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产业经济
长寿时代的挑战与机遇
作者:陈东生    单位:泰康集团    发布:2020-01-08    阅读:1305次   

引言:

长寿时代是关系人类未来发展的大问题:

是什么带来了长寿时代?

如何让长寿不伴随疾病?

如何让长寿不伴随资源匮乏?

构建大健康生态体系,是泰康作为一家商业机构,给出的解决方案。

跨入2020年,人类开启了一个新的年代。刚进入本世纪的时候,我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分享过一个观点,即节能、环保、人文关怀是21世纪的三大潮流;互联网、经济全球化、气候变暖、中国崛起是影响世界发展的四个核心要素。
随着5G、物联网、智能时代的到来,我们聚焦科技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但更应将目光聚焦到我们自身,有一个比科技更能够冲击人类社会的新现象出现了,那就是长寿时代到来了。
长寿时代同时也是健康时代、财富时代,这是整个人类面临的全球性大问题,关系人类未来发展方向和生死存亡。

 

 

 

人类正在步入长寿时代

人类的进化历经百万年。在石器时代,人类平均寿命仅有20多岁;到农业文明时代,提升到40岁左右。近100年来,进入工业文明后,人类的平均寿命快速增长。生产率的提高使营养的改善成为可能,带来最广泛的寿命延长。公共卫生体系的完善和现代医学的发展,推动人类寿命持续提升。例如,新生儿疾病死亡率快速下降至极低;疫苗的发明和应用,让瘟疫得以有效控制;抗生素的发现,让感染从主要致死疾病谱中消失。

联合国人口司《世界人口展望2019》显示,2019年世界人口平均寿命达到72.6岁,比1990年提升了8.4岁,预计到2050年,全球平均预期寿命有望达到77.1岁。

另一个突出的现象是,近几十年来,许多国家的总和生育率在显著下降。按照人口发展的规律,生育率维持在每名妇女2.1个活产婴儿的水平,人口规模才能保持稳定。如今,全球近一半的人口生活在生育率低于每名妇女2.1个活产婴儿的国家。这就意味着,在这些国家,人口规模已经出现下降的趋势。

生育率下降、死亡率下降、寿命延长,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人口都在变老。1990年,全世界65岁以上的老人约占总人口的6%,2019年,这一数字上升到9%,预计到2050年,65岁以上老人的数量将再增长一倍,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16%。与此同时,80岁以上高龄人口的增速会超过65岁到80岁之间的低龄老人。1990年,全球80岁以上人口只有5400万,2019年已达1.43亿,预计到2050年将达到4.26亿,并在2100年进一步增加到8.81亿。这意味着,全球的老人不仅总量变得更多,结构上也变得更老。

 

当前,世界人口仍在持续增长,已达77亿人,但人口增速放缓,创1950年以来新低。2018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65岁以上人数首次超过5岁以下儿童人数。未来世界人口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生育率的走向,按照目前的趋势,预计从2019年至2050年,55个国家或地区人口将至少减少1%,到本世纪末,世界人口可能会停止增长,保持在109亿的规模。

1929年,美国人口学家沃伦·汤普森基于人口变化规律,提出人口转变模型,以出生率和死亡率变化推演出人口增长的四个阶段:

过去,我们一直认为人口年龄结构应该是金字塔型,但现代社会人口年龄结构已经成为柱状。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人类社会将保持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寿命延长、柱状人口结构的特征,这就是长寿时代。这种人口年龄结构的改变是根本性的,会给经济、政治以及整个社保体系带来颠覆性的影响。

我们谈到老龄化,往往将它作为一个动词,意味着即将到来的困难和挑战。但长寿时代是一个状态,一种常态。传统人生会经历三个阶段:学习、工作、退休。在长寿时代,这种结构将难以为继,个体不得不面对新的就业、健康和财务的挑战,以及随之而来的养老问题,需要重新规划安排全生命过程。与此同时,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就业等所有结构,也要做出相应调整。

再来看中国的情况,人口年龄结构正快速从金字塔型向柱状转变。建国初期,人口年龄结构呈现为三角形,处于典型的人口规模快速增长状态。之后,死亡率快速下降,预期寿命稳步提升。与此同时,避孕药的普及,晚婚晚育计划生育政策的推广,女性受教育水平的提升,以及城市化带来的生活节奏加快,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中国的总和生育率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就持续稳定在1.6-1.7之间。长寿时代的低出生率、低死亡率、预期寿命不断延长、人口年龄结构呈柱状等特征,在中国正逐步显现。

