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全球化对上层建筑的挑战与全球经济治理(2001.07.25)
作者:梁优彩    发布:2004-04-17    阅读:4097次   

全球化对上层建筑的挑战与全球经济治理

梁优彩 洪平凡

  (50人论坛·北京)一、上层建筑面临挑战
  从历史上看,当全球化向深度和广度发展时,或者说当全球化使多数人不能受益时,上层建筑将面临挑战,并需要改革或重建。例如,联合国和许多其他国际组织机构都可以看作是在20世纪上半叶破坏性的军事全球主义之后改革全球上层建筑的产物。现在,面对目前的全球化浪潮,现有的世界上层建筑所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我们可以把上层建筑面临的挑战分为不同的层次:对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国际组织。
  1、国家上层建筑所面临的挑战
  尽管世界越来越全球一体化,但是国家的上层建筑依然是全球上层建筑的最基本和最强大的部分,预计这种情况将会持续很长时间。然而,不同国家的上层建筑差别很大。实际上,一个国家的上层建筑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这个国家怎样溶入全球化中,和全球化的成本和它带来的受益最终将怎样转换成整个国家的福利并如何在国内不同人群之间进行分配。对现有的国家上层建筑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1)随着全球活动的增加,一个国家的规章制度和再分配的能力一直在弱化,表现在:对跨国公司征税和管理大而多变的跨国资本流动遇到的困难。
  (2)管理国家经济和其他方面的自由度减少。引用最多的例子是“开放经济三难推理” (Obstfeld),该定理表述为,在决定以下三个政策选择时一国政府只有两个自由度:固定汇率、独立的货币政策和开放资本帐户。事实上,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 许多发展中经济已经放弃了固定汇率体制,还有几个国家选择实行独立的货币政策,只有几个比较大的国家有能力在三种选择中自由地取其两。许多欧洲国家选用欧圆取代本国货币是另一个例子。
  某些分析家已从“开放经济三难推理”引申出一个“政治三难推理”,即在三个比较广泛的政策选择中一国政府只有两个自由度:独立的国家权限、完整的国民经济和大众政治。
  (3)国家的安全和主权面临挑战。一个国家的安全不仅包括军事力量的传统模式、经济的稳定增长和政府的稳定性,而且也包括能源的供应、科技、食品和自然资源等等。随着ICT革命的发展,跨越国界活动明显增加,这对各国保护自己国家安全的能力施加了压力。各种全球网络的形成,例如,贸易、金融、媒体、技术、生产等等,已经“超越了传统的国家主权”。一个通常提到的例子是互联网对传统的政府调控的挑战。对于互联网使用者来说已经不存地理上的国界,在网络上他们已经创造了自己的“虚拟社会”。
  (4)国家的或民族的社会价值、文化和宗教面临着挑战。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世界各民族人民在长期奋斗中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宗教和社会价值,它们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今天丰富多彩的世界文化、众多的宗教和不同的社会价值观。互联网的出现使各国更加开放,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不同的价值观也在相互影响,使得一个国家要保存自己特色的文化不受外界影响变得十分困难。
  (5)政治和司法权限受到挑战。前南盟总统米洛舍维奇被“北约”逮捕,并交海牙国际法庭审判是国家政治和司法权受到挑战的一个典型事例。
  2、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特殊挑战
  在全球化的现阶段,发展中国家将面临上面提到的所有挑战。但是,发展中国家,由于在许多方面存在弱点,所面临的压力将要严重得多。
  (1)缺少资源。一般说来,发展中国家的资源比较少,包括较低的收入、普遍深入的贫困、缺少在人力资本和物质资本的投资。
  (2)技术落后。发展中国家同发达国家在技术上的差距是巨大的,不仅在基础研究方面,而且也表现在应用技术和管理技术方面。
