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金融
货币战争进入三国时代?
作者:张建平    发布:2010-05-25    阅读:29364次   

以希腊的债务危机为导火索,欧元进入到建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危险局面,是因政治体系与货币体系的不统一而导致欧元崩溃?还是因为面临崩溃而加速欧洲的政治统一?

希腊已经提出要对美国的一些对冲基金参与攻击希腊的行为进行追究。也有人指出,打击欧元是美国的一个战略举措。不过,关注汇率的人们不难看出“阴谋论”还是有些疑点的。当美国急迫地要求人民币升值的时候,大家就不约而同地想到“阴谋论”,日本的前车之鉴似乎非常支持这种论点。但是,如果说欧元当前的局面是美国政府所为,那么美国在对待欧元的立场上,却完全是与其对待日元和人民币截然不同的态度——并不是让对手方的货币升值而是让其贬值。

为何一个阴谋会通过两种截然不同的手段去实现?为何美国不像对待日元和人民币一样去对待欧元呢?难道欧盟与美国的经济关系真的是和美日、美中的经济关系完全不同的类型吗?

 

且不去揣测美国的决策者到底是何种意图,但是可以确信,打压欧元并不等于要使其崩溃,一个崩溃的欧盟对美国并没有什么好处。这就像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并不等于希望人民币无限升值一样。这其中把对冲基金和美国政府的行为加以区别还是有必要的。

来自中国的世行副行长林毅夫最近撰文指出,人民币升值对美国经济有害。但是,为何欧元贬值却不被看成是对美国有害而受到美国阻击?难道美国那些个撰写经济学教材的老师真的被林毅夫这个读教材的中国学生超越了?

 

中国自从2005721日起宣布人民币与美元脱钩并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政策一来,美元兑人民币已经从8.28的挂钩汇率下降到今日的6.82水平,人民币升值幅度累积已经超过了20%。但是,同期欧元兑人民币却走出了相反的升值轨迹,从6.8变成了危机暴跌之后的当前的8.43,即人民币兑欧元的贬值幅度接近20%,而这个幅度已经是欧元暴跌之后了,之前更是达到了30%

为此笔者之前曾经撰文指出,人民币对欧元贬值将会扩大中国对欧元区的出口,或许可以维系中国的经济格局,即出口依赖型经济,从而给予中国平稳调整经济结构的时机。2007年,中国出口总额突破2万亿美元,达到21738亿美元,这一年欧盟成为了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在这一年欧元兑美元达到了历史最高点的1.55水平;2008年从1~9月,中国对欧盟出口2204.7亿美元,增长25.6%,而对美出口1891.3亿美元,增长11.2%,欧盟方面的增长远大于对美出口的增长,欧盟继续保持了中国第一出口国的地位。2009年上半年,欧盟从中国进口占欧盟进口总额的比重从14.4%上升到17.7%,中国更成为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国。

美国某些反华人士滑稽地指责中国操作人民币汇率,中国官方也滑稽地进行了否认,不过,当前6.83的汇率水平已经维持了差不多一年半之久了,人民币究竟是与美元脱钩了还是在新的水平之上重新挂钩了?

中国作为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已经有些时日了,近日中国还在继续大额增持美国国债,保持着美国国债最大持有者的地位,这种情况下,中国当然不希望美元和美元资产贬值,自然对人民币升值有所顾忌,这就无形当中造成了中国经济被美元和美债所绑架的局面。

 

现在,从国际金融峰会的态势来看,美元、欧元、人民币已经在新的货币经济体系格局下初步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美国在对待欧元和人民币时的两种相反态度的原因,笔者认为如下:结盟的欧洲对美国的威胁面临要远远大于中国的崛起对美造成的影响。因此,对欧盟来说,美国需要一个强势的美元,但迫使还未成为国际流通货币和储备货币的人民币升值却不足影响到美元的霸主地位。如果有一天美国不再提人民币升值了,那时才是真正的中国威胁论成立的时候——美国是不可能容忍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当中的地位强于美元的。

