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抓紧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促进经济不断繁荣(2000.06.22)
作者:魏杰    发布:2004-04-17    阅读:4601次   

抓紧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
促进经济不断繁荣

  (专家访谈·北京)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用下,我国现行的社会保障制度还存在着诸多的问题,中央国务院领导也十分重视并在着力抓紧解决这些问题。就中国如何尽快建立社会保障体系,我们和《中国新闻60分》共同采访了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经济50人论坛学者魏杰先生。

  中央台《中国新闻60分》栏目 记者(孙岩峰):魏老师,由于现行的社会保障体系存在着诸多问题,它已成为阻碍改革的一个因素,目前存在的问题主要都有哪些方面呢?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魏杰教授:第一个问题就是,社会保障体系没有覆盖全社会,现在我们的社会保障仅仅限于在国有企业和国有机构及事业单位这些系统,其他领域都没有,原则上讲,它应该保障全社会,结果它根本不覆盖全社会。第二个问题是,社会保障是固态化的,在什么地方就业了,仅能在就业单位形成保障积累,由于社会保障个人帐户不能随个人就业单位流动,它就缺乏灵活性。第三个就是社会保障资金来源不够。现在的资金远远不够我们建立一个比较健全的的社会保障体系。

  记:那么就您提出的这三方面问题,我们应当采取什么办法来解决呢?

  魏:第一个就是关于社会保障的不完整性。我国现在的社会保障不是覆盖全社会的,这就需要改进,使社会保障涉及任何一个利益方,也就是说,只要一个人一就业就开始建立自己的社会保障,这种社会保障当然是要个人和单位共同来建立的,这样才能做到覆盖整个社会。现在,非国有、非公有这部分社会保障几乎就没有覆盖到,现在就应该作为一种制度,确认这个人一就业就必须建立自己的社会保障,作为就业单位来讲,要负起这个责任,才能进而解决全社会的问题。当然,最难解决的恐怕还是农村这块。城市这一块,我们可以通过立法很快地建立起来,因为这一块不建立,未来就很难投入到社会活动当中。而农村社会保障体系需要在中国另一代人中体现,因为中国这个社会是二元主体,农村和城市差距比较大,它的社会保障体系就需要另外一个制度体系,需要逐渐研究它。我们现在谈的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主要是指城市,城市里非国有、非公有这一块还很缺乏,应该通过立法和其他方法来完善。

  第二个问题就是固态化的问题。社会保障资金要流动,现在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建立个人帐户,你一就业就用一部分资金建立社会保障帐户,由个人、就业单位和国家共同积累资金,从开始就要建立起来。这个帐户是随人而流动的,你今天在这个单位就业,这部分社会保障基金就在这里,也许过一段时间你换个单位就业了,这部分社会保障金就跟着你走,它是个游动的帐户。这个帐户的钱不能用于它用,仅是解决保障也就是失业、医疗等问题的,不能用于买汽车,买其它东西,它虽然是叫个人帐户,但它是一种不能挪作它用的货币。这样流动性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第三个就是资金来源问题,这也是一个很值得考虑的问题。资金来源可以分为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过去就业了好长时间的人,没有建立这种个人帐户,比如我们已经下岗退休的国有企业的职工,原来我们的社会保障是社会养你,无所谓社会保障问题,这些人再建立社会保障就有点吃亏;另外一个,就是现在我们已经新建了一个资金来源结构,由于涉及个人,因此他应该提取一部分,国家也应该拿出一部分,现在难就难在就业单位这方面。因为就业单位社会保障基金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需要强制性地搞社会保障,对就业单位来讲,每个人除了工资之外还要补给一块,那他就要少雇人,就可以给雇员加工资,这样他就可以少缴社会保障。如果我雇佣一个人的话,就要拿一份社会保障基金出来,那还不如我少雇人,就可以给现在就业的人加一点工资。这样一来,给就业单位的压力就会大,尤其是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因为劳动密集型企业本来是解决就业问题,结果我们现在按就业人口来让他积累社会保障基金,他就会受不了,就会采取少增加就业人员,给已就业的人加工资,而少缴一份社会保障资金。这个现象反映的就是,企业在实际社会上的两种体现,一种就是高税企业,雇的人不多,但交的税很多;另一种就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可能它就业的人很多,但挣不到多少钱,所以它的负担就重。

  所以,应该考虑一下国家和就业单位之间怎样负担,这两项最后都反映的是国家的问题。一个是已经退休的人以及已经工作十几年的人,原来没有社会保障,现在要建立一个资金来源,这就是国家的问题,最后国家可能要承担很大的一块;还有就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这一块。那么这些资金的来源怎么办,我个人认为可以有两个解决渠道:一个就是发行长期国债,由国家发行长期国债等于以国债借钱来建立社会保障基金;第二个方法就是变现一部分国有资产,因为我们的国有资产量很大,可以变现一部分,拿钱出来解决社会保障基金的问题。尤其是对没有社会保障基金而又贡献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这部分职工,另外就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国家要适当地承担大一点,国家可以从大体上调节一下,比如说,高新技术产业交税多,养的人少,这部分税就可以转移到劳动密集型企业中来,解决他们的社会保障基金问题。

