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产业经济
套利空间越来越小,新一代企业家做什么
作者:张维迎    单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发布:2021-01-25    阅读:7452次   

    企业家这个词,最初是爱尔兰裔法国经济学家理查德·坎蒂隆使用的,指的是那些承担销售农产品和工业品风险的批发商。在英语中出现entrepreneur一词之前,人们用undertaker(承办人),或adventurer (商业冒险家)来指代企业家。现在英语当中企业家指的就是愿意从事冒险活动,以追求经济利润的那些人。

1.jpg

理查德·坎蒂隆

2.jpg

 

《商业性质概论》

    简单地说,企业家一定要独立地从事某一种工商业活动。企业家一定不是追随者。他是给别人提供保险,而自己承担风险的人。当你做一个企业的时候,你首先要给别人许诺工资、租金等等,但你生产的产品究竟能卖多少钱,你完全没有把握。所以你一定是一个把风险留给自己、保险给予别人的人。我记得曾经有一个企业家后来把企业卖给别人,自己转变成职业经理人,当记者问他:当职业经理人和企业家有什么不一样?他说:我当企业家的时候,每到月底就着急,要找钱给别人发工资,现在我每到月底就去领工资,很开心。这就是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的不一样。
    所以一个企业家,必须要有冒险精神,这就是传统上人们把企业家等同于冒险家的原因。我们中国人把做企业称作“下海,下海有可能有去无回,你面临的挑战非常大,非常不确定的未来。这个精神我们可以延伸到非商业领域。我们也可以讲政治企业家,社会企业家,学术企业家,等等。比如说,邓小平就是一个政治企业家,孔子就是社会企业家,他们都是做别人没有做过的那些事情,所以一定是冒着很大风险的。这类企业家冒的险比商界企业家还要大,历史上很多的政治企业家都没有好下场的,他们是冒着杀头的风险。 我再强调一下职业经理人跟企业家不一样,职业经理人就是用正确的方式做事,企业家是必须做正确的事。职业经理人按程序做事,企业家绝不能循规蹈矩。职业经理人拿的是合同收入,企业家拿的是剩余收入,没有剩余企业家就没有收入。还有就是职业经理人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企业家要对所有员工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所以你办任何一个企业的时候,等于你对所有的雇员提供保险,他犯错你就得承担责任。哪怕开一个餐馆,厨师洗菜没有洗干净,客户吃了中毒了,你是老板就要承担责任。所以企业家要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 

    那企业家究竟要做什么呢?企业家的基本功能,第一是发现不均衡,第二是创造不均衡。我们经济学者都知道,如果市场处于均衡状态,所有的收益全部化为成本,包括工资、资金、原材料价格,就没有经济利润。只有当市场处于不均衡的时候,才有利润可图。企业家就是发现这个不均衡,然后利用不均衡去赚钱,最后推动市场趋向的均衡。主流经济学教科书没有企业家,因为经济学家假定市场总是处在均衡当中,所以不需要企业家。这是不对的。企业家的第二个功能,就是打破不均衡,也就是创新。我们先简单看一下发现不均衡。发现不均衡其实就是抓住一个机会,进行套利。这类企业家从古到今都有,中国历史上都有。

    有三类套利行为。第一类是跨市场套利,同样的产品,你发现一个地方便宜另一个地方贵,你从便宜的地方买来到贵的地方卖,就能赚钱。这就是商人。第二类就是跨时间的套利,如果你预期未来一个东西会变贵,现在买下以后卖,如果你的判断是正确的,你就能赚钱。现在最典型的跨期套利是金融市场的套利,股票和债券的买卖。第三种是产品和市场和要素市场之间的套利。如果你发现有些产品供不应求,而有些人无所事事,你把无所事事的人组织起来生产供不应求的产品,就可以赚钱。这就是典型的中国企业家会去做的事情。接下来看一下创新。创新就是打破均衡。套利使得市场趋向均衡,当市场达到均衡之后无利可套了,那你怎么赚钱呢?就要靠打破均衡。打破均衡的办法就是创新。讲一个具体例子,比如说苹果公司引入了Ipad就是打破了均衡。原来只有个人电脑(PC)和笔记本电脑,到2000年的时候,个人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市场几乎处于均衡状态,计算机厂家和商家都赚不到钱,中关村商家卖一台电脑赚的钱和卖天津煎饼赚的差不多。乔布斯生产了Ipad,打破了均衡,他就可以赚大钱了。最早对创新进行研究的就是熊彼特,他的1911年的《经济发展理论》里提出,经济发展本质上就是企业家不断创新的过程。他认为,创新包括五个方面:引入新产品、引进新技术,开辟新市场,发现新的原材料,实现新的组织形式。我曾将其归纳为三大类: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市场创新。

