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产业经济
不确定环境里的企业竞争
作者:周其仁    单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发布:2021-01-20    阅读:4366次   

重点讲讲在企业工作要高度重视竞争。

过去这一年,恍若隔世,我们都很难相信再回到冠状病毒发作之前,很难再回到中美贸易战之前的生活。那么看未来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病毒到底会怎么样,免疫针到底有多大效果,美国新总统是否会比特朗普对全球化走向有不同影响,严格来说这些都不知道。现在有一个词很生僻,科学上很少数人讨论的词叫不确定性原理,现在变成了天下无人不识君,都在谈不确定性。

那么在企业角度谈不确定性,它有特别的含义。因为企业要组织人财物,要面向未来,做筹划。如果未来不确定,这个企业怎么打仗呢?怎么组织人财物去应对市场的竞争呢?所以要把不确定的概念稍作讨论。

我理解的经济上的不确定性,它是站在现在看未来,哪些事件会发生,哪些事件不会发生。大概是三类事件:

一类事件,它一定会发生,它是确定性事件。比如现在是冬季,过了春季一定会来。到七九,结冰的河会开裂,八九燕子会回来。很确定,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

第二类事件呢是这个事件会不会发生,可以根据过去发生的概率做一个推断。它不一定会发生,但在一定概率上会发生。比如说像我这个年龄去买健康保险,它就要给你评估身体基础情况,然后给你一个精准的估值。多大可能会发生问题,多大可能会脑梗,多大可能会心梗,不同的基础条件买保险的价钱是不同的。概率会发生的事件,它是可以通过保险机制来应对的。

第三类事件是不确定事件。所谓不确定事件是未来这个事情是否会发生过去的事情没法推断,不仅不能推断,而且从概率上来说也不能推断。你看很多新技术,什么时候科学原理会变成技术,什么时候技术,什么时候技术会变成产品,什么时候产品会受到市场的追捧,变成经济流量。这个事情过去没法推,你不能说我们多少时间发明了飞机,就能用多少时间发明飞船。你不能说我们有多少时间发明了电报电话,我们就有多少时间发明互联网。不知道!这类事件叫不确定事件。

现在不确定性讲得很普遍,但有个问题没有好好问,人类对付不了不确定吗?不确定性能不能对付?确定性事件容易对付,照经验,照老法子,以老为尊。你看传统农业社会尊敬老人就是这个道理,他经验丰富,知道什么事情会发生,听老人言不会吃亏的。概率性事件呢就要用保险机制了。一类是保险公司的业务,精估各种各样事件发生的概率,然后你付一个钱,第二类概率性事件,是我们的商业银行。它为什么要让你资产抵押才借给你钱,万一在一个概率上还不了,那好我把你资产拍卖掉。

现在要讨论不确定性事件。经验没法推断的事件怎么对付?其实对付不确定事件的人类的经验,已经建立了很长时间了。其中对付市场不确定性最主要的一个工具、一个机制就是我们在座各位非常熟悉的企业。

企业组织就是用来对付市场不确定性的。大家看一个企业有哪些要件呢?第一个要件,要有资本金。为什么要有资本金,搞企业要有钱这个好理解,不然怎么买设备,怎么请人啊,怎么买原料啊?但这个钱为什么是一定是本金呢,为什么不能借钱呢?过去我们曾经走过一个时代叫“拨改贷”,财政的拨款利用效率不高,统统改成贷款。改了一段之后发现不行,一个企业如果全部都有贷款组成,他没法搞的。为什么没法搞?你看拨改贷一段时间后再转股。

任何企业所有叫公司的一定要有自有资本,自有资本就是用来对付不确定性的。这个钱放进去未必有回报,有回报就分回报,没有回报就零。赔了就赔了,这叫资本金。人类发明资本金就是对付市场不确定性的。还有一点重要,不确定性不一定就是坏事情,它是中性的,只是说过去无法推断未来,但未来有可能意外的好。

