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宏观经济
经济危机在嘲弄流行经济理论——盘点聪明人做过的一些傻事
作者:刘峰    发布:2009-04-20    阅读:1211次   
    “他们是非常非常非常聪明的一群人,他们的操控手段之复杂是你无法想象的,动用资金能力之强大更是你不可想象的。更可怕的是,他们与政府关系之暧昧,也是你不可想象的。” 
    这段话是郎咸平近日在一篇文章中对华尔街那帮金融精英们的溢美之词,其中语带夸张,不无耸人听闻之效。
常言道: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你在跪着看他。我想说:他们的操控手段之所以复杂,是因为你不明白他们用的是何种手段。鬼怪只能在黑暗处显灵。当你怎么都弄不明白那些金融精英们念的是何种金刚咒而又能每每得手时,你就不禁要发为高山仰止之慨叹了。
    确实,他们都是非常聪明的一群,但笔者要郑重指出的是,你我并不比他们更傻。但某些高智商的聪明人,只要沉迷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金科玉律不能自拔,聪明人办傻事这类事例将会不绝如缕。要说明这一点,我们先来搞清楚那些华尔街金融精英们“复杂的操控手段”是什么。
    让我们先从什么是货币这个不无沉闷的话题开始。简单地说,货币是一种制度。货币是由政府强力推行并加以维护的一种交易制度;货币的基础功能是交易媒介,其他功能都是从属性的功能;货币之所以必要,首先在于它有利于降低交易费用(具体解释此处不予展开,有兴趣的朋友可参阅拙著《经济选择的秩序》中的有关论述)。
    笔者强调对货币的制度性理解,目的在于澄清以下几点长久纠缠不清的问题:
    货币或货币制度,其前提是政治一体化——统一的政府的存在。明乎此,我们将会看到,近来人们热议的“世界货币”的话题是多么地无聊!在地球上还存在不同主权国家的情况下,全球统一的货币是永远不可能出现的。我们已经知道,欧洲货币的出现,有赖于欧共体的实际存在,但在欧共体仍然是一个准国家形态的情况下,欧元的软骨症就是不可救药的,以至于一有风吹草动,人们总会不期然地想到欧元何时会崩溃这样的现实问题。至于人们曾经谈论过的“阿拉伯统一货币”、“南美统一货币”或“亚洲元”之类,那都是聪明人说出来的真正的傻话。上月央行行长在G20会议前关于世界储备货币的系列文章,必须被解读为某种策略姿态,文章背面所表达的东西远比其字面内容丰富得多。
    作为一种交易手段,在商品经济空前发达和商品交易量空前提高的今天,信用货币是人类的唯一选择。黄金已经、并将永久地失去其曾经的主体货币地位。幻想回归黄金本位币制度的种种思潮仅仅是黄金拜物教的某种诡异变种。确实,投资黄金可以使财产保值,但黄金仅仅是众多财产保值手段之一而已,并且未见的是最好的财产保值手段。
    2007年的次贷危机将是一条历史分水岭:在这之前近六十年时间,人们致力于全球的市场一体化,在此之后,金融灾难已经让人们清楚地看到经济全球化的最大边界之所在;人类在经济全球化方面所做的努力在超越这一边界之后,获得的只能是经济动荡和灾难。其间的理由很简单:经济一体化意味着交易制度和货币制度两种相互关联的交易制度的一体化。对于前者,人们尝试通过建立“关贸总协定”和其后的“WTO”加以解决,对于后者,曾经有过“布雷顿森林协定”,但主权国家之间的利益不平衡决定了这些制度是不可能最终形成的。那些担忧全球一体化的种种言论是现代版的杞人忧天。
    因此,在众多主权国家参与的世界市场上,“布雷顿森林协定”所建立的世界货币体系的解体是不可避免的,这里不存在“阴谋”和所谓的“货币战争”。这里只有人尽皆知的“阳谋”存在——美国政府在一切场合都明白无误地强调:“符合美国利益”是其国际交往的最高准则,在“布雷顿森林协定”威胁到美国自身利益的时候,或践踏它将有利于美国的利益的时候,协议的解体是不可避免的。
    尽管“布雷顿森林体系”无可挽回地崩溃了,但美国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同时也由于世界经济交往的现实需要,美元勉为其难地充当了准世界货币的角色。但在“符合美国利益”这条红线的规定下,美国人是不会允许任何国家用其美元储备大量购买美国国内重要的实体性资产的——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传统盟友”欧洲或日本都无一例外。因此,为了安置各国手中的美元储备,美国的国债成为美国政府为各国美元储备安排的一条重要出路。
    现在的问题是:发行了天文数字的国债,不担心会损害到美国的利益吗?一条简单的逻辑推理是,由于“符合美国利益”是美国政府的行为准则,因此,至少美国政府及其智囊们不认为这些国债会损害到自己的利益。
    有很多聪明的中国人天真地以为,美国现在真的是怕中国了。理由是:如果中国抛掉全部的美国国债,美国经济将陷入崩溃。但在笔者看来,这种情况一旦真的出现,美国人偷着乐还来不及呢!美国政府将会毫不犹豫地用“印出来的货币”在极低的价位吃进这些国债。这时,手揣着一堆受限制的美元纸币,中国人除了懊恼于自己又“交了一次学费”外,还能干什么呢?