  (3)制度框架薄弱。实行开放政策,建立市场经济体制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基本选择。但是,这些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的制度框架很不适应经济全球化的需要,必须进行改革。
  由于存在这些弱点,使得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竞争中应对来自国际上负面冲击的能力比较弱,获得来自全球化的受益比较少。
  3、国际规章制度与国际机构面临的挑战
  全球化的深化意味着世界各国的相互依赖性增加,跨越国界的交流活动更加频繁,所以也需要更多的全球协调与合作。因此,现有的规章制度和负责执行规章制度的国际机可能变得难以适应全球化的新形势。
  (1)对国际规章制度和国际机构增长的需求来自以下四个方面:全球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全球的“外部性”; 国际上信息不对称;全球垄断。
  (2)某些分析家已用不同的方法对增加的全球问题做了定义: 协调问题(从跨越边界的贸易、金融、技术中商品和服务标准的兼容性,到国际金融危机时协调各国宏观经济政策问题);共同的问题(全球公共产品、全球环境、国际毒品交易或恐怖分子等问题);核心价值问题(人权保护和全球人道主义援助等)。
  (3)增加透明度和责任心、加强现有国际机构的民主决策。
  (4)虽然许多国际规章制度和组织机构早已建立,但是还远未满足需求。例如,亚洲金融危机在全球范围的恶性蔓延已显示出国际金融体系的脆弱性,并对现在的国际金融体系作用和责任提出了质疑。现在的国际货币安排,由于没有全球中央银行,把国家货币(美元、欧元和日圆)作为全球货币等,已使它与增长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变得越来越不协调。
  (5)深化的、多层面的全球化意味着人们将面临更多的多维空间的全球问题,这不仅在国家之间需要更多的协调, 而且在不同的专门化的国际组织之间也需要更多的协调。
  二、没有全球政府的全球经济治理
  随着全球化向深度和广度的发展,全球经济治理显得越来越重要。经过讨论、交流,经济学家初步达成以下共识:
  (1)建立全球政府是不现实的。随着全方位全球化的推进,使人们又想起了“全球联邦制度”问题,但是现在建立一个全球政府是不现实的。因为除非世界面临来自其他星球的共同威胁,不然各国政府将不愿意把他们的主权交给一个世界政府。
  (2)在可预知的未来,全球化将在没有全球政府的情况下运作。因此,全球治理将意味着经过政府之间的多边谈判达成的一组标准、规则和制度框架。
  (3)国家将继续作为全球治理中的一个关键部门继续存在。国际组织和非政府部门将发挥辅助作用。
  (4)国家不必放弃他们的主权,但他们可以对主权的定义稍做修改,并改革他们的管理和调控方法,以适应全球化的新形势。
  (5)更多的权力可能要委托给国际组织机构,因此,对这些国际组织机构来说,改善透明度、增加责任心、扩大民主、提高效率是至关重要的。
  (6)在全球治理中,非政府组织的作用需要加强。
  (7)国家、国际组织机构、非政府组织和企事业单位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可以相互补充。可以根据这些部门不同的功能、可动员的资源、手段和重点,规范它们在经济治理中发挥不同的作用:国家政府的注意力是国家的公共利益,主要是为居民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 ,他们可以通过合法的强制手段和税收动员资源;国际组织机构的注意力是国际的和全球的共同利益,要提供全球定义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它们能够通过成员国的委托授权动员有限的资源;非政府组织或民间社团主要关注社会团体的利益, 为它们提供特殊援助,因此其关注点很狭窄,它们也能够动员一定的资源;私人企业部门主要是通过提供私人产品和服务为私人获取利益,他们通过市场可以动员大量的资源。并且,在政府制定政策时,非政府组织能够影响政策的制定。
  (8)如果说网络的形成是现阶段全球化的一个重要特点,那么网络化的全球治理(而不是分层次的)可能是21世纪管理全球化的基本结构。全球治理的网络结构涉及到国家之间、不同的国际机构之间、不同的问题之间的相互作用。谈判、妥协、协调和合作将充斥整个管理过程。 

(中经网,梁优彩 洪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