 

不过,美国对欧元和人民币的两面派做法,倒是给了中国政府前所未有的机遇,那就是迫使人民币走上“联吴抗曹”的道路。

要“联吴抗曹”,需要中欧之间在自信心和相互信任方面提高认识。第一,中国不要附和“欧元崩溃论”,欧盟连续多年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地,在中国外贸当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欧盟自身也不会轻易放弃欧元,崩溃的欧元和欧盟对中国也是弊远远大于利。“欧元崩溃论”不过是某些对冲基金的国际炒家的一种造势宣传。

第二,中国政府要向欧盟明确无误地表达我们的这种认识和态度。

中国必须认识到,一个强大而且政治统一的欧盟是消除后冷战时代美国一枝独大的单极世界格局、建立多极世界新秩序的有效途径。在建立多极世界的进程中,中欧必须相互扶持。故此,中国在外交方面应该大力强化“中欧关系”而逐步有意识淡化中国同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国家关系。今后在处理中法、中德、中意等等国家之间的麻烦时,都要将问题归结为“中欧”之间的问题,使其“欧盟化”,让欧盟出面来消除麻烦,而不是与其成员国之间进行“私了”,从而推动(也是迫使)欧盟内部的政治一体化进程。

此番上海世博会,或许中国就不应该把德法意荷等等欧盟成员国单独设馆,而应该让其在一个“欧盟馆”之内。

第三,要使得欧盟方面认识到,货币战争当中的“联吴抗曹”是中欧双方的共同需要,而不是某单方面的需要。因此,在联合过程中,欧盟必须要放弃以往的对华遏制心态,不要动不动就以反倾销、制裁、加收关税、削减配额等办法对待中欧之间的贸易,要从遏制转变到中欧共同发展的新思路上来。

 

货币三国当中的这出联吴抗曹大戏需要中国政府有具体的演出剧本。

如果中国政府加大“一篮子货币”当中的欧元的比重,降低美元的比重,同时减持美国国债,以此形成人民币与欧元结盟的格局。当前,中国政府也可以利用欧元受美元强烈打压之际,大幅度低成本地增持欧元和欧盟债券,甚至可以和欧盟坐下来协商,以低于欧元当前市场价的比例大量进行人民币和欧元的“货币互换”。如此一来美元就难以在人民币和欧元之间玩“两面派手法”了,就可以有效地制衡美元——如果美国想打压欧元,则等于同时打压人民币,人民币就减轻了升值压力;如果想推升人民币,则等于同时推升欧元,无法打压欧元。两面派手法的效果自相抵消。

新华海外财经报道,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2010-5-18表示,欧元的急剧下跌不会影响中国庞大外汇储备的多元化。这番话显然是针对有关人士认为欧元行将崩溃因此中国会降低一篮子货币当中欧元的份额的说法的一个回应。有关媒体将夏斌的这番话话解读为,在欧洲陷入主权债务危机之际,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持有国并不准备在此时大量抛售欧元。夏斌认为,在中国外汇储备多元化的过程中,美元仍是主要货币,长期内中国应继续增持黄金储备。但笔者认为,不落井下石地抛售欧元还远远不够,这只是坐山观虎斗,而不是“联吴抗曹”,要联吴抗曹就不是增持黄金,还要增持欧元才对。因为增持黄金无疑会减少包括欧元在内的其它货币在外汇储备当中的比重,实际效果还是减持。

之前学者尼尔·弗格森提出的“Chimerica中美国”的概念被世界广泛接受,一度成为热词,但笔者认为,chimerica相当于曹孙联合,而不是孙刘联合。美国已是一枝独大,再拉上中国这个正在迅速崛起的发展中国家,对美国来说自然是锦上添花的战略。但从中国方面和全球格局来看,这却并不是一个好的世界发展策略,并不利于建立一个多极的世界格局。中国不能去附和Chimerica的思路,不要有“傍大款”的想法,只有在一个多极世界格局当中,中国才能实现自己和平崛起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