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 金融
从新货币数量论到PYN理论
作者:廖仁平    发布:2010-06-13    阅读:27708次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因其“新货币数量论”系列研究成果及其一定的实用性在1976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但目前世界上还没几个人知道更先进更实用的平均劳动生产率货币价值本位理论(PYN理论)。
 
    乍一看,将此两者放在一起进行讨论多少有些炒作嫌疑,但实际上此二者堪比货币领域中的好兄弟!弗里德曼的“新货币数量论”年长些罢了,但PYN理论更成熟更科学!读者诸君可能已经笑了吧?别急,且听我慢慢分解。
 
 
    一  弗里德曼新货币数量论简介: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是当代西方经济学主流学派——货币学派的代表人物,他的理论及其政策主张,被称为“新货币数量论”或“货币主义”,而他的货币需求理论又是其全部理论的核心。
    弗里德曼认为货币数量论并不是关于产量、货币收入或物价水平的理论,而是货币需求的理论,即货币需求是由何种因素决定的理论。弗里德曼将货币视同各种资产中的一种,通过对影响货币需求7种因素的分析,提出了货币需求函数公式:Md = fP,rb,re,rm,1/p*,Dp/dt,Y,W,U;弗里德曼运用齐次公式,将此复杂的货币需求定性函数在一定条件限制下转换为特例即剑桥方程式M=kPYr和费雪交易方程式MV=PYr而重建了货币理论,为货币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此后,弗里德曼和他的同事们在理论细节方面不断进行琢磨补充,并且利用美国有关国民收入和货币金融的统计资料,进行了大量经济计量学方面的工作,为他的主要理论观点提供了论据。
    弗里德曼认为,货币数量公式的实质,是有关供需失调的原因及解决途径的经验主义的命题。它阐明,货币需求量是少数变量的函数,而货币供给量则可以在相当短的时期内发生急剧的变化,因此,供需不平衡主要发生在供给方面。据此,货币学派提出了以反对通货膨胀、稳定货币供应为主要内容的政策主张,所以说,稳定的货币需求函数成为货币学派理论及政策的立论基础和分析依据。 弗里德曼相信,制止通货膨胀的办法只有一个,出路只有一条,即减少货币增长。他认为,只有把货币供应增长率最终下降到接近经济增长率的水平,物价才可望大体稳定下来,而后,政府采用“单一规则”来控制货币供应量,就能有效地防止通货膨胀。其它制止通货膨胀的办法诸如控制物价和工资都是行不通的,不仅因为药不对症而无效,反而会加剧病症。
  弗里德曼认为,制止通货膨胀,是“知易而行难”。制止的方案虽然简单明了,但实施起来却因存在着许多障碍而困难重重。这些障碍主要来自于医治通货膨胀在短期内所产生的不良副作用。由于时滞效应的存在,在治理通货膨胀的最初一段时期内,经济增长降低,失业率增加,而物价下降幅度却不大。
    弗里德曼“新货币数量论”的内容当然还不止这些,其科学性也受到诸多诘难,本文当然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主要就“单一规则”的货币政策与PYN理论作些对比分析。
 
    二  弗里德曼单一规则利弊简析
 
    弗里德曼坚持“规则高于权威”,也就是要设定一个货币发行准则,以此约束货币当局的权威和权力。“单一规则”就是由此而生的。弗里德曼认为,根治通货膨胀的惟一出路是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控制货币增长。控制货币增长的方法是实行“单一规则”,即中央银行在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的时候要“公开宣布并长期采用一个固定不变的货币供应增长率”。
    由于这些政策主张顺应了西方经济在新形势下发展的需要,因此赢得了许多的赞同者和追随者,并且得到官方的特别赏识。1979年,以撒切尔夫人首相的英国保守党政府将货币学派理论付诸实施,奉行了一整套完整的货币主义政策;美国里根总统上台后提出的“经济复兴计划”中,也把货币学派提出的制定一种稳定的货币增长政策作为主要项目;瑞士、日本等被认为是“成功地控制了通货膨胀”的国家,自称其“成功的秘密”就在于实行了货币学派的“稳定的货币供应增长率”政策。货币学派一时声誉鹊起,被普遍看作凯恩斯学派之后的替代者,弗里德曼更是被称为“反通货膨胀的旗手”。
 
