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风险投资的发展与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密切相关 (2000.12.11)
作者:刘鹤    发布:2004-06-23    阅读:4044次   

刘鹤说风险投资的发展

与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密切相关

 

  (专家访谈·北京)由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美国美商中经合集团、世界商讯机构联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北京之夜——风险投资与中国新经济的未来”高级研讨会获得圆满成功。这是我国在COMDEX世界大规模电子信息技术展览会上第一次举办以中国信息产业发展为主题的高级研讨活动,引起了国内外学者和信息产业界的广泛关注。中国驻美国大使李肇星从华盛顿发来贺电,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房维中、国家计委高科技司司长马德秀、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王云祥专程到会祝贺“北京之夜”活动的举办。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中国联想集团、中国经济信息网、中国社会发展互联网、同创信息产业集团等著名IT企业以及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地区的信息产业界著名的企业家、风险投资家400多人参加了这次盛会。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产业结构正面临调整和升级,引进风险投资机制,促进我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进而推进经济合理转型,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针对中国目前风险投资的环境、相关政策的制定以及国内企业如何去理解风险投资等问题,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60分》“中经点评”栏目组走访了国家信息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刘鹤先生。

  中央台《中国新闻60分》栏目 记者(任永蔚):这次由国家信息中心牵头在美国COMDEX展览会上举办的“北京之夜”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次会议把中国的新经济发展情况及高科技企业介绍给世界迈出了很好的一步,那么,请问刘主任,您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中国新经济发展的现状,以及它将来发展的趋势呢?

  国家信息中心常务副主任 刘鹤:从“九五”情况来看,中国的新经济或者说信息产业发展的速度比较快,整个信息产业的发展速度是GDP增长速度的三倍以上。比如基础设施不断地发展和完善,中国现在整个电话的用户达到了九亿人;网络规模已经达到了世界第二位;设备制造业也有很大的发展;特别是出口方面有了明显的改善。另一方面,使我们特别高兴的是,经过“九五”的发展,中国的信息服务业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变化,网络公司、各种各样的信息服务商不断地出现,对推动整个国民经济健康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看到,信息产业对整个经济的发展可以说起了非常巨大的作用,未来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我们认为前景是非常广阔的。最近,中央“十五”《建议》提出了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实现国民经济的跨越性发展,这是一个总的方针政策,或者说是一个战略,这将使得信息产业有了根本性的制度保证。我们认为在“十五”《建议》中的未来五年,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可能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改造传统产业、全面提高经济效益以及实现中国经济现代化的一个核心战略。

  记:那么,您认为风险投资在新经济发展中它的作用是什么呢?

  刘:从国际经验,特别是美国的经验来看,风险投资可以说是新经济发展的催化剂,或者说,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没有它就没有新经济。因为,新经济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以人为本,最开始,很多创业者提出新的技术、新的理念,那么这些技术、理念怎么进入市场,或者说进入市场的关键就是要借助风险投资。我认为风险投资对于新经济的发展应该有三个主要作用:第一,风险投资家应该是新的技术、新的理念的识别者,并且能够把技术的语言变成市场的语言。我听别人有这样一个比较有趣的说法,就是风险投资家的第一个职能是“Good Story Teller”,就是“很好的讲故事的人”,实际上不是在讲故事,而是怎样把技术变成现实的一种转化过程。风险投资家第二个比较主要的职能,就是他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风险融资者。因为新的技术在进行大批量生产、推向市场的过程中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这样就需要有人帮助你安排这些事情,有人说风险投资家应该是“Leading Financial Arranger”,这里是说一个“领衔的融资安排者”,很显然是通过风险投资家他们对技术的理解来说服银行、基金以及各个方面的投资者对这些技术进行投资,如果没有风险投资家的这种作用,新经济可能很难走向市场。第三个比较主要的作用,我觉得风险投资家应该是比较好的股权安排者。因为,新的技术出现以后,首先要组织公司,公司需要进行股份制的安排,需要找到比较好的股东,股东之间应该有战略性的合作。比如说,有的人在市场方面有优势,有的在技术方面有优势,有的在资金方面有优势,那么就需要一个群组,一个团队大家共同地整合起来,那么风险投资家就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在中国发展新经济的过程中,特别需要风险投资,但是,我觉得首先应该澄清一个误会,认为风险投资家就是一个花钱的冤大头,认为他们有钱,至于你技术怎样他不管,他投钱后,不关心回报,不关心市场的评价,实际上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多人认为风险投资风险很大,实际上我认为风险投资无风险。因为,它具有丰富的市场经验,可以进行比较好的风险分散安排,并且在投资的时候做了比较好的制度安排。如果他一旦投入了这个项目,成功的概率就比较大。再一个,误解风险投资就是钱,那么国家有钱,所以国家应该掏钱支持某种可能会在市场竞争中失败的项目,我认为这也是一个误区。风险投资本质上是一种人格化的中介组织,或者说是首批的创业者,我们必须从风险投资的本质来理解这种制度的形成。

  记:我们有一种感觉,好象中国现在普遍在呼吁风险投资,您认为我国整个环境对风险投资的发展会如何呢?

