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金融与外贸
我国地方债务与希腊债务的异同
作者:汤敏    发布:2010-07-19    阅读:8913次   

  最近国务院对地方债务风险问题采取了一系列的防范措施,无独有隅,以希腊债务危机为代表的欧洲政府债务危机也愈演愈烈,成为今年世界经济中最不稳定因素。猛一看,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与希腊债务危机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但认真想起来,这里面也还是有着很多共同的地方。为解救这次危机,全世界各国政府都敞着口花钱。危机后如何还债都将是一大问题, 各国都不能掉以轻心。

  一、我国地方债务与希腊债务的相同之处

  首先是规模相似。如果把欧盟当成一个国家,把希腊当成是欧盟的一个省,那么1100万人口的希腊几乎是中国最小的省, 比803万人的海南省略大一些。 可从GDP的规模来看,希腊2009年人均GDP达29635美元,是中国人均GDP的8倍,总量比有9400万的我国人口第一大省河南省的GDP还高20%, 达到2.3万亿人民币。而希腊的债务余额为当年财政收入的3.3倍。
  我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总额是一笔糊涂账, 到底是多少没有一个很准确的数字。 据银监会主席刘明康透露, 2009年仅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余额就为7.38万亿。 加上地方政府原有的债务,按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的说法,地方总债务在10万亿元以上。2009年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仅为3.3万亿,也就是说, 地方政府债务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为3倍,与希腊不相上下。
  再者是借贷机制相同。希腊之所以敢借这么多债,根本的原因是还债的机制为本届政府借,未来政府还。 借款的这届政府当期能出就业,出产值,出财政收入,出政债。 还款的包袱是后几届的政府来背。同样地,在如此短的时期里我国地方债的迅速攀升,也与这样的机制有关。 按一些政府官员的说法,是不借白不借,借过来用了再说。
  最后,借钱者有这样的动机不足为奇,为什么把钱借给别人的银行金融机构里的专业人员就算不出来还款有问题吗?这里面也有玄机。 把钱借给希腊的银行都知道,在欧元一体化的机制下,如果希腊债务出了问题,欧盟不得不管,否则欧元就要崩溃,谁都付不起这个代价。中国的银行们同样也是这种心态。地方债务出了问题,中央政府一定不会坐视不管。过去几十年这种现象多次出现, 屡试不爽。最近的一次债务剥离是在本世纪初。 几万亿的不良债务好不容易快处理完了。 又经过了国内外的上市,花大钱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应该说我们的银行已脱胎换骨。但是想不到时机一成熟,不幸又绊倒在同一块石头上。

  二、地方债务与希腊债务的不同之处

  当然, 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与希腊债务也有诸多不同。 首先, 希腊的债务有70%是外债。希腊没有自己的货币发行权,不能自己来消化这笔债务。 欧盟毕竟不是一个国家。欠美国人的债更麻烦。  要欧盟与IMF来救市就不得不忍气吞声的承诺很多条件, 韩国、印尼等亚洲国家在亚洲金融危机时就吃过亏。 而我国地方债几乎100%的是内债。 中央政府可以有多种途径来消化掉这笔债务。自己借自己的债总有办法处理的。当然这也不是无成本的。记住, 羊毛最终要出在羊身上的。
  第二个重要的不同是债务用途的不同。希腊的借的债被政府消耗掉了,很大一部分是顶了不能产生效益的政府的日常开支。而我国的地方债的大部分是用来建基础设施,修道路、建地铁、建水厂、电厂等等。这些基础设施是必要的,未来能产生效益的。 这些投资有些不能直接增加财政的收入,但生产上去了,可以间接地提高财政的收入,也就是增加一部偿债能力。
  最后,最重要的还是中国政府对地方政府以及国内资金市场的控制与协调能力,远远大于欧盟对希腊及国际债务市场的控制与协调能力。因此,希腊的债务很快就形成了大的危机。而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可能会对未来产生一些影响,但没有几个人认为会出现大的危机。

  三. 如何化解地方债务危机

  但是,防微得杜渐,我国地方债务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要防止出现债务危机, 首先就要堵住银行口子,规范对融资平台的贷款。 很多的地方投资项目已经开工, 资金的需求还很大。 一些测算表明, 如果不要加以控制, 今年还要追加几万亿的投资。 今年新增贷款总额比去年要少2万多亿。 如果地方政府投资不减,不但会增大地方债务, 还会对民间投资起到严重的挤出作用。
  尽可能让公共基础设施项目的收入覆盖成本,能收费要收费。 如水费、电费、污水处理费、取暖费,高速公路费要保证覆盖成本。 这样这些项目就能自我还款。 最近有一种倾向,以贫困人群交不起钱来降低收费。 这貌似帮助穷人,但实际上是富人、中等收入的人搭了穷人的便车。穷人能用多少水、多少电? 真要帮助穷人可以用提高低保的方式, 提高退休金的方式, 以及阶梯价格的方式。 多用者, 更多地付费。
  最后, 要采取大禹治水的方式, 对地方债务要连堵带疏。应该通过正规的债务市场,通过地方债发行。要发债,就要满足一系列的发债的规范要求。 那些财政状况好的省市,很容易把债发出去, 成本还低。 反之,可能根本发不出债来。市场就会有一定的制约。而当前的通过商业银行来做长期的项目贷款, 只要把银行行长摆平就行了,更容易出问题,是不可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