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就业
人口开闸后果非常危险
作者:张建平    发布:2012-01-05    阅读:28843次   

要求国家放开生育控制的呼声不绝于耳,但结果将是得到的利远远抵不上带来的弊,后果非常危险。

节制生育的国策目前面临的情况非常艰难,国策实际上已经形同虚设,农村已经普遍的是二胎甚至三胎了。高压的计划生育政策之下自有对策,偷生造就了大量的“黑户”人口。黑户口的增加形成极大的社会问题,倒逼政府不得不阶段性地利用人口普查的办法去搞“黑转白”,这又无形之中纵容了“黑户”的存在,对那些想超生的人来说,无非是忍耐几年增加一点费用。

近郊农民的城市化过程中,实际上是多子女家庭得到了更多的补贴和实惠。城市里的城中村改造过程中也有同样的情况。

在对贫困乡村的扶贫当中,人们有意无意忽略了贫穷的原因之一是多子女。

城里富人同样可以用钱买来超生,之前某富户用试管婴儿技术搞了八胞胎,闹得是纷纷扬扬,也没见政府给予了什么处罚。 

要求放开人口生育的呼吁,基本上有以下三种观点和理由,但都不成立。 

一、养老论,或说“老龄社会论”

中国社会未富先老,让一些人忧心忡忡。放开生育限制的呼声由此而生。但这种呼吁,其思维方式都是基于传统的养老模式,而且是默认未来二三十年这种养老观念都不会改变。

一些文章分析说多生一胎可以有效缓解当前一对小夫妻要供养八个老人的局面。但是,其默认的前提是多出生的人口必须有收入,如果人口生产扩大一倍(从1胎变成2胎),就业真的能同步扩大一倍吗?即使能够就业,其收入不会因为就业竞争而人均下降? 

中国的供养问题,由于尚处于人均收入很低的不发达水平,供养率自然比较低。现在有些人不是用供养率低来说明中国的发展水平,而是把供养率和发达国家对比进而说明中国社会财富不合理,这是十分荒唐的逻辑。我们的发展阶段就是如此,低供养率是我们这个时代要解决的问题,但是,然而,不是我们这代人的过错。

供养率的计算,要看各国对“供养”的理解,不能用统一的“标准”来解释。国外,社保体系健全的发达国家里,不是养儿防老的人口机制,政府和社会承担了很大部分的养老养子费用,老人需要后代供养的分量小,年轻人对父母的供养压力自然小。而在国内,社保体系的构建尚缺口很大,情况自然不同。即便是国内,由于城乡二元结构,城市和农村的社保体系的完善程度和水平也差异巨大,这也是农民都想被拆迁,“被城市化”的原因。由于养老观念的差异,农村和城市对于养育后代的压力的感受也是有很大区别的。农村已经是普遍的两个孩子了,农民并没有感到养育后代的压力比市民大,因为大家对于“养”的要求不同,说的难听一点,农村多个孩子,无非就是锅里多添一碗水的问题,而城里人添个孩子,就如同在家里挖了一个烧钱的无底洞。

一旦真的放开生育,到那时,中国已经很低的就业者供养率岂不更低?大家自顾不暇,哪里还谈得上养老养小? 

其实当下的中国青年,已经不是一头难,而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两头难。我们现在听到的关于八零后、九零后的生活方式叫做“啃老”“宅男宅女”,也就是说,由于年轻人收入微薄,他们甚至到了就业年龄依然要依靠父母的资助生活。这就是很多年轻人自动选择晚婚晚育甚至于过丁克生活的原因,因为一旦有了孩子,自己就成了被啃之老,多出生的孩子在未成年之前的二十年内,不仅对解决养老问题毫无裨益,而且是更加重了年轻夫妇们的生活负担。而对他们的父母祖父母来说,就更是多出了一张张恶啃之口,被儿子一代啃肉,还要继续被孙辈啃骨头。

这种用增加未来二十年负担的办法去解决二十年后的问题的策略,无疑是下下下之策。 

对待人生的态度,历来都有乐观和悲观两种主义。从养老的视角得到的忧虑,转到养子的视角来看中国的计生政策,结论恰恰相反。如果是看养子,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一小对多老的养老困局,等到了眼前的“独二代”生育高峰的时候恰恰是一个养子的好办法。啃老的生活方式,造成独生子女夫妇连同他们的父母祖父母,十个养老一个小,极其充沛的“老资源”供独二代去啃,我们的后代个个未来都是精英级别,中国的未来是何等可期? 

