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金融
专家谈中国证券市场状况及发展趋势(2001.03.30)
作者:王远鸿    发布:2004-05-10    阅读:1704次   

专家谈中国证券市场状况

及发展趋势

 

  (专家访谈·北京)从去年年底的“基金黑幕”到今年年初的“股市是否是赌场”,中国的证券市场掀起了中国经济学界的又一轮争论热潮。如何看待中国证券业在这十几年中的发展?如何正视当前证券业的现状?如何面对加入WTO之后中国证券业所面临的挑战?就这些问题《中国新闻60分》“中经点评”栏目组走访了国家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王远鸿先生。

  中央台《中国新闻60分》栏目 记者(杨霁):王老师,您好!我们都知道,中国证券业已经发展十年了,现在又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很关注这些问题,您能否评价一下“八五”期间,特别是“九五”期间中国证券业的发展和“八五”期间有什么样的变化?

  国家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 王远鸿:这十几年中国股票市场的发展可以概括为两点:第一是成绩很大,第二是问题不少。从我国股票市场的发展来说,1983年随着市场经济的改革和开放这两个步伐的进程加快,股份制经济的萌芽便在中国开始出现。1983年深圳首先发行了第一支股票“深保安”;1984年北京天桥商场也发行了三年期的股票。这些可以说是中国现代意义上股票市场的萌芽,也从此拉开了中国股票市场的大序幕。

  中国证券市场从时间上分,到目前为止大概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83年到1990年之前,我们称它为起步和萌芽阶段,因为当时还属于一种半地下活动,没有得到政府认可,当时没有固定的交易场所。所以这个阶段的特点总地说来是小规模的。比如当时在成都,大家都是围在一个地方买卖股票,后来发展起来后,在上海可以在工商银行做柜台交易。到了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与深圳交易所正式成立,才标志着真正意义上的股票市场的建立。现在人们划分中国股票市场的成立就是以这两个交易所的成立作为正式的标志。

  1990年到1995年,也就是“八五”期间,可以说是股票市场的试点阶段,因为当时还没有被正式在全国大面积推广,股票市场只作为一种试点。在这个阶段里,发行的规模、上市的公司数量比较小,但是当时已经作为一种尝试在全国推广。在这个阶段,因为市场的管理和监管很不规范,所以最大的特点就是市场的波动很大,投机性很强,由此造成这个期间股市经常被拉到高峰又跌到谷底,政府也不得不在高峰时期出台一些打压政策,在跌入低谷的时候又采取所谓的入市救市的方法。

  1996年到2000年的“九五”期间是股票市场全面发展的时期。随着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接轨,在大的市场化与国际化的背景下,股票市场也在不断地市场化、国际化。中国的股票市场也努力在与国际法接轨,与国际化的惯例接轨。所以,这个时期我们国家法制化的进程不断加快,同时股票市场的法制化进程也在加快。具体来说“九五”期间大概有四个方面的基本特点:

  第一,市场的交易规模和市场的容量迅速扩大。1991年我国的上市公司数只有14家,到2000年底的时候已经发展到1088家,增长77倍。即使按照“九五”期间平均年均增长也达到了1.6倍左右,这种发展速度在世界股票发展史上也是比较快的。从筹资额来说,91年的股票筹资包括发行新股、配股、A股、B股、H股,仅就A股来说,当时只筹资到5个亿,而去年年底总共筹资了3294亿,相当于当时的600倍,所以从筹资规模上来说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另外,成交额也就是流通市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般衡量一个国家证券发行的程度叫证券化率,就是证券市场的市值跟国家GDP的比值。这个比值在91年的时候是零点几,到2000年的时候已经上升到53.7,也就是说中国在短短的十年时间里走过了资本主义国家一二百年所走过的道路。再从其它方面看,市场容量以及投资者人数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第二,投资者的主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八五”期间,90%以上都是中小股民,散户,他们的投资量少,所以基本上以快进快出为主要特征,这导致了股市上经常出现一些比较大的波动。从97年国家出台了《证券投资基金法》,到2000年已经有二十几家证券投资基金,而且在发展证券投资基金投资的同时,国家加大了对券商也就是已有证券机构和信托投资公司的重组、兼并工作的力度,机构投资者的实力及平抑市场的作用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尽管他们的有些行为可能还不太规范,但是相比而言采取的这些措施对市场的稳定作用大大提高了。

  第三,国家加大了证券立法和监管的力度,在这方面所取得的进步应该说是“八五”期间不可比拟的。国家针对当时股票市场的违规行为出台了几个法规,一个是《商业银行法》,它的颁布实际上就是实行了对证券业和银行业的分业管理。在这之后1996年3月国务院证监委又颁发了《关于授权地方证券期货监管部门行使部分监管职责的决定》,授予全国24个地方监管部门行使部分监管职责的权利,同时又颁布了《证券交易所管理办法》,建立了一种中央和地方二级监管的体制。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在97年3月14日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把证券犯罪作为一条刑事犯罪列入新的刑法中,这是在中国历史上所没有的。修订后的《刑法》规定凡是进行证券的欺诈、隐瞒或者误导等扰乱证券市场和操作证券交易的行为都是证券犯罪行为,必须对他们追究刑事责任。再则就是1998年12月的《证券法》,它于99年7月正式颁布实施,是中国证券方面最根本的大法,使得一个市场立法和监管的体系初步建立起来。与此同时我国还加大了对证券违法和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比如对于一些上市公司利用不正当手段上市,或者在一级市场或者二级市场的发行或者申购方面出现的一些违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比如象对ST红光、中科系、延安科技的处理,这些都表明了证券监管对打击证券违规、违法行为的信心和决心。

