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在通货紧缩中涨价 (2000.06.27)
作者:宋国清    发布:2004-04-17    阅读:5047次   

在通货紧缩中涨价 

宋国清


  (50人论坛.北京)按统计数据,今年4月份,工业品出厂价格比上年同期(即同比)上升2.6%,其中冶金工业产品出厂价格同比上升3.4%。与此相应,原材料、燃料和动力的购进价格同比上升5.3%。这样的变化是过去一年价格上升的累积结果。由于钢材是个大品种,也由于钢材价格在去年没有上涨,而在三四月份突然上行,部分品种在短期的涨价幅度相当大,这才引起了普遍的关注。
  一些分析据此认为,持续两年多的通货紧缩即将结束。但是消费价格指数和零售物价指数同比继续下降。按剔除季节因素以后的月度变化来说,这两个指数在三四月份每月下降1%左右,为中国公布这两项统计数据以来的最大下跌纪录。
  一、国内即期需求解释不了价格的波动
  对于最近的钢材价格上涨,首先想到的可能解释是需求方面的变化。一些分析提到,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上年同期增长8.3%,高于去年全年的7.1%,意味着经济增长速度加快,也意味着需求增长率的回升。这个说法是难以成立的。首先,今年是闰年,一季度共91天,比上年多了一天,合1.1个百分点。从8.3%的经济增长率中减去这个因素,剩下的可比增长率是7.2%。这个速度低于1998年的7.8%,与1999年的7.1%相近。
  即使GDP增长率真的明显回升了,对于钢材价格的突然上升提供了一个解释,那么消费品价格的下降又怎样解释?不管怎么说,上升的商品价格和下降的商品价格是和同一个GDP共生的。
  从需求结构的角度看,情况可能更让人糊涂。1998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名义增长速度远高于社会消费的增长速度,那时生产资料价格包括钢材价格的下跌幅度大于消费品价格的下跌幅度。去年下半年以来,消费的增长速度高于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速度,这时消费品价格继续下跌,速度与1998年相当,而生产资料价格却上升了。
  有的分析提到,个别流通企业借机炒作钢材价格。从我们现在得到的信息来看,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些企业的做法不是逆市场趋势的人为炒作。顺势操作是在预期市场价格上涨时相对增加存货,预期价格下降时相对减少存货。这本来是商业企业的基本运作方式,谈不上什么炒作。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企业在过去的6年里一直预期不好,而在今年三四月份突然变好。显然不能这样说,因为预期变好导致钢材价格上升,而使预期变好的原因又是由于钢材涨价。
  二、国际价格大势的影响
  很多分析提到了国际钢材价格的上涨。在现在这样的国际经济环境下,国际价格很容易通过外贸渠道传入到国内。尤其是像钢材这样的商品,各国的使用都很普遍,并且相对比较容易运输,更易于储存,国际价格差异相对较小。从全球的角度来看,钢材价格的变化和经济增长有较为直接的关系。
  在1997年—1998年,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经历了经济衰退,钢材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国际价格同时下跌。中国经济波动的韵律与这些国家和地区不同,国内的供求变化与国际的供求变化不尽一致。随着急风暴雨式的金融危机在亚洲暂告一段落,世界经济的增长率从去年开始逐渐恢复。这一点不只是影响了钢材的价格,也影响了其它金属材料的价格。因为农产品生产周期的不同,其价格的变化与金属材料价格的变化在时间上不同步,但基本的方向也大致如此。所以,这次钢材市场价格的上升,首先是国际经济大气候变化的结果。
  不少分析提到,国内限产对钢材供给的影响是导致本次钢材价格上涨的重要甚至是主要原因。我对这一点有些疑惑。因为国内价格和国际价格的变化大致相同,而且国际价格上涨还领先。显然国际价格的变化不是哪些政府控制产量的结果。一种可能是,在市场调节的状态下,企业本来也有降低产量的打算,有一部分企业可能坚持不下去,只能关门。这时政府的限产与市场总量的趋向在方向上是一致的,虽然对具体企业来讲情况赡艽蟛灰谎T谡庋那榭鱿拢谐∽饔煤驼骺氐淖饔玫那鹁筒皇呛芮宄摹?
  三、经济增长速度和价格变化有关吗?
  如果将上面谈的钢材价格和经济增长的关系改成物价总水平和经济增长的关系,这个故事就不对头了。现在比较主流的宏观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没有必然的关系。换句话说,货币是中性的。美国和其它一些国家的经济数据是支持这种理论的。一般地说,经济衰退导致价格(通货膨胀率)下跌、经济复苏带动价格(通货膨胀率)上升,是一个不能完全讲得通的故事。
  在中国和其它一些经济中,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之间还是有正向的关系。但即使方向如此,数量上的关系也会令人疑惑。粗一点说,在大的经济波动中,一些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要比价格总水平的变化猛烈得多。在1998年和1999年,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分别下降了2.6%和2.9%,钢材和其它金属材料、水泥等建筑材料、粮食等大宗农产品价格下跌的幅度大致在10%左右。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一点,我们挑选两类商品来比较,一类是粮食,一类是蔬菜。考虑这两类商品价格的波动幅度哪个更大一些?粗想起来,可能是蔬菜价格的波动会大些,因为除去生产和消费方面的不同外,两者的一个重要差别是可保存性或保存成本不同。粮食可以在丰年多存一点,欠年挖一些库存,这样似乎可以减弱产量变动对消费和价格的影响。要是把蔬菜从丰年存到欠年,即使可以做到,成本也是难以接受的。