    “单一规则”在内涵上强调以下三点:(1)公开宣布,(2)长期采用,(3)固定货币供应增长率。弗里德曼坚持认为,货币政策必须保持其单一性、长期性和稳定性。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是稳定货币、稳定经济、而不是维持某一失业率或其他什么目标;货币政策只能以货币供应量增长率为控制指标,而不能盯住利率汇率、物价或其他经济变量;货币增长率一经正确订定,就应该长期固定,而不能因长期经济波动或其他因素作随便调整。只有切实坚决地实施单一规则,才能有效地稳定货币,克服货币政策的摇摆性和失误,赢得公众对货币政策的信任,真正为经济社会提供稳定的货币环境。对此,弗里德曼是坚信不移的。
    弗里德曼本人也曾提出过一个简单的准则,那就是每年增发的货币量不得超过经济增长的幅度,比如年平均4%。他甚至提出根本不需要中央银行,就让一台中央计算机系统按照设定的数值来控制货币发行,保证物价总水平的平稳……人们有理由嘲笑关于计算机自动决定货币供应的构想根本不具备可操作性,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否认货币主义在思想上的建设性。因为它坚持问:怎样才能避免货币发行大权落入有可能不那么可靠的“看得见的手”的掌控?能不能为现代信用货币体系设定一个“非人格化”的货币发行机制?这并不是一个凭空想出来的问题,因为历史上的金本位制,就是由发散的贵金属分布和分权的开采力量“决定着”各国货币的供给。既然如此,现代货币在节约了贵金属成本的同时,能不能为信用体系找一个“非人格化”的机制来为货币下锚?(周其仁2007年全国经济学年会上的主题发言货币、制度成本与中国经济增长》)
 
    负罪的获奖人 :1976年,弗里德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在颁奖典礼上,当他从座位上起立以便从瑞典国王手中接过获奖证书时,一位观众突然举起“自由归于智利人民”的横幅站起来进行抗议,大喊“资本主义下台,弗里德曼下台”,会场一阵骚乱。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智利的军事政变说起。20世纪70年代,智利军人皮诺切特发动军事政变推翻阿连德政府。阿连德是社会党人,上台后推行国有化和计划经济。这些政策引起智利国内经济倒退与混乱。皮诺切特上台后开始用强力手段推行市场经济改革,改革方案是由萨克斯等一批美国青年经济学家策划的,这些人中不少曾受教于弗里德曼。这种经济转型引起智利国内失业与贫穷现象严重,遭到左翼人士反对,皮诺切特对他们实施镇压,国内矛盾激化。于是,一些人指责弗里德曼同智利问题有牵连,设在瑞典的智利委员会则把弗里德曼称为“要对当前智利的失业饥饿政策负有罪责的经济学家。”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颁奖典礼上的抗议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颁奖典礼上的尴尬从另一个侧面也表明弗里德曼经济政策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影响力。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其经济运行无处不渗透着弗里德曼的思想与主张。
    事情的两面性再一次出现:英国的通货膨胀率从1980年的22%降到1984年的4%的同时,失业人数从100万上升到300万;同出一辙,1979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分别为12.7%和5.9%,4年后,这两个数据变为3.2%和7.6%。物价降下来了,但人们却又承受着失业的痛苦。……(baike.baidu.com/view/352990.htm 2010-6-4)
 
    这些内容可能不够也不够过瘾,但它们已经比较清楚地说明了弗里德曼“新货币数量论”的利弊即: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通货膨胀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要给经济体中的人民(主要是一般平民及穷人)带来较大的失业痛苦。关于此,弗里德曼本人也不否定,他也不得不承认:制止通货膨胀,是“知易而行难”。
 