你看现在新技术带来的企业增长,传统时代难以相信。刚才李稻葵不是讲了吗?未来汽车的估值对不对?特斯拉的估值传统时代难以相信,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未来,这也是不确定性。所以不确定性它两面的,资本金也是两面的。好就增值,好就估值到你不能相信,好就让当初的投资人简直觉得喜笑颜开。坏,血本无归。

有了这块东西你才可以借钱。借钱的时候看你有多大资本金,我才根据风险估计。所以风险事件和不确定事件,其实人类是找到办法来对付的。有了资本金企业就能对付不确定性了吗?你找块资本去放台子上,你看它能增值吗?他要跟人结合起来。跟什么人结合呢?首先要跟能做决策性判断的人结合,这是我今天听到维迎发言的主题。

要有企业家。什么叫企业家?企业家就是对稀缺性资源的配置,做出决策性判断的人。什么叫决策性判断?有很多种可能,不一定哪个可能会发生。但是你今天现在就要拍,投还是不投?放还是不放?可能放对,可能放错。所以资本金加上企业家,加上其他的元素,就构成了市场里头对付不确定性的整个这一套机制。

中国走市场经济的路,就是要把这套机制在中国的土地上让它扎根,无论叫国企叫民企,你看殊途同归,要有清楚的财产权,要有很好的合约,这个合约要让参与的各方有预期,上哪找这个人?哪怕都是北大清华名校毕业,没法知道他们能不能成为企业家,只有一个办法放到实践当中去打,放到实践当中去练。

所以出来的就跟战争年代军事那些将领是打出来的一样,打剩下的,你不管学历多高,背景多好,资历、方方面面看,放上去练就知道了。交给一队资源,一些人手里资本金就能不断变大。在竞争当中它的主动性越来越强,还有一些人各种原因,主观客观的原因,资源量就越变越小,资不抵债就越变越小,资不抵债出局,不抵债出不一定事件诱导,所以能把很多企业拖垮,是平时功夫不够,是平常功夫不够,才使得突发事件来的时候你稀里哗啦溃不成军。

企业最重要的是日常功夫,是在你手里的时候你把它做足了,发生不确定性冲击的时候,你至少比行业内其他公司做得好,这是已经检验了它的哲理。

就像这家公司(指着PPT展示画面),好多小厂全停了,订单反而向他这种倾斜,要求他加大供应。所以今年的业务同样在2020,同样在疫情搞得人仰马翻的情况下,他的公司的业绩,我们去学习以后真是受教育。

所以对付不确定性,很多时候就在你的手里,就在你平时你抓不抓,抓得紧不紧,我们的企业的管理,企业的流程再造,企业的数据化,企业的自动化,现成技术已经很多了,但是很多公司就是说说,墙上挂挂,不当真。人家说学日本就认真学好几年,车间炉膛面前扫地就扫了三年才过关,否则就叫不合格。这种功夫现在看来没有白费。这个经验是值得中国很多公司学习。他有自己的总结。

第二家公司我再讲讲,也是一家很小不大的公司已经上市,做什么东西的?特种气体,自然界有很多气体其实是有用的,矿产底下附带的很多气体是有用的。两个难点,第一分离不出来,第二纯度不够。这家是公司阴差阳错,当年创业老总是曾经可以到清华学习,后来各种因素没有去成,人生有点遗憾,但是关注科技。所以他最早就关注到很多气体,有商业应用价值,有工业价值,但是供不应求。当年最刺激他的是美国人拿了一罐气体就做近视眼开刀手术,手术要用那个气体,一小罐气体十几万人民币。很多母亲领着女儿走到医院门口,交不起大几万钱,上大学不行,参军不行,什么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说干这个事情,冲这个事情来,就这么走上特种气体的路,最后走到哪?一直走到做芯片的特种气体。芯片的加工不是靠物理,芯片的加工是靠不同的气体。他对硅的表面做处理,最后他的气体最后攻到什么程度?光道阿斯麦尔认可全球可以用它的气体,你是要买阿斯麦尔光刻机一定配他认可的那些特殊气体,其中一家就包括我们华特特种气体公司,不大,但是很有意义,很有竞争力。

