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 其他
略论“斯密悖论”
作者:韩和元    发布:2010-04-23    阅读:25765次   

     学界一直有一个所谓的“斯密悖论”,该悖论所指的是英国学者亚当•斯密(Adam Smith,1723~1790)在1759年出版的伦理学专著《道德情操论》(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一书认为,“同情”是仁慈的、繁荣的社会的推动力;而在1776年出版的经济学专著《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暨《国富论》)一书中,他又认为“自我利益”是主要动力。有人就此认为斯密的两大著作之间、伦理学与经济学的两大体系之间根本对立,为此,当时的德国学者将其称为“斯密悖论”。

  这种定论个人认为是颇值得商榷的。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的是,斯密确乎写过《道德情操论》也确乎写过《国富论》。但我们应该注意的第一个基本事实是:1759年,他出版了人生的第一本著作——《道德情操论》,而正是因为这本书,而为他博得了好名声。苏格兰的大望族巴克卢公爵就是他的热心读者,巴克卢公爵在读完《道德情操论》后就决定延请斯密做私人家庭教师,为了表示他的诚意,公爵不仅同意向他提供高于大学两倍的薪水,而且还提供一项特别的礼遇,只要斯密愿意,可以陪着他一起去欧洲进行为期两年半的游学,游学所需开销,亦由公爵承担。斯密自然同意。于是1764年的一天,斯密拜别了母亲,陪着公爵到了法国。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斯密结识了魁奈,魁奈的经济自由主义的思想对斯密的认识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就如同坎蒂隆对魁奈一样,是那么的深刻那么的强烈。两年后,他与公爵回到了苏格兰,并开始着手写一本书,这本书以后名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在这部著作里,斯密全面地向读者阐述了资本主义经济的运行机制。[i]

  对此,我们不能排除斯密在游学过程中接受到法国的重农思想后,在观念上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出现了后者否定前者的可能。

  但我个人更倾向于认为,斯密在《道德情操论》和《国富论》中体现的人性在本质上是统一的,其本质还是利己。

  我不知道读我这篇东西的人,有没有读过欧·亨利的小说《麦琪的礼物》?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圣诞节里发生在社会下层小家庭中的感人故事。男主人公吉姆是一位薪金仅够维持生活的小职员,女主人公德拉是一位贤惠善良的主妇。他们虽然生活贫穷,但吉姆和德拉各自拥有一样极珍贵的宝物——吉姆祖传的一块金表就算“地下室堆满金银财宝、所罗门王又是守门人的话,每当吉姆路过那儿,准会摸出金表,好让那所罗门王忌妒得吹胡子瞪眼睛”;德拉一头美丽的瀑布般的秀发则可以“使那巴示女王的珍珠宝贝黯然失色”。为了能在圣诞节送给对方一件礼物,吉姆卖掉了他的金表为德拉买了一套“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的梳子;德拉卖掉了自己的长发为吉姆买了一条白金表链。

   对于这个故事,我的理解是,他们虽然都为对方舍弃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而换来的却是毫无作用的东西。但我却认为他们二人的利益并没有受损,反而增加了。因为,双方发现对方是那么得爱自己。这显然已经超出了现代意义上的经济学的范畴而进入伦理学了,这个故事非常温馨,但是它还是无法掩盖一个冷冰冰的逻辑:个体理性不等于集体理性,甚至二者互相矛盾。

  这里必须说明的是,有人或许从德拉和吉姆的故事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社会是客观存在,但我认为有必要做一个纠正,德拉和吉姆的举动的确是他们在物质层面上做出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举动,但在这里被人们忽视的一个事实是,人的需求不仅只是物质的还有精神上情感上的,在这个现实世界里,个体的人并不是孤立地自给自足地单独存在,他与外界有着丰富而复杂且多彩的联系,因此也就决定了他需要“认同”。德拉和吉姆在物质上利人了,但在情感上他到底还是利己了。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借助达尔文书里一再强调的一个例证,那就是一只蜜蜂它传播了大量的花粉,为不同植物的繁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我们的作家和诗人眼里这是典型的利他行为,但事实却是,蜜蜂本身只是无意识地做到这一点,仅仅是生存的本能促使它采取花朵里的蜜而已。

  而我们为什么要交易,其目的也就是旨在于满足我们的需求,这种需求不仅包括物质的需求,还包括情感的需求。个人虽然仅仅只是依照他们自己的利益行动,但往往因此而会提升共同体的利益。物种自我保卫和繁殖的机能架构,似乎是自然界给予所有动物的既定目标。人类具有向往这些目标的天性,而且也厌恶相反的东西;人类喜爱生命、恐惧死亡、盼望物种的延续和永恒、恐惧其物种的完全灭绝。虽然我们是如此强烈地向往这些目标,但它并没有被交给我们那迟缓而不可靠的理性来决定,相反的,自然界指导我们运用原始而迅速的天性来决定实现这些目标的方式。饥饿、口渴、寻求异性的情欲、爱情的快乐和对于痛苦的恐惧,都促使我们运用这些手段来达成其本身的目的,这些行动都将实现我们原先所未料想到的结果——伟大的自然界所设定的善良目标。从这点来看,利己与利人并不存在矛盾。[ii]

  综此,可见的是所谓的斯密的悖论本身才是悖论。

  [i] 韩和元著 《告别恐慌——经济兴衰的秘密与复苏之路》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2009.07 第一部
  
  [ii] 韩和元著 《告别恐慌——经济兴衰的秘密与复苏之路》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2009.07 第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