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上半年经济形势走出低谷专家肯定是经济拐点到来 (2000.08.07)
作者:无    发布:2004-04-17    阅读:5033次   

上半年经济形势走出低谷
专家肯定是经济拐点到来

  (专家访谈·北京)我国从92年开始GDP一直呈下滑趋势,至99年下滑到7.1%,但今年上半年经济形势明显好转,GDP增长率达到8.2%。专家学者们对上半年经济形势从低谷走出是否出现拐点说法不一。就人们关注、盼望经济拐点现象出现这一心理及对下半年经济发展的预测,中央台《中国新闻60分》“中经点评”栏目组采访了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副研究员朱幼平先生。

  中央台《中国新闻60分》栏目 记者(迟明泉):朱老师您好,前几天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国今年上半年国民经济的统计报告,您认为中国国民经济今年上半年出现的重要转机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以及出现这种转机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国家信息中心副研究员 朱幼平:最近新闻媒体对这个情况报道得特别多,国家统计局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在17日和18日这两天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把上半年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字公布于众,各个方面讲得也比较清楚了。我想,对于2000年上半年的经济形势,说它是重大的转机应该从以下这五个方面来说明:第一,就是要看GDP也就是国内生产总值这个指标,因为它是反映国民经济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判断经济是否回暖就看它的增长率。今年上半年GDP的增长率是8.2%,这个8.2%的概念就是:首先,从92年到现在,我们的GDP是呈逐年下滑的趋势,到99年已经滑到了7.1%,今年上半年GDP又开始回升,而且幅度比较高,一直回升到8.2%,所以说这是一个转折;其次,在GDP的构成当中,工业和服务业这两块长势比较高,这也说明一个了情况,工业方面是国有企业和国家控股企业长势比较高,服务业里的住房、旅游和批发零售这几个方面长势比较高。

  第二,我们可以从生产的角度说明经济形势的回暖,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刚才讲的工业和服务业以及若干工业品的产量大幅度提高;第二个方面,企业的效益明显提高,这反映在国有企业效益的长势是比较高的,咱们国家一直在实行国有企业脱困的政策,说明今年有一个明显的见成效的态势;第三个,就是库存明显由过去比较高的增长率变为现在的总库存增长率只有1.5%,这个数字非常小,而且在库存的构成当中有关国有的这块是呈负增长的状态,它的增长是负值,也就是说,不光是今年的库存全部消化了,而且把往年的库存都消化掉了。这三个方面也就从供给的角度说明了经济的回暖。

  第三,可以从需求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叶政有一个说法,就是说投资、消费、出口是带动GDP增长的三架马车。具体的解释就是说,根据统计数字来看,在社会总投资中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达到10.1%,其中的特点是集体和个体投资部分有所启动,因为总体来讲投资的长幅还不是太高;另外一个就是引进、利用外资这放面,据统计局的数字来看,上半年利用外资这一块的合同金额增长已经达到20%多,虽然说现在还不是实际的利用外资数,但是也带来了一个亮点。消费这一块的长势比较明显,今年和去年同期相比的平均增长率大概在10%左右,所以大家可以明显的看到,在去年我们全社会的消费品的支出总额是处在一个低位,今年则处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这个长势是非常明显的,所以这一块应该说明我们的消费真正启动了,而且长势比较快。过去我们常说内需不足,要扩大内需,今年这一块对GDP的贡献是比较大的。还有一块就是出口,我做了一些分析,99年同期的增长基本上都是负值,没有增长,而今年长势比较高,出口形势的恢复对GDP的贡献是第三架马车,它的拉动作用也非常之大。

  第四就是价格方面,因为讲完了GDP、总供给和总需求就要看价格了,证明经济是不是回暖重要的信号就是价格信号。消费品价格指数上半年增长0.1%,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生产资料的价格长得比较高,之所以说它比较重要是因为生产资料处在价格第一波的状态,如果它有一定的长幅的话,会拉动后面的象消费品、零售业等一系列的价格。价格由负值变为正直说明了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经济确实在回暖。

  第五,还有一些其它的指标也可以看作是经济回暖的信号,比如说投资景气指数、消费信心指数以及股市。最近我们的股市一直处于牛市,比如象上证指数已经快冲到两千点,以前一直在一千九百多点徘徊,有个材料说我们今年上半年的股市是全球股市中表现最好的,这也是一个佐证吧。此外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长幅比较高,把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我们从各个方面都能得到经济回暖这个结论。

  记:朱老师,根据您刚才讲的今年上半年经济形势回暖的一些表现和原因,从上半年经济发展形势看您是否认为大家盼望已久的拐点已经到来了呢?