1960年,中国65岁以上老人约2400万,占总人口比例3.7%。到1990年,65岁以上老人增长到6600万,占比提升到5.6%。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2018年,中国65岁以上老人1.67亿,占比达到11.9%。根据联合国预测,2030年中国人口总量将达到14.5亿左右的峰值,但老人数量仍将持续增长。预计到2050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将接近3.7亿,占比达到26%。这意味着不到4个人中,就有一个65岁以上的老人。当前,中国老龄化增速已明显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且高龄老人增速更快的世界性趋势,在中国也同样出现。

健康时代和财富时代紧随而来

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先进医疗技术的普及,新兴药物不断创新,推动人类平均寿命持续增长。数据显示,1990年到2017年,在中国致死和生命损失疾病谱前五名中,传染性疾病、感染性疾病等急性疾病转变为心脑血管疾病、肿瘤、退行性疾病等慢性病。

目前,心脑血管疾病正在逐渐被攻克,癌症患者的生存年限不断延长。癌症、艾滋病等疾病,逐渐从生命杀手,变成可控制的慢性疾病。生命科学的进步与长寿时代相伴相生,形成老年人口增加尤其是高龄老年人口增加这一世界现象。

长寿时代,人们最需要的是健康。健康将成为个体关注的第一要素和最宝贵财富。人类追求健康,人人希望享有保健,这将促进大健康产业的极大发展。为人们提供健康生活解决方案,是大健康产业最大的商机,也将推动社会进入健康时代。

在美国,卫生总支出占GDP的17.9%,大健康是最大的产业。卫生支出方面,美国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例为16%,卫生总支出占比达到36%。如果从55岁算起,29%的人口花费了56%的卫生支出。健康时代里最核心的产业是医药、医疗器械、健康保险、药品流通和健康服务。在世界500强企业中,美国有15家大健康企业,中国只有2家算是大健康企业。

中国经济正在从工业化向后工业化迈进。工业化时代主要满足“衣食住行”的需求,后工业化时代主要是服务业,满足“娱教医养”的需求。目前,中国的经济结构中,房地产占比最高,其次是汽车,卫生总费用在GDP中占比仅有6.4%。2019年,中国房地产销售达到创历史记录的16万亿。按照《“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目标,到2020年,中国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超8万亿,2030年达16万亿。可见,中国大健康产业具有巨大成长空间,未来有望成为最大的支柱产业。

进入长寿时代,财富时代也随之而来。在长寿时代,人们退休后的岁月比以往更长,社会上新增劳动力减少,社会将陷入养老负担增加但新的财政收入减少的两难境地。如何做到健康相伴、财富相伴,养老金替代率是核心的问题。养老金替代率是指劳动者退休时的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如果我们加上退休居民的各项收入,包括金融资产收入和非金融资产收入,会得到一个广义的替代率。财富时代的本质就是通过投资,提高替代率,解决“未富先老”的问题。居民个体层面,在社会经济不断发展的条件下,需要在早期就有与生命等长的财富计划,避免掉入“未富先老”的陷阱。

在财富结构上,目前中国人财富70%是非金融资产,基本与房地产挂钩。但是在美国,金融资产占比45%,不动产只占不到1/3。根据目前政府对房地产行业定位来看,未来我国居民财富从房地产向金融资产转移是大趋势。居民的资金涌入资本市场,用投资提高养老金替代率。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居民财富结构将会更加分散化。

在总量上,中国养老储备并不充足。中国养老金三支柱占GDP的比重只有区区的8%,而美国则达到了146%。随着总体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养老金市场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再从结构上来看,目前中国养老金来源主要依靠第一支柱,也就是政府养老。随着长寿时代到来,未来仅靠第一支柱的养老金计划肯定是不可持续的。另外,因为经济结构与美国不同,目前来看中国养老金第二支柱,即企业养老的发展仍有瓶颈。在此背景下,养老金替代率的提升将主要依靠第三支柱,也就是个人养老。

