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发展是硬道理,制约是软道理
作者:崔长林    发布:2010-05-19    阅读:1547次   

 

发展是硬道理,制约是软道理

 

 

邓小平先生曾经说,“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其意思是说,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发展不起来均没有“主义”。前苏联的解体和前东欧的剧变,无疑是由于他们没能适时地发展起来;而社会主义中国之所以仍然能够重新屹立于世界东方,无疑与其能够适时地发展壮大起来不无联系。而从这个意义上说,“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具有真理性质与意义也。但是,现在有一种现象不能不说,那就是一旦“发展”快了势必会出问题。那么,究竟、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大力发展生产力”难道有误?本文将深度解析一下此现象。

 

 

什么叫发展?为何体现可持续发展?

 

发展决不仅是一个GDP的增长问题,一个国家若超量发行货币,一个国家若是发生了通货膨胀现象,肯定不能称之为“发展”的。那么,一个国家的经济在何种状态下可称之为发展?有没有一个标准?有,而它不是别的,正是可实现可持续发展。而从这个意义上说,发展无疑是、也必然是建立在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

什么又叫做可持续发展?它有没有一个标准?当然有。可持续发展首先建立在可持续存在的基础上。如果不能可持续存在,自然谈不到可持续发展。何谓可持续存在?事物在什么状态下能实现可持续存在的目的?

笔者以为,可持续存在的前提是,试图持续存在下去的事物、物质能够按自然经济社会规律办事。就是说,能够按规律办事的可实现可持续存在,否则难以存在下去,就不要说可持续发展。比如,太阳系、地球系之所以“掉不下来”又“飞不出去”,且能在数十亿年里可持续存在,根本原因就在于能遵循“万有引力定律”。遵守规律难道就这么重要?是的,因为规律不是别的,是包括星系在内的事物得以可持续存在的前提。

发展须建立在可持续存在的基础上,但这不等于说能够实现可持续存在的事物都能得到发展,因为一切形式与意义上的发展又都体现在可持续发展上,而可持续发展的前提又体现在可持续增殖上。所谓可持续增殖,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来说,就是其企业的资本可持续繁殖,财政收入可持续增长,人民群众的生活可持续提高,和国防、教育、文化、卫生等事业可持续增强与普及。但肯定不是一个所谓GDP的简单增长。

为什么?就因为GDP永远都是一个以货币为计量单位的事物,而货币除了与本国的货币产生联系,更与他国货币、世界货币产生间接联系。不仅如此,如果货币数量印得过多,即便是能够把GDP催生出来,那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这种“被发展”的GDP不正常,势必会产生反作用。也正是由于如此,一个成熟的经济体会把因物价增长而产生的GDP,从GDP中剔除。尽管如此,也会给经济体埋下隐患。

 

 

何以可持续发展?为何须解除制约?

 

值得注意的是,各国政府迄今为止也没有认识到GDP的增长不一定等于发展,也就不要说等于可持续发展了。大家知道,在解放的前夜,国民党的金圆券满天飞,而谁又能说其GDP增长速度不快?但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它当作是经济社会的发展,更不能把它当作是可持续发展。那么一个国家的经济在何种状态下才能算作是得到或实现了可持续发展?笔者以为,考量一经济体可持续发展的标准是,解除了多少制约因素。

什么意思?就是说只有在已经或部分解除了制约因素的前提下才能谈可持续发展,因为发展如果建立在制约因素增加的基础上,即使是增加了100%GDP,那也不能算做是发展,更不能算做是可持续发展。为什么?就因为这种发展以牺牲环境、牺牲资源、牺牲国防、牺牲人民的利益、牺牲后代们的生存与发展为代价。

比如我们把地下的石油和煤炭都挖空了,我们后代还挖什么?比如我们把环境破坏了和把海洋给污染了我们的后代怎么生存,又怎么发展?即便是能够生存,又能够发展,他们把环境、海洋治理好需承担成本否?

上述当然制约我们的后代的发展与可持续发展的因素了。如此,笔者又想说明一个什么问题?笔者想说明的是,我们所了解和认识的这个世界决不仅仅只有一个“万有引力定律”,势必也应该有一个“万有斥力定律”的存在;不仅足有一个“发展的硬道理”,也势必还存在着一个“制约的软道理”。而事实上是,世界上那个头号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会发生“次贷危机”,并引起全球范围的金融海啸,肯定是没解除了经济制约。

千万不要以为只要经济得到发展,资本实现了增殖就一定是一件好事情,任何一种发展、增殖对于一个经济体和个人来说都具有制约意义,反作用力。那么,如何才能解除经济制约?当然,只有去开发和利用好各种无形资源,表现为制度资源、教育资源、科技资源、文化资源、管理资源的发现、发掘与不断地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