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要充分考虑全球经济环境中的不确定因素
作者:余永定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发布:2018-01-25    阅读:14407次   

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个非常庄重的场合和大家交流一些重要的国际问题,大家知道2016年以来,特别是2017年全球经济都出现了改善的趋势,按道理2018年全球经济的情况应该是比较好的。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总是有一些黑天鹅的,2016年底飞出了一只黑天鹅,这个黑天鹅就是特朗普,特朗普最近做了医疗检查,被证明是一个精神正常的天才,他自己对此也非常骄傲。特朗普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我们不知道他会做什么,所以在考虑全球经济环境的时候,我们必须考虑特朗普因素,这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大家都知道,在最近特朗普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当然就是税改,第二件事就是启动贸易战。对这两点我们应该有充分的估计,我们也应该充分认识,这两项重要的举措,将会对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造成什么影响。

由于美国税改的问题我们已经谈得很多了,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更多地谈了,税改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美国的税法是极其复杂的,一共有7万页,我不是律师,不可能彻底搞懂美国税法的甭说全部内容,甚至主要内容。

但是我想强调一下,在这次税改中除了个人税的改革之外,更重要是公司所得税,我们把公司所得税的情况稍微说一下。大家都知道公司所得税的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把税率从35%降到了21%,如果考虑到州和地方税,美国的法定税率应该是26.5%左右,比欧洲国家略低一点,这个税法是永久性的,这里涉及法律问题。为什么是永久性的?为什么是非永久性的?这是法律问题,这里不再说了。

除了公司税,他把公司收入税大幅度下调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置海外资产,针对海外资产所作的税收改革。根据高盛的估计,美国的公司在海外囤积了3.1万亿美元的利润,中国有资本外逃,美国也有资本外逃,资本外逃的数量也是极其巨大的,这是资本的属性。基本上来讲,特朗普所采取的措施就是降低海外税收的税率,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变化,是从全球征税向属地征税的原则靠拢,并没有完全变成属地征税,但是它在向这个方向靠拢。

我稍微谈一下,它对于海外存留的收入,特别是海外利润的处理方法,大家都知道在税改前,美国跨国公司的海外利润如果不会回国就不纳税,由于这样的原因,所以美国的跨国公司都尽可能地高报它的海外利润,把它留在海外。根据美国参众两院的税收委员会的统计,这个数字是不一样的,存留在海外的利润是2.6万亿美元,所以当我们在讨论美国的国际收支的时候,我们经常讲美国的海外投资效率非常高、利润非常高,实际上这里头有个误报的问题,当然这是后话,不去谈了。

这次税改有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对过去30年跨国公司囤积在海外的所有利润,一次性征收15.5%的税,如果利润是以现金的形式持有的话,如果以其他形式持有,也只有8%的税。如果你把这些海外的利润汇回来之后,你到底干什么呢?那我就不管了,你把钱汇回来,我一次性征你15.5%的税,爱干什么干什么。当然特朗普希望,这些利润汇回之后,跨国公司就会把它们用于投资,这样会推动美国经济的增长。到底能不能实现,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此外,美国这次税改另外一个主要内容是降低了全球无形低税收入的利率,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因为美国许多的跨国公司,比如说苹果它在爱尔兰根本就没有什么工厂,但是它在爱尔兰可以建立一个皮包公司,通过所谓的版权,他把他的许多收入藏在爱尔兰,爱尔兰的税率是非常低的,经过这个改革之后呢,就削减了美国跨国公司把这些利润以无形资产收入的方式藏在外国的动机,他就把钱汇回来了。

总而言之,特朗普这个税改有两个要点,一个是通过降低个人和企业的所得税,鼓励消费,特别是鼓励投资,他要解决就业问题。同时,把在海外的资金吸收回美国,同样是帮助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同时还希望把别人的资金也吸到美国去,他也是要实践他的竞选动员,改善美国白领工人的生活,使他们实现美国梦。所以你说特朗普傻吗?他不傻,他自己说他自己是一个精神稳定的天才,也可能是如此,我们不知道,我们拭目以待。

税改对美国经济会有什么影响呢?我们可以分几个方面来看,总体来讲在短期是有积极作用的,因为你减了税了,大家手中的钱多了,你可能投资、可能消费,这样有助于经济增长,但是这样一种政策从长期来讲有一些负作用,比如说增加财政赤字,增加债务等等,这样一些作用反过来又会影响经济增长,所以说一般来讲美国的心理学家都认为它的税改在短期好处是主要的,一两年,甚至稍微长一些,但是在长期它的好处非常少。