这家公司在清华门口。人的眼底有丰富的血血管状态,医学专家认为眼底是无创可以知道你血管状态的一个最好的窗口,但是全中国能读眼底照片的好医生人数非常之少,千把个。

可是据这个信息对理解人的健康作用是非常大的,成本是非常低的。这伙年轻人一伙是学软件的,一伙学医的组合到一起,把全世界3万个最好的读眼底血管照片的医生的经验,用AR来训练机器做,人工智能做。你现在就要拍一个一分钟,你的体检报告就出来了,血管状态报告就出来了。现在要我们的医药监管局批准了它其中一项已经可以上市,就是测糖尿病,你可以通过这么一张照片可以筛查糖尿病。

在座各位知道筛查对未来多重要,我们要从事后的治疗变成事前的预防,首先要知道人的健康状况,这是一个重大的技术发展方向的转变。

如果可以很便宜地进社区进家庭,可以很快地做测试,人就会提醒自己要注意什么事,防止什么事儿,这也是中国现在冒出来的企业,还在初创,还在第几轮融资。重要的不在大小,重要的是在整个竞争格局当中,他开始往独到性去走了,增加了独到性,就有很远大的前途。

这家公司是美国公司,但是已经在顺义我们北京的医药板块的产业园落地,因为他的发明发现要量产化,要到中国来,跟特斯拉做的决策是一样的。他做了什么判断,这个是科学家,很多人认为眼睛瞎了就眼睛不行了,我们怎么帮盲人呢?给他一个棍、给他一个导盲犬嘛,街上给它修很多带楞的盲道专让他好走路,这个科学家认为错了,他不是眼科专家,他是脑科专家,他认为人看见世界是沉下去的,脑子眼睛是通道,眼睛瞎了,成像区没有坏,另找一个通道,他可以重见光明,这是一套原理。然后企业家干嘛?把这个原理变成技术,把这个技术变成产品。然后一代两代,我们现在看的是在北京顺义看到的是第三代产品。头上戴这么个箍,实际上就是摄像头,然后有一个电子的版放在舌头底下,舌头据说最敏感,可以把这个信息进入到成像区去。

北京的盲人学校做过测试。第一次可以看见拿个篮球筐能扔进筐里了,第一次能看文艺演出了。你想想看,中国是500万盲人,500万盲人啊!它不光是商业价值,它对人道主义贡献,它对人类整个提高人类的生活品质的贡献,他是非常有意义的一门生意。

现在结合也非常有意思,所以不要听美国总统怎么着,在商言商,美国公司有很多还就在这个时候愿意到中国来的,不要就一说贸易战好像就不来往了,就脱钩了,没有这个事情,企业的全球化和国家本位的全球化是两个层面。我是习惯于从企业角度看问题的,特朗普是很厉害,但是它要制裁华为,它现在制裁美国公司,不准他卖东西给华为。怎么能叫不让一个公司卖东西给别人?那不是要他命,哪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

从企业层面看,全球化会有波折,但是不会什么逆全球化倒退回去,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企业家怎么行动。你看这是美国董事会都来了,讨论来讨论去,最后放这里。因为只有中国的制造能力量产能力强。特斯拉原来在美国最大的堵点就是供不上,到了上海你看三个月给它搞定,一年给它量产,特斯拉的估值上去,中国是做了贡献的,这个是全球比较优势的一个组合,它不会因为一个特朗普就中断。

我再讲个故事,互联网叫的我们很多企业心都毛了,做吧不懂不做要死。这家公司就是把互联网技术做到了建筑工地上去。

中国一年有100万个建筑工地,那个管理水平啊……这家公司设置的程序是先做财务,财务做完以后做整个工程流程,全部把它这个流程清理完了以后,用软件设计好,搞不了名堂了。过去我们建筑工地跑冒滴漏黑钱,全进入了房价了,全进入了我们的建设成本了。这家公司就用互联网技术做下去,最后在云里提供一个服务,交一点钱给一个密码,你就可以填一个数自动往前走,把很多建筑工地的project管井井有条。我们跟他讨论说全球有多少个基建工程,全球900万个,中国占了1/9,好大的市场。