  我认为,只要我们能想出办法来,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如果能很好地把这个问题抓起来,那么,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城市这一块基本上就可以建立起来了,至于农村,我估计还需要较长的时间,因为它的各种情况不一样。所以,我估计未来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会是一个多层次的,一个层次就是城市社会保障体系,它比较接近国际惯例,也比较发达;另外一个就是农村的社会保障体系,它是一个初级的社会保障体系,恐怕它和城市社会保障体系会不一样,因为它可能不是以个人的名义建立帐户。所以,我们现在不赞成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马上完全和世界接轨,因为还要考虑中国的国情。

  记:您的意思是说还是要分步来实施?

  魏:是的。我认为第一步要把城市的社会保障体系建立起来,我估计用一年半的时间就差不多了,在建立过程中主要就是要解决以上三个问题,一个就是覆盖全社会,所谓覆盖全社会就是覆盖政府、公有、国有以外的全社会;第二个就是要实现流动,不要固态化;第三个就是筹集资金的问题,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方式募集社会保障所需要的基金,就国家来讲不外乎发行长期国债和变现国有资产的问题。

  记:魏老师,我们所讲的社会保障是不是仅指养老、失业和医疗保障这三个方面?

  魏:是的。一个就是养老,也就是退休保障,还有失业保障和医疗保障,这三个保障是有区别的。就失业保障来讲,应该主要由个人积累,但现在很大程度上还依赖于国家;退休保障基本上还可以,就是你一就业就开始提取,最后还给你,这样个人就承担了一部分。

  记:您觉得这三个方面哪个比较难做呢?

  魏:现在比较难做的就养老保障,最主要的是离退休人员这部分,因为他们以前没有提取养老保险,所以现在的缺口比较大;另外医疗保障看起来稍微好做一点,因为它基本上已经建立起来了,而且它不完全靠社会保障,社会保障仅仅能解决一部分问题,这一块个人负担得比较多;第三个就是失业保障,需要考虑结构比例,也就是个人、企业、国家三者的比例关系。所以,这三大内容还要具体划分。

  记:象医疗保障,比如我个人去上保险是属于这块吗?

  魏:那不是。现在所说的保障可分为两种形式,一种叫社会保障,另一种是社会保险,这两个是不一样的概念。社会保险带有投机色彩,是商业性的,加入保险就具有投资功能。我们讲的社会保障是指个人帐户,要自始至终地积累资金,同时,这部分资金一般是由负责社会保障的部门专门经营,因为要增值吗,所以不光是提取,还要经营,经营才会增值,增值以后才可以解决用钱的问题。经营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由专门的社会保障部门经营,还有一种就是委托保管方式。

  记:但是现在好象还没有这么一个系统,那么您说的用一到两年就能够建立起来有可能吗?

  魏:那只是说把帐户建立起来。我刚才说的要覆盖全社会,现在在国有单位就业的人员有帐户,但还有一大部分人没有,我们就要把这些帐户都建立起来,让它可以流动,最后可以给个人一部分钱,也就是要把这个制度建立起来,刚才我所指的建立是把这个制度建立起来,制度建立起来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记:您刚才说大病医疗由个人来负担,可是个人负担得起吗?

  魏:这部分主要是从个人的工资中提取,但肯定是不够的,大病你自己还得掏腰包。其实西方国家就是这样,人们尽量不去医院,因为保障仅仅是一小部分,大部分还是要个人负担的。

  记:但是有的国家就把大病医疗费用全包了。

  魏:那就是另外一种社会保障了,由国家包了,这也说明个人、就业单位和国家这三者的关系很重要。就我们国家来讲,比如要加大国家力度,那就由国家出钱,你一就业国家就让你入社会保障,但实际上西方国家是要收个人所得税来解决这个问题的,而且所得税很高,他们要保底,此外他们还有一个失业保障,英国是一个人六个英镑。我们国家的税收有一个问题,就是特别富裕的人的税收不上来,现在收的都是正规上班的人的,因此,税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记:要建立起这个制度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做到完善需要多长时间呢?

  魏:那就很难了,象英国就已经很完善,他还要不断地调整,德国也在调整,日本等国也都在调整,相对来讲欧洲国家是最好的,他选择的目标不一样,他们基础好,不干活也可以拿到钱,其他国家就要通过竞争,你自己要去赚钱,中国就是这样。

  记:好,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魏:谢谢。

(中经网·电视媒体部徐剑、雷蕾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