现在,中国财富时代已经到来,理财市场的大门正在打开。谁能为中国人做好退休金的保值增值,谁就将成为世界级的财富管理巨头。

在长寿时代,“富足而退”的庞大老年人群将创造出巨大的市场需求。一方面,寿命的延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会带来消费体量的刚性增长。另一方面,现代医学的进步不断更新健康的内涵,包括躯体健康、心理健康、社会适应力良好和道德健康四个方面,这也会促进健康消费量级的飞跃。

健康老人会持续不断为社会输出价值,获得社会认可。这既可以让老人在心理上获得极大的安慰,又有助于身心健康,构建起一个良性的循环。在社会层面,长寿时代人们养老规划的财富储备,如果有效利用,可以转化为投资资本,有利于保持经济的繁荣和活力。

当我们把长寿时代视作一种社会形态,健康和财富这两个核心要素相互作用,有望形成一种有别于当前的经济模式——长寿经济。这种经济模式,将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经济模式的主流。

泰康大健康生态体系解决方案

长寿时代也是生态时代和共享时代。生态是长寿时代的产业体系,能够满足多样化的需求。由于长寿时代人口年龄结构柱状特征,各年龄段人口分布均匀,这会带来市场集中度的下降和市场需求的分散化。生态化的组织系统能够基于客户多样化的需求,面对市场变化,既能够不断推陈出新,又能够提供集成式服务,极大提升组织的市场竞争力。互联网最先为中国带来生态的概念,如阿里、腾讯等构建的生态模式,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最有活力的部分之一,但还未达到虚拟和实体结合的深度。

共享是长寿时代的机制,打造合伙经济。共享时代并不等同于共享经济,共享经济简单说是对商品使用权的共享,共享时代是指商业要素的共享和信息的共享,是一种提高商业模式效率的表现形式。在共享时代,企业传统的雇佣模式将转变为合伙模式,让成员找到归属感、价值感,并共享利益,从而更大程度激发成员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07年,泰康突破传统寿险业务,尝试进入养老服务领域,2009年取得行业首个由原保监会批准的投资养老社区试点资格。2012年,泰康推出行业首个对接养老社区的保险产品“幸福有约”。截至2019年底,泰康之家养老社区已落地全国18个城市,其中北京燕园、上海申园、广州粤园、成都蜀园、苏州吴园、武汉楚园均已开业,实现全国东西南北中运营,入住居民3000余人。因为医疗和养老密不可分,泰康又进入医疗领域,在每家养老社区均配建康复医院的同时,通过自建、投资和合作等方式,打造多层次医疗服务网络。

通过这些探索与实践,泰康从传统的虚拟保险业务,延伸到实体的医养健康服务领域,实际上形成保险支付端和医养服务端两大体系。支付体系和服务体系无缝对接,形成“长寿、健康、富足”三个闭环,构建起大健康生态体系的商业模式。客户购买寿险和年金保障,在养老社区里安享晚年,形成长寿闭环;客户购买健康保险保障,在医疗体系收获健康,形成健康闭环;客户购买理财产品保值增值,保障自己的医疗和养老需求,形成富足闭环

泰康还通过投资和合作,丰富大健康生态体系的产品和服务范围。泰康生态化的组织方式,完美契合长寿时代、健康时代和财富时代的特征,满足“活力养老、高端医疗、卓越理财、终极关怀”四位一体的市场需求,创新构建面向人类未来发展的商业模式。

长寿时代也是一个共享时代,是平台经济的时代。泰康认为,共享本质上是一种高效的激励机制。人寿保险天然具有共享基因,传统寿险的代理人制度就有最古老的共享特征。泰康将保险代理人视作事业合伙人和保险企业家,打造共享大平台,进行专业赋能。同时,泰康以制度确保激励和利益的落地执行,充分调动所有人的自主能动性,保证共享平台协同高效可持续运转。

多元化经营的金融机构,受益于各部门共享的统一中后台信息系统,可以极大地提高经营效率,支撑起跨地域的综合化经营模式,同时保障客户服务的品质。泰康正大力建设共享化的技术平台,助力经营一体化和服务一体化,进而为大健康生态体系的搭建、扩张和运营提供保障。

长寿时代、健康时代、财富时代是人类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泰康的商业模式是长寿、健康、富足,是“从摇篮到天堂”,服务人的全生命过程。经过十余年的探索、落地和完善,泰康建设大健康生态体系的战略路径已经清晰明确。未来,泰康将继续积极拥抱长寿时代,让保险闪耀人性的光辉,让生命的旅程流光溢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