这家公司也是佛山的一家公司。

两个循环怎么循环法?到底国际市场还是国内市场?你看今年考验对不对?国内一出问题,国际市场可以,等到国际市场单子还没发出去,国外的疫情比国内严重,然后再过一段又是国外的订单哗哗哗飞过来,因为国外的产能停了,这么个折腾性的不确定性,作为一个企业怎么对付?

这家公司老总姓罗,做的产业是高分子材料,主要是包装材料。全球市场。全球市场国内市场怎么摆?我们在北京开会讲什么都行,到企业这个层面人怎么对付?他的办法就一套,找出一个在国内卖的最火的产品,消防用的一个材料,拿它做基准物。国际市场如果好,产能要给国际做,把这款产品提价,让国内需求收缩,国际市场一下去这款产品降价,国内是需求长大。

这个真是绝了。这个东西是都江堰,水大了走外江,水小了走内江灌溉,这个哲理、这个调控企业的办法。所以我们现在都说国内市场国外市场现在都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这股力量会让人类社会朝着造福人类的方向发展。这些都是企业家创造出来的。

当然我们也不要忘记一些反面的教训,这些企业家我差不多都接触过,都访问过。也不因为他们后来所谓身败名裂,就认为他们历史上什么好事也没做过,都做过了不得的贡献。

仰融没做过贡献吗?造国产汽车。赵新先三九药业是一个中药的成药,做那么大的市场,一个三九胃泰做到这么大的市场,没有贡献吗?解放军后勤的一个教员,借钱起家。铁本的代国方没有贡献?民营炼钢。然后你看健力宝的老总李经纬,1984年洛杉矶的奥林匹克会报道震惊全球东方。魔女喝东方魔水,中国女排就是一休息就喝健力宝,然后打赢了。这个饮料当年是可以跟可口可乐是百事可乐拼一短长的。

各种原因,我先把这几条东西总结下来。企业、企业家是对付市场不确定性的一种重要的发明,重要的人类经验。企业第一个立足点就是要可靠的财产权和可靠的股权的合约,这是所有打仗的基础。这个东西晃了,预期不稳定,所有努力如果将来的后果不知道,我们没有办法把中国潜在的企业家才能发挥到最大。

第二条,我们永远要认识到企业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超过国家间竞争。这里的学问比国家间竞争的学问要大,要复杂,需要更多人去身体力行去体验、去总结去提炼,才能把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真正的搞上去。企业家的判断性决策至关紧要,其他元素投资、资本、银行、土地、元器件、工人、工匠、工程师都重要,但是没有判断性决策,资源往哪个方向用,生产什么?开发出一个什么样的市场,他就没有灵魂。

所以环境越不确定,最后一条企业竞争到底争什么?不是以自我为中心,我要打我要我要high。企业竞争是争取用户的欢心,是争取用户的青睐。所以任正非华为的纲领叫客户为中心,永远以客户为中心,因为这个客户不断在变化,你一定要比客户还懂客户,才能够服务好客户。有无数潜在的要求还没有提上日程,还远远没有被满足好。无论数量、质量、品种、功能、体验,这里头有无穷的仗可以打。所以我最后概括一句话,未来不确定,但是不意味着不确定面前我们可以无所作为。企业和企业家就是对付为对付市场不确定性而生的。

中国从已有的经验看,中国人群当中可以产生非常优秀的企业家,产生非常优秀的企业。我们走这条路时间还短,所以现在马上要叫板美国的企业和企业家,叫板欧洲,叫板日本,还有一点距离,但是不是不可为的。在竞争的过程当中,不确定性,它是一个中性的,驾驭得了他就造福于人类,驾驭不了它就会变成灾难和惩罚。

(本文系作者2020年12月29日在“2020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上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