    三、PYN价值本位理论简介
 
    PYN价值本位理论的系列化研究文章都在我的搜狐博客中(http://lrpxjcdc.blog.sohu.com/),此仅仅简要地作点介绍以便下一节与弗里德曼“新货币数量论”进行对比分析。
    平均劳动生产率本位标准单位的通式是: PYN( Productivity=生产率, Year=年度,Nation =国民),它就是某国平均每小时商品生产劳动产出产品与服务的标准记账单位。1PYN代表的就是某国在Y年度里平均1小时商品生产劳动所创造的产品与服务的综合价值(抽象价值)。如果该国此年中的商品生产劳动总工作小时数为n小时,则用平均劳动生产率本位记账单位表示的商品生产总价值量可记为nPYN,这个总价值量的商品集合体的市场价格总值就是GDP,所以有等式nPYN=GDP成立;将这个等式稍作数学变换就能得到PYN价值尺度等式:1PYN=GDP/n
    它意谓着某国国民们平均每小时商品生产劳动创造的商品抽象劳动价值量的当期市场货币价格是当年名义GDP的1/n。这个简单直观的事实正好说明了PYN的抽象价值财富与实实在在的现金财富间的兑换非常简单公平,产品与服务的抽象价值与市场价格简单地联系起来了。
 
    在此基础上,经过严格推导得出了与PYN相关的五个重要基本方程(以后简称PYN五方程)即:
1 PYN费雪等式:nPYN=GDP=MV=PY
2 PYN价值尺度等式:1PYN=GDP/n=MV/n=PY/n
3 PYN价值量等式:1PY(i+j)N= (1+α)j PY(i)N
4 PYN货币量等式: 1PY(i+j)N= (1+α)j PY(i)N×(1+β)j
5 PYN比值等式:r(acy) =PYA/ PYC =Tc/Ta
 
    PYN费雪等式nPYN=GDP=MV=PY中,nPYN数量的抽象劳动价值成果量与实实在在的当期货币量之间得到了宏观性动态化地统一。
    PYN价值尺度等式1PYN=GDP/n=MV/n=PY/n的经济学意义则在于:用相对稳定的统计学平均意义上的单位小时劳动价值量锚定了变化不定的市场货币价格。
    PYN价值量等式:1PY(i+j)N= (1+α)j PY(i)N是一种抽象价值量等式,它只与各年度间平均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及基年的平均劳动生产率有关,而与各年间的通货膨胀率无关,这也说明了通货膨胀只是一种名义货币现象,不是一种价值现象,此等式解决了任何国家不同年度间的价值换算。
    PYN货币量等式1PY(i+j)N= (1+α)j PY(i)N×(1+β)j的完整经济意义可以如此表达:某国在第i+j 年度中1PY(i+j)N 的当期货币价格或者说能兑换成的当期货币数量,等于某国在基年第i 年度中1PY(i)N 的当期货币价格或者说能兑换成的当期货币数量乘以j年中的经济增长校正系数(1+α)j再乘以j年中的通货膨胀校正系数(1+β)j。此式解决了任何一个国家不同年度间抽象价值的PYN与其实实在在的当期货币间的公平兑换。
    PYN比值等式r(acy) =PYA/ PYC=Tc/Ta是基于第Y年度里A、C两国均衡贸易成交篮子中各国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凝结量计算而得的。它就象一座桥梁那样连接了各经济体间的PYN,比较科学地实现了不同国家不同PYN间的公平换算,同时也就实现了各国货币间的公平兑换。
 
    有了这五个基本等式,国际贸易的价值交换、储备、清算就有了公平简单的依据了。无论在贸易中形成了什么样的货币或PYN记帐单位债务,它们都可以在不同年份时、不同国家间得到公平的互换了。世界货币新体系也可基于此而得到全新的发展。
 