  朱:关于拐点说,理论界的争论从四五月份就开始有这种说法,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就是北京大学经济中心和国家计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有一种看法,认为经济的回暖是一种转机,而不是一种转折,主要依据是虽然现在的指数都在回升,但是还存在很多潜在的矛盾没有得到根本地解决,所以内需不足的趋势还是存在的;另一种判断是支持拐点说的,主要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改革基金研究会这么一些机构,他们合办的一个杂志上说“经济内在的动力已经显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陈淮研究员也公开发表文章说中国的经济已经到了拐点,还有我们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的一份报告说中国经济的增势比较明显,也都是支持这种拐点说的。

  我个人认为拐点的说法是成立的,应该有以下几方面理由:第一,如何判断是拐点,我想无非就是说这一次波动经济的回暖是长期问题还是短期现象。不支持是拐点说的人认为,因为我们只有半年的指标,按常规应该是连续四个季度指标全面的回升,才能真正确认是到了拐点,所以他们持这种观望态度的原因主要就是观测指标的连续性不够。但是我们认为,作经济研究工作总是要有一些前瞻性的,有一些预测性的,你不能等经济指标连续四个月全面回升了,才说到了拐点,到那个时候谁都会说经济出现了拐点。是不是拐点不能光看预期指标够不够,而要有一定的预见性。我们判断,从今年上半年起,会有连续四个季度甚至更长时间的经济全面回升,因此我们才认为它确实是拐点,这也是我们对未来形势的一种判断。

  之所以作这样的判断,我认为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方面就是内因。大家都知道,要素和资源在不同的基础之上进行流动和调配构成经济运行的结果,资源的配置过程如果按时间的流动,它表现出一定周期性的规律,这就是经济周期。中国是否存在经济周期呢?我个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周期不仅存在,而且还十分明显。

  从近几年来经济的走势情况可以看到,中国的经济周期表现得非常明显,比如说89年和90年,我们当时处在一种低谷的状态,到了92年93年的时候,我们的经济一下子回升得特别高,当时国家为了制止经济过热还出台了很多政策措施,从93年开始,我们的经济增长率一直在下滑,到了96年,当时我们是采取经济软着陆政策,一直到97年的下半年,98年大家认为经济走入了低谷时期,GDP只有7.1%,从今年上半年来看经济又回升了,说明中国经济增长趋势确实是呈一种周期性的规律在发展。

  中国经济是有周期性的,这也证明中国在调配资源的时候它的内在机制也是在不断的变化过程当中。所以到了今年,配合国家各项政策的出台,表现出的经济指标都比较高,有了全面的攀升,说明国家经济内部资源的调配到了这种程度以后有往上走的趋势,那么今年上半年的数字就是这种趋势是一种信号。根据这种趋势,我们认为,在未来的若干年当中,经济的总体趋势是会往上走的,也就是说会是一种长期性的向上走的趋势。这主要是从经济内部资源调配规律来讲,今年上半年的指标是验证了这种趋势的信号。

