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评论
王一鸣:推动科技自立自强 我国要在三个层面做出调整
发布:2021-06-08    来源:新浪财经    阅读:1007次   

5月29日-30日,国际金融论坛(IFF)2021春季会议在北京举行。此次会议的主题为“后疫情时代:全球治理与国际合作”。在论坛“中国新发展格局与‘十四五’趋势”环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进行了分享。

“我们说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变局里面最关键的变量是什么?我认为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是影响大变局的一个关键的变量,科技创新正在成为大国博弈竞争的主战场。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相互交织,使得我们国家发展面临全新的环境。”王一鸣说。

王一鸣表示,当前,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向纵深演化推进,在诸多领域,包括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物联网、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加速突破,以合成生物学、基因编辑、再生医学为代表的生命科学领域孕育新的变革,以清洁、高效、可持续发展的能源技术的加速发展也在引领新的能源革命,空间和海洋技术也在拓展人类生存发展新的疆界。

“新科技革命将重塑各国经济竞争力的消长和全球的竞争格局,也在改变原有的全球分工的这种结构。我们可以看到,争夺科技创新制高点的竞争日趋激烈。美国在具有指数效应的数字技术领域、具有范式转换效应的通配符技术领域、军事装备技术领域三个技术领域构筑高墙。换句话说,就是要在这些领域对中国进行科技的脱钩。”王一鸣说。

王一鸣认为,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怎么样按照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要求,实现高水平的科技自立自强,这就需要我们对未来科技创新的战略和路径进行相应的调整。

“我们可以看到,我国科技创新应该说近些年来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在战略高技术领域有一系列标志性成果。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我们科技创新也有薄弱环节:基础研究相对薄弱,重大原始创新还是偏少;关键核心技术领域的创新能力还不强,比如我们的高端芯片、工业软件、新材料、关键核心部件,就是工业设备的关键核心部件等这些领域,我们有的还受制于人;科技领军人才还是偏少,我们可以的队伍世界第一,但是领军人才偏少,人才激励机制还不到位。”王一鸣说。

在王一鸣看来,按照新发展格局的要求,推动科技自立自强,我国在创新战略、创新路径、创新政策三个层面,都需要进行相应的调整:

第一,从创新战略层面,我们要从过去以技术追赶为主,怎么样转向要形成局部的优势。改革开放后,我们在比较低的起点上,科技创新主要实行的是技术追赶,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叫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个路子。那么,引进就意味着我们技术的源头是在海外,然后我们引进以后,对产品进行适应性商业化改造,我们也形成了最终产品的一些竞争力,但是这种模式使得我们的核心技术、原创能力还是不足。

所以,我们在技术追赶的基础上怎么转向,形成局部优势?在我们有比较好的科技基础,具有较强战略价值的前沿技术领域,我们怎么形成这种局部的优势?因为你老是跟随在别人的后面,比如芯片,我们老是跟在后面跑,这可以解决我们的技术逐步接近国际前沿的问题。但是,你不可能打破在某些领域西方国家的技术垄断,也难以形成非对称的反制能力。所以,我们也需要在战略层面进行相应的调整,在更多的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形成局部优势,掌握主动权。

第二,在创新路径上,怎么样从过去的终端产品的创新优势转向更多的中间品的创新优势,改革开放后,在终端产品领域,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形成了国际竞争优势。比如,在核电、火电发电机组,我们现在可以做百万千瓦,都有国际竞争力,高铁、工程机械、通信设备等等,这些终端产品领域,我们这些产业领域形成了国际竞争优势。但是,在一些核心关键技术的中间品,比如,芯片、关键原材料、工业软件,这些中间品领域我们的创新能力还是薄弱,怎么提升这些中间品的创新?这是“十四五”面临的重要的任务。

与终端产品相比,中间品的专业化程度更高,技术迭代更快,产品的研发往往基于基础研究的突破,需要长期技术和经验的积累。那么,它的市场跟终端产品的市场结构也不太一样。就是说,你技术上突破了,不一定具有市场竞争力,它要有足够的性价比,它的市场是竞争性更强。所以,我们怎么在中间品领域取得突破,也成为未来一个关键。

第三,在创新政策上,我们要从过去更加注重集成创新转向原始创新,这就是科技自立自强一个内在的要求。加强原始创新我们就需要在基础研究领域,怎么样能够有更大的突破。“十四五”明确了,就是我们基础研究占R&D的比重要从过去6%左右提高到8%,用五年时间提高到8%。在基础研究领域,也要聚焦一些我们有优势的领域,通过国家的战略资源配置。比如,国家实验室的建设,来寻求更大的突破。

要在原创性的、引领性的技术领域来实现科技攻关,包括在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生命健康、脑科学、生物育种、空天科技等前沿领域,通过科技攻关来突破一些关键的核心技术。还有就是怎么产业化?这个就要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要培育一批创新型的领军企业。最后,创新关键在人才,怎么样培育一批高端的一流人才、科技领军人才,这也是我们“十四五”时期面临的使命。

“总的归纳起来,就是我们说要有三个方面的战略性的转型,来实现我们科技高水平自立自强的目标。”王一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