经济的想法就是想把极其复杂的经济问题交给一个智者去解决。我们总是认为有一个计划者,他能够洞察一切,把经济交给他去管理问题就解决了。从来也不去想一想谁是那个万能的计划者,更没有想过,是否存在这麽一个万能的计划者。即使有的话怎样才能发现他;对于谁是智者的问题出现争议时如何仲裁。现在我们不再提计划经济了,但是想通过伯乐来解决千里马的想法顽强地存在着。许多事情都要政府去审批,基建的项目,土地的使用,进出口的经营权,经济结构的调整等等,似乎有了政府问题全解决了。当然这里不是说不需要政府,而且一般而言政府应该有比较完整的信息,公正的立场,理应能够把问题解决得更好一些;而是要说,对待政府或任何一种权威,切记不要迷信,天下虽然可能有伯乐,但是我们实在无法确认谁是伯乐。
   通过伯乐去找千里马这条路是行不通的。那么出路何在呢?这里用得着哈耶克的自发秩序的思想。他一贯主张社会问题不能用事前构建好的方案去解决,更不能依靠某个智者,而要通过平等参与,在众多的博奕中理出规律和秩序。这就是自发秩序的想法。市场经济就是实现自发秩序的一种安排。要找千里马就要让每匹马都有机会表现自己,在实践中发现它。政府的作用也是这样,他应该有参与意见和行使管理的职能,但是他不可能是万能的智者,百姓要经常对政府进行检查和监督。政府官员要有自知之明,办事必须谦虚谨慎,欢迎并倾听来自各方面的意见。政府尤其要有承认错误的勇气,知错就改,作为平等参与的一方帮助社会尽快地建立起合理的规章制度。
   哈耶克的自发秩序思想是极其深刻的。它要求社会具有灵活性,能够允许公众有表达意见的机会,最后能形成自己的秩序。社会的决策权要分散,从而有互相制约的可能。这样做当然不及由万能的智者来主持一切,效率要低一些,某种程度的混乱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它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制度越是有灵活性,越能够避免大的错误。过去我们犯的大错误就是僵化造成的。我国改革的方针是摸着石头过河,这和哈耶克的想法不谋而合。今后我们希望改革继续向前推进,我们还要坚持灵活性和开放性。给每种解决方案平等的机会,在实践之前充分讨论比较;在实践中试比高低;事后总结经验,修改规则,迈向更完善的境界。
2001.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