    四  PYN理论与单一规则的逻辑联系简析
 
    弗里德曼 “单一规则”的本质在于尽可能用制度约束政府发行的货币增量与经济增长的速度保持大体上的一致性,从而在宏观上经过交易方程式MV=PY总体控制通货膨胀。在理想状态即人们的各种习惯保持不变,货币增量也刚好与经济增量相等时,“物价”就会保持等同。通货膨胀率就会为零,作为货币储备的财富就不会缩水,这样的好结果就会增强人们的经济预期从而有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可以认为弗里德曼已经天才地直觉到了名义货币与商品内在价值间的“匹配”法则,但这种“匹配”是人为强加的,它没有任何价值锚内容,负作用人皆尽知。
    当经济处于比较平衡时,弗里德曼 “单一规则”还是可以采用的,比如英国撒切尔夫人和美国里根当政期的政策;但当经济可能发生“通缩”或其它危机时,政府很难抗得住各种压力和诱惑而不多发钞票刺激经济,比如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直升机本”的滥发美元行为…
 
    有没有一种货币规则?它可以任由政府自由地发挥货币政策及财政政策,根据政治经济需要想印多少钞票就印多少钞票,这些多发的钞票被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既调节了收入、调整了经济、又不会形成实质性的通货膨胀、且各国间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可以完全独立而不会产生任何国际贸易中的汇率等冲突…因而它不会引起人民的强烈反感!
 
    “痴心妄想!白日梦话吧?”这可能是大多数人第一时间的真实感觉吧。但是我要说:这不仅仅可能,而且还十分科学合理!!这样的货币新规则就得靠我的平均劳动生产率货币价值本位理论PYN理论了。
 
    上一节在简介PYN理论时,已经简要地介绍了PYN五方程的经济学意义,我不在此重复了。热烈欢迎较真的朋友们登录我的搜狐博客选读我的相关研究文章,一切皆见分明!
    我在此仅仅再次着重提及:PYN价值尺度等式1PYN=GDP/n=MV/n=PY/n的经济学意义则在于:用相对稳定的统计学平均意义上的单位小时劳动价值量锚定了变化不定的市场货币价格。用这个等式去对比分析弗里德曼货币政策中的 “单一规则”就不难知道:弗里德曼的规则是一种人为强制性控制通货膨胀来进行财富保值,它只不过是PYN价值尺度等式中的一个静态化特例。而PYN 理论却动态化地锚定了名义货币,无论名义货币的增率是否与经济增长率相等,PYN价值尺度等式都可以保障以PYN为单位的储备财富永不缩水!
 
    五、结束语
 
    在理论方面,弗里德曼本人也承认其货币数量公式的实质是有关供需失调的原因及解决途径的经验主义的命题。其货币需求函数Md = fP,rb,re,rm,1/p*,Dp/dt,Y,W,U更多的是定性指导意义,它经过特定条件限制可转换为剑桥方程式M=kPYr和费雪交易方程式MV=PYr因而可说它重建了货币理论,为货币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
    我国学者陈彩虹在评价分析弗里德曼“货币主义”时说:“…弗里德曼的“货币主义”理论及政策主张,具有非常大的“有用性”…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理论,是一个经过了“实证”的理论。它的“可接受性”或“正确性”至今还有大量的争辩之声,在现代社会里,它的“有用性”却几乎没有多么大的争议。如果说,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理论,对于人类社会具有多么大的贡献的话,这种贡献就充分地表现在它的“有用性”方面,而绝对不是它的“正确性”方面…”货币史与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
    而PYN理论在理论方面严谨而清晰地推导出了PYN五方程,虽然在实践方面PYN理论现在还没有任何支持材料,但本文已经分析表明:弗里德曼的人为强制性控制通货膨胀来进行财富保值的最理想结果也只不过是PYN价值尺度等式中的一个静态化特例。若PYN用于各国经济实践,将比弗里德曼 “单一规则”灵活有效得多!且没有太大的负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