    另一条问题是:美国人印出那么多的纸币,就不怕通货膨胀吗?这里涉及一个重要的基础经济理论问题。在现代荒谬的主流经济理论中,最荒谬、同时危害最大的理论莫过于其通货膨胀理论了(关于这一点,笔者此前几篇文章中有过详细阐述)。“通货膨胀”这个概念在字面上暗示着货币或“流动性”过多的错误解释。但“流动性过多”决不就是通货膨胀。通货膨胀的定义是商品价格的普遍上涨。
如果问:股民手中的钱多了,股价一定会上涨吗?稍有经验的人都会回答一个字:否。人们仅仅在预计股价趋涨时才会入市,反之则会持币观望。同理,企业增加投资,当且仅当市场前景看好时,才会实际付诸行动,而不会出现因为银行的钱好借、或利息很低就去盲目投资这样的怪事。另外,金融机构的钱多了和普通民众手中钱多了,其实际后果是截然不同的;穷人手中的货币多了和富人货币多了,其对社会需求的影响也全然不同。
    简单地说:美国政府印出大量纸币,将会通过外贸逆差的方式,先在世界工厂国家(例如中国)中引起通胀,然后再以“成本推动”方式引致美国国内的通胀。因此,当美联储宣布将购入三千亿美元国债时,投机美元贬值的人都遭受了损失——他们目瞪口呆地看到,在流动性极度泛滥的同时,美元却异乎寻常地坚挺。笔者可以有把握地告诉读者:当中国国内下一轮通胀起来时,之后的一至两个季度,美元才会开始大规模地贬值。
    国内有个聪明的经济学家(薛姓)曾这样论证人民币实行自由兑换的合理性:人家愿意用一美元来换你5元人民币,可中国人却偏说:不行,我必须给你8元人民币。但笔者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事实:在中国人用8元人民币对一美元的价格买了一大堆美元以后,人家现在逼着你要用5元人民币对一美元的价格从中国人手中换回这些美元了。有些歌星在很傻的时候很可爱,可这些经济学家傻起来却一点也不可爱。
    不难理解,货币贬值在今时今日是符合美国利益的。美国有关官员确实说过:强势美元才符合美国利益,但他的实际意思是:强势美元=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因而与美元会不会贬值无关。
    货币在任何时候都不是一个独立变量。因此,一切谈论如何才能让人民币“强势”起来的议论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货币的强弱仅仅是经济实力的一种反映。当中国的GDP总量达到十万亿美元时,你想不让人民币强势起来都难。但必须看到,当一种货币制度不能适时地为经济发展提供支撑时,落后的货币制度将极大地延缓实体经济的发展。
    现在可以谈谈华尔街的那些坏小子何以那么“聪明”了。前面提到,美国政府通过发债把各国美元储备安置下来(他们买美国国债的行为被美其名曰“投资”)后,大把美钞肯定不能抓在手上(每年要支付的利息就是一笔可观的数字),一个可行同时也是实际在应用的办法是,把这些美钞通过各种途径辗转提供给华尔街的各大投资银行;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凭着自身实力,为这些投资银行在全球的投资保驾护航,从而向别国攫取更多的利益。
    为了进一步说明问题,笔者不得不停下来,为的是要澄清一个重要概念:投资。投资和消费的共同之处在于购买,但消费的目的在于感官享受,而投资的目的却在于更多的金钱回报。还有一种与投资行为区分并非十分明显的行为就是赌博。赌博的目的也在于更多的金钱回报,但赌博所凭籍的是纯粹的运气。典型的赌博方式是猜大小,成功和失败的几率各占一半;投资虽然也存在风险,但这类风险和赌博的冒险,其间存在巨大的差别。
    当人们买入股票,目的在于分红收入时,这是一种投资行为;但当你根本不在意企业是否会有分红,而仅仅着眼于短期内估价波动的差价收入时,你的行为就存在浓重的赌的意味了。现代金融市场和商品期货市场中的各类衍生品交易,早已经基本蜕变为各类赌博工具了。在华尔街这个超级赌场上,各大美国投资银行仅仅是操盘手角色,背后的东主是美国政府和美联储。赌场上的铁律是,赌场老板永远是赢家。这与赌场操盘手们是否很聪明完全无关。这次次贷危机造成的赌局崩盘可能是以往唯一的一次例外,原因仅仅在于:他们过去玩得太得心应手、金融赌局的创新太过于放肆。
    中金公司的一个老总在一次论坛上说:过去中金公司在美国的投资损失太惨重,现在心中非常害怕,今后不会再去(投资)了(大意如此)。但愿他是真的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