  就中国的资料来说,在几个月这样的短期内,情况确实如此。事实上,今年头4个月,蔬菜价格的大幅波动构成了整个价格指数异常波动的主要原因。但是,拿几年十几年的数据来看,情况正相反。就最近一轮价格波动来说,大品种粮食的价格在1995年上升到1993年的两倍多,现在又跌去了40%左右。同期蔬菜价格总指数的变化没有这么大。具体蔬菜品种的价格波动幅度要大一些,这是因为产量和消费量相对比较小。
  四、存货波动对价格的影响
  这里提出的解释是存货的波动。像大部分金属材料、主要农产品这样的大宗商品,其特点是储存的成本相对比较低,而且品质稳定。其实计算机也可以保存,不过计算机更新换代的速度太快。即使同样是钢材,像那些用途狭窄的特别品种,就不适合大量储存,常常是按订单生产。而像线材这样的品种,因为在建筑方面大量使用,在中国过去20年的每一次钢材价格大起大落时都是“领头羊”。正由于大宗商品可以储存,在某些条件下就引起了价格的更大幅度的波动。直观想来,存货是用来搬高峰填低谷的,企业会在市场需求相对疲软的时候相对增加存货;在需求旺盛的时候相对减少存货,以保持生产的平滑。所以应当出现这样的结果,就是在需求旺盛的时候,库存减小,反之亦反。这个看起来如此简单的道理,竟然在宏观统计数据中得不到支持,或强或弱的反证倒是存在。
  前些年,在谈到粮食问题的时候,很多人建议政府多修一些仓库,以平滑粮食的供给和市场价格。猜想一下,这些人如果做了股民,经过几年的折腾之后,就不会再轻易地提出这样的建议了。其实,存货和买卖股票,在想贱买贵卖这一点上是一样的。不过贱买贵卖这4个字,看来那么简单,就是很难做到。对这一点,实际从事操作的比如说股民应当有深切的体会。因为贱和贵是今天相对于明天而言的,在考虑吃进还是抛出的时候,需要知道的是现在还不知道的明天的情况。
  很重要的一点是,存货对真实利率非常敏感。在中国过去的情况下,利率对通货膨胀率的反应不大,在通货膨胀率高的时候,利率相对就显得太低。比如,1993年生产资料价格上涨了24%,1994年商品零售价格上涨了21%,而这两年的一年期存款利率在调高以后才达到了10.98%。如果能按13%的利率借到钱来做纯粹的存货投资,一年就能赚到10%以上的利润。反过来说,1997年以来生产资料价格和零售物价指数下降,而到1998年的利率仍然比较高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多的存货会导致很大的亏损。所以,在真实利率较高时企业倾向于减少存货,在真实利率低时企业倾向于增加存货,这样的变化就导致了大宗商品价格的猛烈波动。
  在金融危机发生时,一部分企业破产倒闭,盘点清算,固定资产和存货被拍卖;还有一些企业面临还债的压力,被迫清仓扫库,廉价销售产品,存货量会猛烈下降。对存货来说,这样的效果和真实利率过高的效果一样。
  有点出人意料的地方在于,当前产量和当前存货总量的变化情况有时会有非常大的差别。这样的情况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模型来演示。从国内的情况来说,在1997年以来的3年多时间里,消费和投资等最终需求的变化不太大。但是1997年的时候,主要大商品的社会存货总量比较大。在货币供给增长速度下降的情况下,价格下降,然后真实利率上升。这时企业开始压库存,使价格更快下降。不过这个过程有自动回归的倾向。即使最终需求不变,可挖的库存也会越来越少。这一点,正是本文题目“在通货紧缩中涨价”的含义。没有必然的周期
  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度波动的情况在中国过去也出现过。在过去的几次波动中,价格在达到低谷以后,最多维持一到两年的时间,然后就大幅度上升。按照这种韵律来推算,从现在起的两年内,大宗商品的价格将迅速飞升。
  但是,这样的周期并不是必然存在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和一般的经济波动联系密切,所以问题涉及到一般的经济周期的存在可能。多年来宏观经济学的研究对于经济周期的存在做出了几乎断然否定的结论。从中国的情况来看,过去20年确实有一种周期性的波动。但是按照这样的周期来推算,早该出现经济增长速度和通货膨胀率的迅速回升了。这样的情况不仅没有出现,而且连迹象也没有。由于金融等方面的一系列变化,作者倾向于认为,过去20年存在于中国宏观经济中的那种周期性波动已经结束了。
  现在的金属材料价格回升,是从偏低状态回到适中状态,不会向过去那样顺经济周期之势冲到偏高状态。在过去,当经济活动从低潮转入高潮时,总是有货币供应量的猛烈增长。这是新的动力,现在还没有看到这样的动力。
  五、下一波是粮食价格
  从去年2季度以来,世界金属材料价格开始回升。但是农产品价格指数一直到3季度还在下跌,到年底才开始出现回升,而且回升的幅度远远小于金属材料价格回升的幅度。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社会存粮数量过大,而且由于粮食收购和销售方面的一些政策调整,国内市场粮价在今年初还进一步下跌了。因为中国的粮食产量和消费量在世界总量中占很大的份额,中国粮食的情况对世界粮价有很大的影响。
  但是,目前的粮价是一种库存缩减过程中的价格,是低于稳态的价格,这样的情况迟早会发生改变。这里并不假定宏观经济情况的改变,只要宏观经济维持过去两年和现在的基本情况,大宗粮食价格就将逐渐回升。在中国从多出口少进口变为多进口少出口的过程中,世界粮食价格会跟着变化。现在估计,在两年左右的时间内,主要粮食品种的价格会上升20%—30%。这个预测的基础是假定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保持目前的状况。如果出现了修改这个基础假定的必要,关于粮价波动情况的预测也需要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