刚才我讲了,对经济增长短期是有好处,长期它的好处非常少,它对预算有什么影响呢?也是这样,在短期由于经济的增长使预算状况有所好转,但是在中长期它会增加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刚才我讲的是预算,是财政赤字,税改对债务的影响,当我们把眼光放长一点的话,这种税改的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就是美国债务的进一步的增加,增加的数量并不少,大家都知道美国是一个负债率很高的国家。美国的国债有很大的问题,美国的税改不会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是这个问题进一步恶化。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就是对资本流动的影响,刚才我已经讲了,税改应该是能够使美国跨国公司把它的利润汇回。实际上在1月中旬,苹果公司已经宣布,它在将来将会交付给美国政府,付380亿美元的税,大家会倒推。既然他打算在以后给美国政府交380亿美元的税,那么我们知道对于这样一种汇回的利润,美国政府利润大概是15.5%,到推回来,美国要把2450亿美元汇回美国,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量。苹果公司的做法可能会引起其他公司争相效仿,对国际资本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需要注意。

还有一点对中国影响非常巨大,美国的税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会增加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这儿有一系列经济学理论根据的,我们这里不去讲,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一点,它会导致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的增长。

美国和中国的主要问题主要是在贸易上,贸易摩擦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刚才我讲了美国税改对美国国内的影响,以及它可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对于目前来讲,更重要的、更直接的影响恐怕是美国,主要是特朗普会制造同中国的贸易摩擦,他指责中国进行不公平的贸易活动是“经济侵略”,这个帽子确实是很大的,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美国政府一定是会对中国采取一系列的措施的。美国政府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基本上是两类:

一类它会WTO国际贸易组织这个框架下对中国采取行动。另外一个就是利用美国国内的贸易法采取单边行动,我们应该承认美国是法治国家,干事应该有法律依据,可能是依据WTO的一些规定,更可能的他将会依据他的国内的一系列的贸易法,对中国采取单边行动。美国的国内贸易法可能会影响中美贸易的有哪些呢?第一个是301条款,美国很少用这个方法,一旦启动这个对中美贸易就会发生全面的影响,目前为止还没有启动。在奥巴马时期已经开始谈论,这里不去细讲了。

还有一条是201条款,如果美国政府美国的产业由于外国对美国的出口有急剧的增长,对美国产业造成严重伤害,它就要采取相应的措施,这个措施主要包括一个是贸易进口的限额,另外一个是关税。另外一个是所谓的232条款,这个条款是以国家安全为名对你采取措施。最后一个可能采取的是337条款,是涉及知识产权的。实际上美国现在已经动用了201条款,最近特朗普公布对中国进口太阳能电池和洗衣机征收大范围的关税,可以说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的第一枪已经打响了,但是这也不仅仅针对中国的,是针对亚洲国家,特别是韩国。

中国应该如何应对特朗普冲击呢?我简单说了这么几条,给大家简单谈一谈。

第一,我们应该立足于中国本身,应该加速国内税收体制的改革,减轻企业的税费负担。中国的税收体制跟美国是非常不同的,我们不必照抄美国,立足于本国国情确确实实有必要对我们的税收体系做进一步的改革,目标应该是减轻税收的税费负担。

第二,应该加强产权保护,要摆正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防止地方政府利用公权侵害私企的利益,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我们应该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尽可能堵住资本外逃的路径,美国的这一系列措施可能会兴起另外一股资本外逃的不能说是高潮,但是可能会强化这么一种趋势,所以我们还是要注意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

第四,要加速汇率体制改革,不要惧怕贬值,我们很多企业家说在美国如何如何便宜,这里跟我们的汇率是有关的。如果我们让汇率贬值了,他到美国就不一定便宜了,在中国可能会更便宜一些。所以说就目前的情况来讲,过去我一直说不要害怕升值,目前的情况来讲中国不应该害怕贬值,加强汇率体制改革。

第五,保卫多边贸易体系,中国是WTO的坚决的支持者,我们要捍卫WTO所确定的一系列的贸易原则,推动区域和双边贸易自由化谈判。我们应该尽可能在WTO的争端机制下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有许多问题,因为美国是依据美国国内法,它不理WTO,由于没什么办法。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不应该排除慎重使用对等的报复性措施,这是合乎国际法的,听说韩国朋友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我们不妨向他们取取经,他们到底怎么做的。

第六,我们应该实行中性的贸易政策,应该取消引资和出口的政绩考核,最近我从一个非常发达的南方城市回来,当地政府告诉我们,他们要对出口补贴、要对进口也补贴,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荒唐的事情,应该取消这种政绩考核。要清理地方政府的贸易补贴、退税政策、引资和走出去的优惠政策,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充分发挥国内市场的规模优势,减少对外资的依赖,特别是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太大了,我们应该确确实实做一些事情。在制定对外贸易和引资政策时我们也应该考虑到国家安全和保护中国企业的创新。

最后,因为最近有人提出,我们是不是可以用美国国债来进行报复,我认为这是一个双刃剑,不要轻易谈这个问题,不知道谁怕谁,这个剑要砍谁我不知道,应该根据优化中国海外资产负债结构,降低风险的需要,逐渐减持美国国债。

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本文系作者2018年1月25在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组委会主办的“2017北京金博会”上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