二、国防论,或谓之“国家安全论”

还有人是从国防角度来呼吁放宽生育的。这种思路的人声称中国国防兵员不足,原因就在于独生子女政策,年轻人太少,社会老龄化,所以要扩大人口生产。

这种思维非常荒唐。第一,中国人口庞大,应征年龄的青年的基数非常庞大,所以中国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从法律的角度规定青年男性必须参军入伍。而且实际情况是,每年的征兵工作已经显露出被老百姓诟病的一个问题点。

第二,把普通老百姓的生育观念和国防观念不适当的挂起钩来,认为多子的话就会更加乐意送子上前线为国效力。而实际上,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众是为了国防而多生孩子的,即便是四五个孩子,依然不希望孩子走上战场。现在不少人把当兵无门当做牢骚,但这是要去当一个和平时代的兵,如果国家正在战时,有几个会抱怨当兵无门?你去问问作为世界第一军事大国美国的家庭,哪个是为了美国的军事霸权而多生一个孩子的?

第三,退一步假设国民生育都是为国防设想所为,那么就不是放开二胎的问题了,而是至少要放开三胎四胎了。何解?因为大家都希望是子女双全,生育两个,自然希望一男一女,而非两个和尚。对于以男性为主的国防来说,还是“独子”。所以,要想缓解国防(假设存在的)兵员困境话,每家至少要生两个男孩才行。但是,人口生育的自然性别比例是接近1:1,家家都是两男一女的话,未来社会还不成了远比战争可怕的大灾难?如果要避免这种灾难,大家只好再生一个女孩儿来平衡性别失调了。也就是普遍四胞胎才能解决子虚乌有的国防兵员不足问题。

第四,世界的近代史都说明,人口和国防的强弱没有多大关系。清朝的人口不可谓不多,当时的中国也不节制生育,但还是败在了西方人口小国之手。日本一个小小的岛国,二战之中可以面对全世界的人口而开战。这些都说明,国防强弱不是人口问题。中国的国防建设以及国防的强弱,千万不敢压在人口这个基础上。 

三、发展论,或曰“人口红利论”

最近两年的“用工荒”的蔓延似乎也给放开计划生育火上浇油。有人开始告诫民众,中国要失去人口红利优势了,要让位于东南亚非洲这些子女成群的国家了。因此,中国必须从现在起放开生育,以保持未来的人口红利优势。

“人口红利”是一个实际上的片面观点,只看到人口多的好处,不看人口多的坏处。同国防问题一样,国民生育没有一个是为了增加国家的人口红利的。大家都希望孩子上大学有出息,不是希望孩子长大了东莞的流水线可以开起来。

“用工荒”的形成,恰恰是民众主动选择放弃所谓的人口红利的结果,在求职者眼中,那不是利,而是弊。

中国的发展逐步脱离对人口红利的依赖,这是发展方式结构性的转折,是一个进步的转折,我们的国策应该顺应发展方向,而不是抱残守缺地坚持所谓的依靠人口红利发展模式。

用工荒和就业难并存的局面就告诉我们,中国不缺人,也不因为人口老龄化而缺乏劳动力,缺的是认可厂商的人的价值观的人。

人往高处走,不要因为低处无人就说缺人,看看正在爬人生之坡的人山人海的求职者,看看每年的高考、考研和国考的激烈竞争,看看那些一毕业就失业的学子们,就知道中国一点都不缺人。

“用工荒”只是人口问题的一个假象,“就业难”才是实质性的人口问题。 

尽管现在年轻一代市民的生育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总体上,中国国民现在还是具有非常强的超生欲望的。我们切不可盲目放开人口生产,重蹈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的覆辙。节制生育的国策至少还得实行下去几代人,何时放开如何放开也要有个策略,不可滥放。少生是手段,优生才是目的,如果滥放就是滥生,不是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