  第四,基于以上三点,我们可以看出证券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跟经济增长的连动性越来越大。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股票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对国民经济起到了一个晴雨表的作用。据我们研究,中国的股市从外部连动分析,股值的变化跟经济增长的相关系数达到了0.99,这是一个非常高的相关系数,尽管从短期波动来看它受很多其它因素的影响,但是从长期来说经济是决定股市走向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第二方面,虽然从96年以后股价还有一定幅度的波动,但是其波动幅度远远小于“八五”期间。这是由于监管的力度加大,使投资者的信心增强,也表明了市场经济意识已深入人心。作为一般的中小投资者,他们的投资理念、投资策略已经不是原来的盲进盲出,而是更加理性化,规范化。第三方面,证券市场确实在推广市场经济的意识、市场法制的观念。因为大家都知道炒股的人是最关心国家经济大事的,随着股市的起伏,股民的情绪也在起伏,这使得更多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国家的经济和政策。因此,股票市场把千家万户与国家的经济和政策的走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它使得证券市场的社会作用逐步得到了充分地发挥。

  记:大家都看到在十五大报告里“十五”规划中提出还要尽快更加完善证券市场交易、市场政策出台、扩大监管力度,这几个方面的发展,我们也看到B股开始对国内居民开放,如果中国加入WTO之后我们的证券市场还要跟国际惯例接轨,那么是否能够预测在今后五年中证券市场的发展应该超过前五年?

  王: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肯定的。首先,我们在前面分析了以往我们国家股票市场取得的一些比较明显的成绩。而另一方面也存在很多问题,也就是我们在“十五”期间亟待解决的一些问题。问题主要就是我国证券市场总体的市场化程度还不高,这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在股票发行当中行政性驱动的色彩还比较浓,也就是说原来是额度式管理,现在尽管取消额度控制,但是在某种意义上上市公司的指标可能还要通过行政的手段取得,目前行政手段还占很大的成分;另外,股票市场价格决定机制没有得到充分地体现,这里表现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往往并没有对优良的企业给予优良的价格,相反在这种情况下恶炒一些绩差股甚至ST股票,并存在内幕操作的现象,这些都说明大家市场化意识程度还不高。而市场化程度不高的最大表现就是在A股和B股当中的国有股与法人股的比重还很大,正是由于这两个比重很大,造成了我们股票市场的流通市值尤其总市值并不能反映股票市场在国民经济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第二,就是在监管过程当中监管的法规应该说比较齐全,但是监管的措施,尤其是具体到如何监督,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第三,就是人民币B股问题。随着中国加入WTO,跟世界的经济接轨,A股和B股到底如何合并。正是这三个问题决定了我们在“十五”期间必须要在逐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同时,在不断规范的前提下,稳步推进中国股票市场的发展。我认为发展是硬道理,在规范中发展和发展中不断规范是问题的两个方面,是相辅相成的,避开任何一面中国的股票市场都不能得到很充分的发展。

  记:您认为开放式基金的发展对证券市场的作用是怎么样的呢?

  王:我认为应该从两个方面看开放式基金。制约中国股票市场发展的一个长期问题就是每次大规模资金的进出都会导致股市大的波动。因为真正投入股市当中的长期资金量是不足的,所以经常出现一些周期性的大的资金的进入、撤出,它们进入撤出的同时就会导致市场的大的波动。如果能将开放式基金引入,使之能起到一种稳定器的作用,那么对中国股票市场是一种长期的利好。但是与之相应的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另一个问题,就是提高证监会、上市企业的素质。如果多种上市配套体系不能建立起来的话,那么开放式基金也可以进来也可以再出去,甚至可能会对中国的股票市场造成更大的波动。因为它这种流动性冲击可能会对短期游资有驱动作用,这是国内资金所不可比拟的。所以,我们应该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从正面来看,应该说在短期内是一个利好。

  最近我们也注意到,在两会期间总理和证监会主席都对中国股票市场的发展非常关注,都不同程度提到资本市场。从政府的态度来看应该是肯定的,就是说要大力地发展资本市场。但是前提是要在规范中发展,要加大监管力度。所以,对股票市场的发展我们还是应该充满信心的,毕竟中国股票市场发展的历史只有十年时间,相对于发达国家资本市场而言只是个很短暂的过程。因此,我们应该给政府、投资者以及证券经营机构一个学习、反思和再提高的机会。我相信在市场各方人士共同努力培育和精心扶持之下,中国的股票市场会走向成熟,会走出一条对中国经济发展有更大贡献的健康道路。

  记: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王:谢谢。

(中经网·电视媒体部徐剑、雷蕾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