3.jpg 

    我们可以用经济学的生产可行性边界描述企业家的两种功能。在给定的技术条件下,每个社会都有一个生产可行性边界,即可能生产的最大产品组合,满足消费者偏好的组合就是最有效率的组合(即生产上边际转换率(机会成本)等于消费上的边际替代率时达到)。市场不均衡意味着实际市场处在生产可行性边界的内点或不合理的边界上。企业家的第一类活动,也就是套利活动,使得经济从内点走向生产可行性边界,或者从生产可行性边界上不合理的点转向一个更为合理的均衡点。创新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断地把这个生产可行性边界往外移。
    中国企业家在过去做了一些什么呢?简单来说,过去30多年,中国企业家主要做的就是套利。我曾经概括了三代企业家:八十年代的农民出身的企业家,九十年代的官员转变的企业家,和世纪之交互联网时代的海归企业家。前两代企业家没有多少创新,就是套利。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家有一些创新,但还是以套利为主。未来如果我们想用“企业家4.0”这个概念,和前三代最重要的不一样就是我们要由套利型企业家转向创新型企业家。原因在于经过30多年的套利,套利的空间越来越小。不是说未来完全没有套利的机会,套利空间会始终存在,但是越来越小,不可能变成企业家生存的主要空间。发达国家创造的产品和技术,能模仿的东西,我们也模仿得差不多了。所以未来第四代企业家,一生出来就不可能模仿第一代和第二代,甚至不可以模仿第三代。你一定要做出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如果你还是做和别人一样的东西,我估计你是没有希望的,你是赚不了钱的。

     这个转变我们可以放在整个中国的转型来看。我们过去30多年从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型,计划经济下资源配置严重不合理,意味着一旦放开市场以后不均衡到处都是,只要你胆子大办一个企业,生产任何东西都可以赚钱,所以这一代企业就是套利的企业家。现在我们要有一个增长模式的转化,也就是从配置效率驱动的增长转向真正的创新驱动的增长,这就需要我们现在讲的创新型企业家。没有新一代的创新型企业家,中国不可能变成创新型国家。如同熊彼特讲的,新的产品和新的产业通常来自新的企业家,而不是原来已经成功的企业家。企业家定型以后自身转型是很难的,所以企业家队伍经常是一代淘汰另一代,而不是原来的一代转变成新的一代。这一点非常重要。人类过去三百年的进步,都来自创新,就是新的产品和新的技术不断淘汰旧的产品和旧的技术,新的企业淘汰老的企业。三百年前也有企业家,但都是套利的企业家。过去三百年的发展主要靠得是创新型企业家,我们现在使用的产品基本上都是企业家创新的结果。

