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邱晓华谈中国十年证券和国企阶段性实现脱困  (2001.01.05)
作者:邱晓华    发布:2004-04-17    阅读:3898次   

邱晓华谈中国十年证券

和国企阶段性实现脱困

 

  (专家访谈·北京)中国的证券市场走过了十年春秋,“十年树木”,专家认为中国的证券市场已经成长为比较结实的大树了,无论它经过多少跌宕起伏,中国证券市场的成绩应该是功不可没的。一直倍受人们关注的国企三年脱困问题,目标实现如何,如何理解阶段性目标的实现,就这些问题《中国新闻60分》“中经点评”栏目组走访了国家统计局副局长,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邱晓华先生。

  中央台《中国新闻60分》栏目 记者(任永蔚):邱局长,您好!您认为证券市场十年的发展对于推动市场经济的建立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国家统计局副局长 邱晓华:中国的证券市场已经走过了十个春秋,十年来应该说我们有过春天比较温暖的时候,也有过夏天酷热的时候,当然,也有过冬天严寒的时候,但不管怎么来评价这十年的路程,应该说我们还是取得了一定成功的,毕竟是“十年树木”吗,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它已经成长为比较结实的一棵大树了,对整个中国经济来说,证券市场的成绩是功不可没的。这反映在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证券市场的形成为整个改革、结构调整、经济发展筹集必要的建设资金开拓了一个比较广阔的市场。这几年统计筹集的资金超过了4,000亿,这个数据应该说是很了不起的,弥补了我们目前国内建设资金的不足,而且对许多企业进行战略性结构调整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第二个方面,就是证券市场的发展使社会上资源的配置更加合理,使得那些有市场前景、能够做大做强的企业到市场上去筹集发展资金来推进它今后更快地发展,使得国有企业证券市场目前确实壮大起来了。第三个方面,就是对中国经济而言证券市场为我们培养了一大批既懂证券业务又懂市场监管这样两方面的人才,应该说整个投资者和管理者的队伍逐步壮大、成熟了起来。几千万的股民过去都是不懂什么叫股票,什么叫证券市场,一些证券公司过去也是什么都不懂的,但现在再看,证券行业里面从事证券公司的业务人员都是学历最高、年龄最轻的高素质人才。在整个证券监管队伍中也是这样,逐步地由过去的不熟悉到熟悉,由监管不成熟到成熟,确实在逐步地成长起来,这些进步为我们未来证券市场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第四个方面,我觉得证券市场的发展对城乡人民生活的改善、对拓宽就业的渠道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你看这么多人参与证券投资活动,使得一些老百姓投资领域拓宽了,当然,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很多人通过走进股市使手中剩余的资金保值、增值了,并得到很多的回报。所以,我们经常谈到一个问题:中国什么时候股市比较活跃,什么时候就会感觉到中国的国内市场同时也会显得比较活跃,随之而来的外出吃饭、外出旅游的人也就越多,这反映出一个比较明显的印证。因此,我觉得无论股市在发展过程中有过多少的跌跌宕宕、起起伏伏,回顾十年,应该说中国的证券市场还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的。

  记:有个数字统计,意思是说证券占了GDP的50%,如果是这种比例那您认为今后的发展空间还会有多大呢?

  邱:到今年为止,我们整个证券市场上市公司的市值大概是46,000亿这样一个数字,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50%左右,应该说我们从十年前的百分之零点几、五点几一下子到了现在的50%左右,出现这样高的比例这本身说明我们证券市场发展的进程是很快的,步伐也迈得比较大。但是相对于发达国家来说,我们的总市值占国民经济总量的比重还是比较低的,现在有的国家占到100%、120%甚至更多的,这都是存在的。所以,就中国股市的未来发展,它成长的空间还很大,因此完全可以预期,经过大家的努力,中国的股市还要不断地扩大。

  记:今年是国有企业脱困的最后一年,而且三年目标已经实现了,您认为从统计的这个角度来讲,怎么能说明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呢?

  邱:我们衡量国企是不是脱困现在基本上有三方面的指标:首先是看企业的盈利状况,就是象所谓的扭亏为盈和盈利企业他们的情况都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第二个,是针对区域来说,绝大多数地区的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是不是也有明显的改善;第三个,是就行业而言,象工业、农业等各个行业国有企业的效益情况有没有改善。从这三个指标的情况来分析,今年前十个月国有企业的利润已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6倍,应该是成倍的增加了,国有企业的亏损下降了13.9%,应该说这些数据都显示出国有企业整体的扭亏增盈的形势是良好的。就地区来说,现在我们三分之二的地区形势要更好一点,基本上也实现了整体的扭亏为盈,所以是符合这个发展目标的。第三,就行业来说,现在四十多个行业中有三分之二的行业已经整体上实现了扭亏为盈,只有少数两三个行业还是比较困难。所以,从这三个方面的情况来看,我们说国有企业三年脱困的阶段性目标实现应该说是可以成立的。

  但我们确实应该看到,这仅仅是阶段性目标,它还不是一个终期目标,终期目标我们还要再经过十年左右的时间,使得国有企业整体的盈利水平、整体的竞争能力、整体的科技创新能力、整个资源的配置状况都要真正地跟市场经济这一新的形势相适应,因此还需要我们继续努力。现在中央提出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建立新的目标,继续推进国有企业的改革和调整,尤其是对国有经济的战略性结构调整要加大力度,在取得阶段性目标以后,进一步巩固、提高、发展,最终实现整个国有企业在金融及信贷发展方面的规范化。

  记:您认为2000年的利润能够取得最好是得益于哪些内外因素呢?

  邱:国有企业形势的好转,我觉得首先是这几年来中央采取的国有企业改革调整的重大的战略措施开始逐步见到成效,比如这几年不管是从对国有企业的上市、对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的降低、对国有企业债务的重组以及社会资本的剥离等等多方面的一系列政策改革的支持,这些是重要因素之一。第二,应该说这几年国有企业内在的机构调整也是在逐步地进行,现在中小企业适应市场经济新形势的这种改革进程取得了明显的效果,许多改制现在基本上已经结束。第三,我觉得跟我们整个宏观经济的好转有关。比方说经过了亚洲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经济逐步恢复了起来,今年是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中国经济表现得最好的一年,经济增长在前三个季度保持8.2%的增长率,是比较高的,各方面的指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市场情况的反馈也会对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起到一个积极的推动作用。第四,我觉得跟整个世界经济的好转有关。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开拓取得进展,出口发展的成效使得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得到了改善。所以,分析国有企业的这种好转现象,既有改革的推进又有结构调整的推进,还有政策的支持,以及整个宏观经济的好转也促进了国有企业经济的发展。

  记: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邱:谢谢。

(中经网·电视媒体部徐剑、雷蕾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