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评论
楼继伟称中国实际赤字率6.1%,实际赤字与名义赤字差在哪
作者: 韩声江    发布:2020-08-31    来源:澎湃新闻    阅读:1056次   

中国的实际赤字与名义赤字如何区分?这取决于计算口径。近日,全球财富管理论坛理事长、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专题研讨会表示,目前中国财政政策已极度宽松,名义赤字率是3.6%,实际是6%以上。

楼继伟认为,今年新发行的1万亿元特别国债和地方政府专项债中比去年增加的1.5万亿元也应计入实际赤字规模。“因为1万亿特别国债对应1%的赤字率,其实际上是由中央财政付利息,地方为主使用,跟一般赤字一样,所以名义赤字率加上1%就是4.6%。而今年的地方专项债是3.75万亿,比去年多了1.5万亿左右,赤字率为1.5%,合计赤字率提高到6.1%。”楼继伟说。楼继伟还说,中国当前货币政策以宽松为总基调,但掌握适度,这一点很好。不能过分宽松,以免之后造成通货膨胀。

为应对疫情影响,今年中国政府将赤字率从2.8%提高至3.6%以上,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如何理解楼继伟所计算的实际赤字率与名义赤字率之差?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范子英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涉及财政赤字的宽窄口径之分。一般意义上,赤字率等于财政收支差额与名义GDP的比值,但由于我国财政预算包括“四本账”,即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因此不同口径的计算方法产生了不同赤字率。范子英表示,一般认为宽口径的赤字计算应当包含“一般公共预算”赤字与“政府性基金预算”赤字,而窄口径赤字则只包含“一般公共预算”赤字。因为地方政府专项债和今年新发行的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均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所以楼继伟计算的相当于宽口径的“实际赤字”。是否采用宽口径赤字计算方法,则取决于一般公共预算是否有为地方专项债兜底的责任。

“现在我国一般公共预算肯定要为地方专项债兜底的,比如说专项债偿还出了问题,地方就要用税收收入来偿还。”范子英说。当前,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券分为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一般债券纳入一般公共财政预算,计入财政赤字,而专项债券则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不计入财政赤字。近年来,中国财政由最开始的“一本账”——即一般公共预算,逐渐规范为目前的“四本账”。其中,一是一般公共预算,即通常所讲的财政收入、财政支出,各级政府可以统筹安排使用;二是政府性基金预算,即政府为支持特定公共事业发展筹集非税收入,实行专款专用,其中土地出让收入占主要部分;三是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四是社会保险基金预算。以前,其他“三本账”,也就是所谓的“预算外收支”并不纳入预算,2014年颁布的新《预算法》将其正式纳入预算管理体制内,标志着中国全口径预算制度的初步建立。

财政部每年公布的官方赤字被学界视为“窄口径”赤字,即只包含一般公共预算,且经过“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等资金平衡。以2019年为例,当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0382.23亿元、支出238874.02亿元,收支相差48491.79亿元。而财政部公布的赤字是27600亿元,其中差额就来自收入端调入资金及使用结转结余的22160.95亿元和支出端补充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的1269.16亿元。具体来说,调入的资金包括:中央和地方财政从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资金,以及地方财政使用结转结余资金。

所谓“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是指中央或地方财政通过超收收入和支出结余等安排的具有储备性质的基金,会视预算平衡情况在安排下年度预算时调入并使用。所以,官方赤字的计算公式为:赤字=(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结转结余资金使用+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调入政府性基金、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调出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而宽口径赤字则将“四本账”中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支也纳入赤字计算。仍以2019年为例,当年,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84515.75亿元,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72584.42亿元,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券筹集收入21500亿元,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91364.8亿元。实际上,这不是楼继伟首次提出不同于官方赤字的口径。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财政部长的楼继伟表示,按照预算收支的口径,当年全国赤字率是2.3%,但按当年实际收支差额口径看,赤字率约为2.7%。

2019年5月,楼继伟在财政研究上刊文《基于国情背景认识财政预算有关问题》称,“财政部门每年报送人大审批的赤字,是一般公共预算中直观体现的财政收支差额,这部分差额全部通过新增债务弥补。实际上,从衡量财政政策力度的角度看,当年实际财政收支流量所反映的财政收支差额,可能更为客观地反映赤字的扩张水平。”而对中国实际赤字率的计算,选取不同口径则可以得出不出结论。根据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团队的计算,考虑使用结转结余、预算稳定调节基金、专项债后的实际赤字率在2015年至2018年已连续4年突破3%,在2018年达到5.7%。而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则预测2020年广义预算赤字率将扩大至9%至11%,其中3.5%至5.0%为官方口径赤字率,通过一般政府债券融资,1.0%至1.5%为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和以前年度结转结余资金弥补的赤字,3.0%至3.5%通过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融资,余下1.0%至2.0%由抗疫专项国债弥补。国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边泉水团队则预计今年实际赤字率将达到6.5%,相对去年4.9%的实际赤字率,明显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