  第二个方面就是外因,主要是国家宏观调控的一些政策,以及国内外经济环境比以前要宽松,还有一些在过去体制改革中所释放出来的带有紧缩性的措施现在不再具有紧缩性了。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推动作用,主要表现在近两年为了治理通货紧缩、扩大内需,采取的积极财政政策及稳健的货币政策等方面。在积极的财政政策方面,98年我们有一千亿的长期建设国债,99年又在原来500亿国债的基础上增发了600亿,今年年初又准备增发一千亿的债券,这种债券会转化为对国有资产的投资、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以及技术改造等各方面的投资,这些都会对经济产生一种非常强的拉动作用,并且能带动一些社会投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今年上半年的指标正好也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国家一直是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为了配合扩大内需和治理通货紧缩,我们从98年到99年连续作了7次利率的下调,这种政策对刺激经济增长是有很大帮助的。再就是国家采取的其他一些配套的政策。比如说,我们为了扩大出口提高了出口退税率;为了增加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也做了很多的调整,如对国家机关进行了改革,提高了国家公务员的工资;提高了下岗职工的基本生活收入;提高了最低生活标准;还提高了离退休人员的待遇等等,这些提高收入水平的政策对刺激消费和购买率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再有一个方面的原因,大家可能都记得,前两年的时候一方面我们是处在经济下滑、通货紧缩的状态,另一方面国家频频出台了很多体制改革,比如象住房体制改革、医疗、保险、教育体制改革等,由于这些措施都具有一定的紧缩性,使得人们对未来的收入及消费的预期产生了一定的抑制作用。今年,这些改革的措施都逐步的到位了,由于过去的紧缩政策,大家的钱都存下来了,或者是有些该投资的项目没有投资,随着今年体制改革中紧缩因素的逐渐消除,产生了另外一种效果,它所释放出的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对刺激投资和消费起了很大的帮助。象住房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前两年住房体制改革,大家都需要存钱买房子,那就肯定不能消费了,到了今年再把前两年存的钱就要拿出来去买房子,所以今年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异常活跃。

  所以,从内外因来看,我认为今年的这种信号不是一个短期的信号,而是一个长期的趋势,证明我们的经济在往上走,而且不是一年两年,可能会出现一个三到五年的经济持续增长期。即使有人认为下半年的指标可能会没有上半年高,我也仍然认为拐点说法成立。

  记:根据您对上半年经济形势的分析,您对下半年经济的发展有什么预测呢?

  朱:关于下半年经济总体发展,我认为增长的趋势还是看好的。上半年数字比较高,达到了8.2%,下半年的增长率可能会受其影响继续有一个比较高的值,估计全年的增长率大概在8.%左右。这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第一,我们的宏观调控政策还在起作用,最近也看到一些关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文章,我们今年还会继续施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调子基本上是不会改变的。第二,从上半年的指标来分析,各种先行的经济指标都表现得非常良好,比如各种景气指数,象投资景气指数、消费景气指数表现都很好,原材料生产方面的涨幅也非常明显;我们还启动了社会投资,过去我们一直在呼吁,要想尽办法通过各种途径把投资拉动起来,现在上半年这方面的指标显示投资已经上来了;第三就是价格指标这方面,我们看到生产资料价格指数较其它指数涨幅明显;另外还有几个方面原因,如利用外资、出口定单数额增加等。这些都表明,如果能够按现在的情况继续下去,下半年还会有比较高的增长。此外,国际经济环境也会变得比较宽松,对中国经济的带动作用也会产生很好的效果。

  记:您认为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还会保持比较快的增长速度的有利因素有哪些呢?

  朱:有利因素包括:首先在消费方面还会保持比较高的增长率;另外在投资方面,我们整个社会的投资对国债的依赖性比较强,下半年如果国家依旧保持比较高的国债投资,对社会投资的带动可能会比上半年要好一些,会增长得比较快;出口方面现在看起来长势还是比较好的,但是因为今年上半年长势比较高,达到了百分之三十八点几,主要原因是去年上半年的基数太低,去年下半年出口的长势有一定的回升,今年出口虽然还是保持了比较高的长势,但是因为基数高,增长可能反而会下降一点。这几个方面的因素一综合,估计下半年的经济长势也会接近8%,还是保持一个比较高的水平。

  记:您认为在今年下半年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在执行相关政策时还应该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呢?

  朱:经济运行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农村需求没有启动,收入增幅小、粮食减产;物价数据还偏低;国际经济环境不稳定;社会投资虽有启动,但增长率不是很高;还有一些老问题,如生产结构、效益、收入差距大以及金融等方面的问题。上面我所谈到的已经考虑到这些问题会给经济增长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对刚才谈到出现拐点并不会造成大的威胁,从目前我国宏观经济政策调控的推动,如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及合理的资源配置等方面所产生的作用,我对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形势还是持乐观态度的。

  记: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朱:谢谢。

(中经网·电视媒体部徐剑、雷蕾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