  刘:我觉得对建立风险投资的迫切需要这是肯定的,但是在理念上我们要认识到三个基本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风险投资并不是说需要国家花大钱,它本质上是一种市场行为。第二点,我们要充分地认识到,风险投资在他进行投资和撤除投资的过程中信用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为了支持风险投资的发展,我们需要加强建立社会信用体系,在制度上、法律上加以保证。对于相关的法律,比如说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这些必要的法律法规都是迫切需要制订和完善的。第三,就是风险投资的发展和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是密切相关的。因为风险投资所解决的就是资本,当然投资会报主要通过资本市场,应该有一个正常的退出的机制,如果资本市场不发育,仅仅有风险投资,那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我觉得这三个环节需要引起高度的重视。在这里最需要重视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千万不能用传统的计划方法、传统的管理方法来组建新的风险投资基金,国家在这里需要有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位,国家的责任并不是提供资金,而是提供制度和外部环境。

  记:那么目前我们国家对这方面是否有所考虑,或者说已经制定了有关政策呢?我觉得好象是不是我们仅仅还是在提建议?

  刘:关于风险投资的重要性越来越引起了各个方面的共识,有关政府部门正在研究制订推出风险投资的政策和有关的规定,我觉得这方面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进展。目前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有的地方政府以及相关的投资机构中已经开始建立一大批风险投资的机构,而这些风险投资机构,已经在一定数量的新经济公司中融入了资金,现在的问题是怎么使得风险投资和新经济之间有一个对接的结构。从我们现在发展新经济的实际情况来看,可以说仍然处于一个初级阶段,存在着很多风险,比如说本身技术变化的风险、创业者心理变化的风险、投资治理结构的风险,而这些风险的规避需要和风险投资的发展来共同考虑。另一个方面,我们现在风险投资的行为和国际规范的风险投资的行为之间仍然有较大的差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多的风险投资家所做的事和在资本市场、股票市场进行短期炒作的行为有很大的雷同之处。我们现在的资本市场可以说发展得很快,但还是处在一个初级阶段的状况,非常不透明、关联效益也不高,也就是炒作机制还比较盛行。

  另外,我觉得目前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很多评论家受到局部利益或者相关利益的驱使,他们所做的股评的真实性也让广大投资者产生怀疑。风险投资和一般的股市炒做之间应该有一个根本的区别,对于这方面的法律规章制度的建立还需要进一步地完善。所以,在“十五”期间国家会把加快建立风险投资机制作为完善新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内容。据我了解,有关方面的政策正在加紧制定,相信在明年能够出台。

  记:对于现在海外的投资者参与我们国内的风险投资,您认为他们会发展得如何呢?

  刘:据我了解,现在相当多的海外风险投资公司已经逐步介入了中国新经济的发展。我举个例子,就是我们最近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北京之夜”,我们的合作者就是中经合集团,他们是美国的一个比较好的风险投资机构,他们的CEO刘宇环先生被称为“亚洲投资第一人”,据他介绍,他已经向中关村地区和中国有关省区投了60多个项目,他们具体介入项目的股权一般不低于5%,但是60多个项目中成功的项目占到95%以上,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国外风险投资已经开始逐步介入中国新经济的发展。从中国加入WTO的承诺和中国实现发展经济的需要来说,欢迎国外风险投资家介入的最关键的作用,不在于资金,而在于新的理念、新的管理方法以及市场经验。我相信会有一些国际化的公司进入中国的资本市场,对中国风险投资的发展起到一个很大的促进作用。

  记:面对新经济发展的趋势,您认为中国的投资机构与海外投资机构有什么不同吗?

