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关于重点及具有战略意义行业国家垄断的必要性及在我国的市场积极意义等其他问题的一些浅见
作者:田文君    发布:2008-11-24    阅读:1379次   
   提起垄断可能现在很多人很反感,因为垄断在现实生活中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反倒处处受到指责和质疑。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绝大多数人们并没有注意到垄断的主体是谁,但他却很重要,他将直接决定垄断的根本性质和社会积极意义,国家垄断就会为国家及社会服务,否则就会为某个团体的利益服务。
   就国家垄断具体我想谈以下几点,并不一定全面和正确,但想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垄断产生的起因和结果不同
    国外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没有社会主义阶段,其最初建立的绝大部分行业和经济主体通常都不是国有或国营,除非一些非常重要的行业(其实这也体现了垄断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这些经济主体势必会在在自由的市场经济条件允许下为其谋取最大利益,而不是大众利益,而资本主义经济提倡的恰恰就是市场经济,它不能从行业或企业建立之初就限定其经营主体的身份条件。社会主义国家不同,它完全可以根据行业的服务对象和存在的社会意义来确定其经营主体的身份条件,而社会主义经济存在着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种经济活动,它完全可以互相影响、互相补充。所以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垄断的产生其偶然性大于必然性,而其形成的必然性要大于偶然性,它必须立法以防止垄断,这又和它倡导的自由经济相悖,所以从这也可以看出并没有什么绝对的自由;而社会主义条件下垄断的产生基本没有什么偶然性,都是国家和社会需要的,是必然的,其成长也不必受那么多磨难和代价,可以在国家和人民的庇护下更好更快的发展。垄断存在的条件也不同,一个是市场的结果,一个是国家和社会的需要,其结果也必然不同。
    二.垄断的发展不同
    首先是方向不同,这显而易见,其服务的主体不同就决定了。其次发展的条件不同,两者主体的社会地位和基础基本没有可比性,其发展所需的投入、资源配置、社会回报及认可度等等孰优孰略不言而喻。
    三.我国垄断的发展状况
    我国有些行业实行垄断但又引入了有限的竞争,在我看来这是矛盾的,所谓垄断就不需要竞争,垄断需要绝对,垄断之中掺入竞争浪费很多宝贵的国家和社会资源。就拿我相对熟悉的移动和联通来说,一个移动就能解决的通信问题要两家来承担,导致了很多重复的基础建设,这种浪费不会是一个小的数字,在很多地方都能看见相隔不远移动和联通各建一个交换基站,功能一样,类似重建,还不算日后的维护费用,一件事情两套机构来经营,过于庞大的雇员其开支亦不菲;也势必会出现恶性竞争,有限的资金被分散了,没有投入到研发等关键环节上,巨大的利润被不合理的分配了,不是把足够的资金和精力投入发展,而是用于提高雇员的待遇(当然这无可厚非),制造表面的辉煌,塑造自身的政治辉煌,那整个行业的核心利益谁来保证呢?国家让你通过垄断带来了利润,国家的利益又在哪里?国家让你们垄断不是让你们挣钱,而是让你们发展行业,保障国家利益,更充分地走向世界,不仅仅如此,关键是还激发了不必要的社会分配矛盾,并没有出现我们想要的局面。这些情况在中石油和中石化等一些类似企业都存在。现在人们普遍都对一些垄断性的行业企业都不满,他们的工资收入已经高出社会平均很多了,还不算一些隐性收入和灰色收入。我认为这都是垄断不彻底导致的,都是对垄断管理不善导致的,这其中还牵扯到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位置问题,我的想法不够系统和成熟,我的基本观点认为计划经济还为主导,市场经济为辅和补充,计划是纲是线是目标是脉络, 活跃的市场是内容是补充是手段,我不是一个理论工作者,不可能谈的很透彻,这也扯远了,不说了。
    垄断所需的资金由国家作为主要投资人,以便于管理,社会筹集为辅,我想现在社会储蓄和闲散资金并不少,社会储蓄就不说了,他能储蓄就说明相信国家的公信力,而闲散资金能让社会自然人或团体轻易筹集,他们的公信力不会比国家还强吧。比如成立国家投资银行老百姓(社会自然人参股)直接参与垄断行业,垄断行业丰厚的利润有目共睹,积极性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老百姓都成了这些行业的股东,就能更充分的享受国家经济发展的成果了,社会福利保障也就水到渠成部分解决了,垄断带来的利润除了保证发展以外还可以适当的方式进入社会保障体系,这样还可适度解决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社会问题。垄断还可一部分地方和中央争利的矛盾,例如电力,国家一再强调对能源的节约,而地方还要上一些不符合产业政策的高污染高耗能企业,还不是利字作怪,当然行政审批和监督我们可加强,但不如控制电力来的快,电力没有了地方利益完全听命于中央,不给批电,它什么也干不成。另外水电和煤电的矛盾也会解决,不缺电时水电也许会能力过剩却无法上网,而煤电的地方利益要保证还要发电,造成了煤炭和水资源的双重浪费。垄断行业中铁路做的相对好些。
    四.发挥行业协会的管理权利和规范能力
    行业协会是站在行业的制高点,要加强其执政能力,但不是通过赋予其政府职能以制定行政法规来实现,而是让它来制定市场和游戏规则来控制下属企业的行为,他要对国家和市场双重负责。具体的说就是对行业的先进性、可持续发展等战略性问题对国家负责,对行业的经营秩序、经营质量健康对市场负责。把企业(除垄断性的)交给协会,彻底解放政府,政府把协会管好了,基本也就管好了市场,下来就可以全力以赴做好服务和协调的功能。
    五.重要科研院所的建设和管理
    重要的国家集中控制管理,这样可以大投入大发展。一般的由协会管理,这样既可掌握行业制高点,又可加强行业管理的科学性。国家一再强调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现在存在的问题是要么投入不足,要么成果转化不利,为什么呢?资金使用分散了,人力资源分散了,国家重点项目和地方项目争人才争资金,基础性的东西没人愿意搞,见效太慢,导致技术储备太少,原创的东西太少,必然会导致发展后劲不足,有的时候是隔行如隔山,行业之间的先进成果不互相利用,老死不相往来。科技成果转化缺乏有效的机制和措施,辛辛苦苦搞出来了,要么被束之高阁,要么异地开花。企业只看眼前利益还可理解,政府(以后有协会就会好些)总不能袖手旁观吧,要拿出一套办法既要鼓励创新,还要鼓励那些使用的人,尤其是第一个人。
   我是一个搞水泥的人,这些问题在我们这个行业几乎都存在,我想其他行业也不例外,窥一斑而见全豹。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因个人水平有限定有不妥之处,请见谅!
 
                                                    2008.1.12
 
 
                                                       田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