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评论
夏斌:如何加快形成上海国际金融中心
作者:王方 黄一帆    发布:2018-07-26    来源:经济观察网    阅读:2263次   

经济观察网 实习生 王方 记者 黄一帆“金融改革到今天,能不能真正向纵深发展,取决于微观企业的改革,取决于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能不能处理好,取决于当前市场上多年积累的市场泡沫,能不能得到平稳的释放。”在6月15日的“2018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理事长夏斌表示,“我不相信,在国内企业改革没有取得基本成功之前,在国内当前的资产泡沫和系统性风险没有得到逐步释放之前,资本账户完全打开,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之后,中国经济还能保持稳定发展,而不发生重大的波折,反过来说,这些问题必须要解决,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才能形成。”

在会议上,夏斌解读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内涵,并强调“要真正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中国要尽早享受人民币国际化的好处。”

如何解读“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夏斌认为,可以拆分为“上海”和“国际金融中心”两块。一是在上海这个具体的城市建这个中心。二是作为全球各国资金交易配置的中心,全球的资金在中国上海这座城市可以自由兑换,“这也意味着在中国,资本账户的管制已经没有限制了,意味着货币兑换能够体现当今国际通行的汇率原则。”

夏斌举了四个具体的现象,来描绘人民币国际化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形成后的场景。

一是,中国央行的加息、减息政策,已经能够呼应世界经济周期。“但当过分强调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恰恰说明我们人民币国际化走得不远,说明我们还没有完全通过国际金融市场在进行要素配置。”

二是,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人民币汇率不被改革迟缓的企业行为所牵制,实现正常波动。以“去产能”为例,大企业的破产倒闭应该是因为它们欠债被告上法庭,而不是因为各级政府下文件、下指标。

第三,资本账户完全可以放开。境内外的价格悬殊差距缩小,投资者的套利动机明显减少,政府审批事项越来越少。

四是,上海在自贸区的改革仅剩下关税、投资、负面清单等一些优惠政策内容。“今天的沪港通、深港通已经失去试点意义,和各省市申请试点的动力,背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资本账户管制大门越来越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