  刘:应该说在对新经济的趋势判断上,我觉得有很大的区别,从纳斯达克股市出现波动之后,确实大家对新经济议论纷纷,很多短期炒作的机构似乎对新经济失去了信心。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亚洲的投资机构、中国的投资机构和美国的投资机构在态度上就有比较大的区别。我最近到美国,包括到旧金山、硅谷、华尔街访问,总的感觉就是他们对新经济的发展还是充满着信心的。从大趋势来看,自美国政府推出数字化战略以后,又有几个事件标志着新经济应该是下个世纪发展的未来。一个就是我们APEC的主题是:“推动全球的信息化,缩小数字化的阻隔”。第二个是日本政府最近又提出了第十个刺激经济发展的计划,前九个实施得都不太成功,第十个计划就是在日本要全面地推进信息化的发展。第三个比较明确的趋势,就是英国最近在内阁设立了一个电子交易员,准备在发展新经济的同时把重点放在推动电子商务上,而且提出了很多具体的方针政策。第四个大的事件是在我们中国国内,中央推出了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实现国民经济跨越性增长的发展战略,并且提出了重点的建设、发展的路径等等。

  所以,我觉得总体上大的趋势应该不可逆转,那么为什么会出现中国的投资机构和外国的投资机构对新经济认同的这种态度差距呢,我觉得可能有两点:第一点,就是各个国家的比较利益所占比重或者说客观条件不一样。在美国,新经济可以说已经全面地渗透到了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以及各个产业领域,新经济和传统产业的边界正在逐步地消失,这样,投资者很重视在一些公司、一些产业中新经济的成分和份额,并且认为这种发展是有广阔的市场前景,所以尽管纳斯达克股市波动,除了少量的.com这种网络炒作公司以外,对新经济注入的资金量还在上升。从实际的情况分析也是这样,比如世界上已经有1460家钢铁企业进入了钢铁的电子交易的范围;12家最大的石油化工公司共同建立了石油化工的交易。在Las Vegas的这种大型的COMDEX展览上,大家最关心的似乎不是新的计算机,而更关心的是在奔驰车的车内安装了哪些数字化很高的设备,这个例子是说明在国外新经济和传统产业的边界正在消失,而外国的投资机构、投资者对这些趋势捕捉得非常准,不断地跟进。而中国的投资机构现在似乎出现了一个向传统产业投资全面回归的这么一种状况,最近我们看到一些新上市的公司,相当多的是传统产业。那么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呢,我觉得这里面的确存在刚才我提到的由于客观条件的不同或者说比较利益所占的比重不同造成的。

  另一方面,有两个具体的原因:一个就是中国新经济发展的本身还处于初级阶段,所以投资者现在还不敢判断哪些产业有可能在未来获得比较高的增长。新经济的本质,是以人为本的,是需要鼓励人的创造性的,而以人为本、鼓励人的创造性就需要有良好的制度保证,也可能是投资者需要等待新的制度不断地推出,新的政策不断地推出。第二个,我觉得可能是投资者对新经济本身存在的一些战略性的误会。因为,去年很多网络公司如雨后春笋,发展得很快,结果纳斯达克股市波动了以后,大家突然间感觉到是不是我们错了?这是一个投资趋势性的判断。我觉得没有错,我想不可逆转的大的结构性的趋势不应该被短期的、周期性的波动所取代,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我们的投资者也需要对未来的展望以及各个方面趋势性的评价有一个更深刻的了解。我们希望,在今后的几年里能够看到国内的投资机构对新经济的注入程度不断增长。

  记:国内即将上市的二板市场是不是可以说是对新经济的一个推动?

  刘:对,我觉得将会有比较大的推动作用。二板市场标志着中国的股票市场或者说资本市的一个重大改革,有几个方面是能够让人满意和欣慰的:一个,就是取消所谓所有制的歧视,不同的企业都可以走上二板市场,事实上主要是鼓励以市场机制为基础的这种集团公司上市,这是一个让人非常满意的事;第二,就是取消发行审批制,改为推荐制,同时向证监会备案,我觉得这也符合市场机制发展本身要求的;还有就是上市的速度加快,因为,大家知道,在新经济这个领域每9个月技术就要更新一次,如果我们的整个审批过程超过了9个月,本来很有发展前途的一个公司,正急于获得从资本市场上得到的资金来源,不断的扩充,不断地化解风险,但是你审批一年半、两年,这个公司就已经完全失去发展机遇了,所以,上市的速度和技术变化的周期相对应也是二板市场这次考虑的重要的问题,因此我们非常盼望二板市场能够早日问世,这将会对经济的发展起到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

  记: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刘:谢谢。

(中经网·电视媒体部徐剑、雷蕾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