     创新是什么?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想法,变成一个消费者、客户愿意买单的东西。这个想法非常重要,这个想法一般人没有,而且如果它真是一个新的想法,当你提出来以后大部分都不太认同,这才是创新。如果你提出来一个想法大部分人都马上认同,这就不可能是创新了。所以,我对各种方式的评比本身有点怀疑,尤其靠专家评比一个人有没有创新,没有什么意义。投资人要真金白银放进去,听听他的意见才是有道理的。谈到创新,大家马上会想到发明,其实企业家创新和发明家发明不一样。发明家可能变成企业家,最典型的是爱迪生,但是企业家不一定是一个发明家。一个人只要做出新的、过去没有的东西就是发明家,企业家的创新必须有商业价值,没有商业价值,创新不可能成功。像瓦特是一个典型的发明家,但是谈不上是企业家。瓦特发明蒸汽机靠得是两位企业家,罗巴克和博尔顿,后两个人做的就是VCPE,没有这两个人,就不会有瓦特的蒸汽机。创新有两个方面,第一是能不能给别人创造价值,第二是能不能降低成本。如果一个创新既不能给客户带来价值,也不能降低成本,就没有意义。要做到这一点就是理解人性。

    凡是伟大的企业家都对人性有透彻的理解。国外最典型的就是乔布斯,这样的企业家甚至不做市场调研,但是他生产的东西消费者都非常喜欢。国内的话我觉得马化腾可以称为这样的企业家,他对人性有非常透彻的理解。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微信这样的产品,没有做任何市场调研,就是完全凭想象和对人性的理解。 我要强调一点,我们有好多的企业家喜欢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赚钱,这是我不赞成的。比如说黄色的东西,或者对儿童容易上瘾的东西。我们在营销学教科书中讲的一个例子,就是怎么把梳子卖给一个和尚,这就比较糟糕。你要把梳子卖给需要梳子的人,而不是想办法卖给不需要的人,所以不要学赵本山小品里的忽悠。你一定要创造真正的价值。

 4.jpg

    现在市场上很大的一个客户是政府,政府需要的有些产品是有价值的,但也有很多产品是没有价值的,但是你可以赚钱,因为政府愿意买单。政府的采购,你要仔细分析一下是扭曲创造出来的还是真正需要的。有些东西,即使你能赚钱,这个东西从道德判断上也是不对的。创新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与一般讲的风险不同,它是独一无二的,没有统计规律可循。所有新产品出来的时候,都不可能用统计去研究它,不可能用市场调研预测它。这就要求企业家确实要有一些非常特殊的本领。

    企业家最重要的工作是判断未来,这需要很好的想象力。像比尔盖茨,在计算机像房子这么大时候,他能想到未来的计算机会变得那么小,可以放在每个人的桌子上。如果没有这样的想象力,他不可能开创软件产业。大数据不能代替企业家,再多的数据,再全面的数据,没法代替企业家的判断。 创新在本质上是不可预见的,只能靠自由试验和自由竞争来选择。甚至过去成功的企业家家也不大可能判断未来,更不要说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了。今天的主导产业是三十年前没有人想到的,甚至二十年前都没有人预测到。同样未来的主导产业是什么,没有人知道。所以企业家在创业和创新的时候,应该有独立的判断,不应该跟着产业政策走。你要考虑的是你所做的东西最后有没有市场,是不是给消费者带来价值,而不是政府支不支持,能不能拿到政府的补贴。要使得我们这个社会真正有这样的创新型企业家,非常重要的一点创造一个好的制度、文化环境。对企业家创新而言,最重要的制度环境是自由、法治和产权保护。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创业的自由,我们就不可能创新。 

    套利和创新对制度的敏感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即使自由很少,产权保护很弱,法治很不健全,仍然有套利的企业家。比如说,文化大革命期间仍然有搞投机倒把的,战争期间都有好多成功的套利企业家。但是要有大批创新的企业家,这种环境下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套利的利润曲线和创新的利润曲线是很不一样的。套利企业家一开始就赚钱,而且赚大钱,然后随着竞争者的加入,利润越来越少了,最后趋于零。创新的企业家一开始一定是亏损的,可能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所以如果没有对未来产权的稳定预期,不可能有人真正有积极性去创新,这就是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同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创新对金融市场如此敏感。创新企业家必须过了亏损期,然后才可能赚钱,这一阶段就需要别人的投资。没有投资人先买单,创新企业家就很难起步。投资人之所以愿意把钱砸进去,是期待未来有回报。所以,稳定的预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