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19年年会:“如何实现“六稳”,保持经济长期向好”
2019论坛年会纪要(主题发言)--李波:构建有活力的资本市场
发布:2019-03-19    阅读:1038次   

 

    今年1月国际清算银行(BIS)全球金融体系委员会(CGFS)发布了一个报告,叫做《构建有活力的资本市场》,这是去年我和印度央行一位副行长牵头,由16个经济体中央银行的经济学家和金融监管专家一起成立研究工作组,花了一年时间做的一个研究报告。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报告的内容,以及对中国的启示。

    近年来全球资本市场的发展趋势和特征来看,有三个方面:一是不同经济体的资本市场规模存在持久且明显的差异;二是固定收益市场发展迅猛;三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市场发展相对较快,但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仍存在差距。

图片17.png

    这个报告研究了资本市场发展的驱动因素,有两大领域、八个方面。第一个领域是有利的运行环境,包括宏观经济稳定,市场自治,法治和有效的司法框架,高效的监管制度。第二个领域是市场发展驱动因素,包括完整、准确和及时的信息披露,投资者多元化,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以及互补性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

    根据这八个因素,报告提出六个方面的政策建议。第一,消除金融压抑政策,更充分地尊重市场自治。第二,健全法律和司法体系。第三,增强监管独立性,增加监管资源并提高监管执行力。第四,增加国内机构投资者的深度和多样性。第五,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同时有效管理风险。第六,发展互补性市场,完善市场基础设施。

    从这个报告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启示。我的理解是,与成熟的资本市场相比,中国的资本市场存在五个不足。第一,市场自治不足。从下图可以看出,新兴市场经济体(红线)的政府干预较多,金融压抑较多,市场自治不足。

图片18.png

第二,中国的市场对投资者保护不足,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司法救济不足,二是监管力度不足。下图反映的是监管有效性与资本市场规模之间的关系,可以看出,中国的证券监管评分列在倒数第二组,属于得分较低的国家之一,对投资者的保护力度不足。相应的,中国股市的规模(相对于GDP)偏小。

 证券监管评分与股票市场规模

图片19.png

第三,我国长期稳定的机构投资者比重不足。从下面两个图来看,中国机构投资者持有资产(相对GDP)较少,相应中国资本市场的规模(相对GDP)也较小。


1552963700177236.png

    第四,我国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不足。我们的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水平不仅比发达国家低,而且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包括印度、巴西、墨西哥等,都比我们更开放。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指的是双向开放,包括引进来和走出去,同时应涵盖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

    第五,区域性资本市场发展不足。这一点不展开了。

    根据以上五个方面的不足,我们提出了六个方面的政策建议,我重点说两个方面。第一,证券监管的核心是完整、准确和及时的信息披露,而不是由政府来判断一个公司的质量,也不是由政府来决定或维护特定水平的股票指数,应该尽快全面引入“注册制”改革。第二,应该大力推动养老保障体制改革。如果要提高长期稳定的机构投资者比重,养老保障体制改革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