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宏观经济
中国经济最大风险是“今年胀 明年滞”
作者:哈继铭    发布:2008-05-27    阅读:1290次   
   高储蓄率成为拉动消费的障碍

  和讯网:就目前来看,哈先生认为地震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有多大?未来中国经济是否还能保持目前的上升趋势?

  哈继铭:地震一次性灾害对经济影响有限。从中国经济来说,今年GDP保持在10%以上应该不成问题,风险就是“今年胀,明年滞”,推动今年经济增长的某些一次性因素明年都没有了,比如奥运、地方政府换届、雪灾后重建,这些因素到了明年都没了,现在新开工项目的增速也在下降,意味着明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本身也会有所回落。所以许多因素都显示明年的经济活动相比今年是要放缓的。

  和讯网:这是否意味着企业的盈利能力肯定会降低?

  哈继铭:由于出口增速的下降,生产成本、劳动力成本的提高,现在企业的利润增长速度已经开始回落。

  和讯网:那么中国经济是否必须从出口型转向消费型?

  哈继铭:早晚得那样。

  和讯网:可是现在在紧缩性货币政策之下,您觉得拉动消费是不是比较困难呢?

  哈继铭:拉动消费主要还不是松的货币政策或者紧的货币政策,还是一个如何使得储蓄率下降,储蓄率下降与中国人口结构的内在因素有关,现在本来有储蓄能力的人占比是比较大的,整个社会储蓄率比较高。另外也有一些所谓谨慎性储蓄,因为社会保障体系开始很健全,大家不敢花钱,所以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对于降低谨慎性储蓄是有利的。但是这个说的容易做起来难,社会保障体系不可能一夜之间完善,需要有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储蓄率高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现象。

  建议以发债形式支持灾后重建

  记者:地震发生以后,紧缩性货币政策会不会有所放松?

  哈继铭:我觉得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放松,因为对于某些地区赈灾救灾的扶持,不会改变我们政策整合的基调,而且赈灾救灾的更多任务落在了财政政策上面。财政方面,我们也看到国家成立700亿的重建资金,现在对于灾区的拨款已经是100多亿,地方是30多亿,其余的是中央的。这个方面主要是财政政策在承担着主要的任务,当然如果你可以进一步分析,财政政策钱哪儿来的,是不是财政的原来的财政收入,财政收入不花的话,这钱本来是存贷存款金,现在花了它,拿出来,也是一种货币的增加,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得这么来看:第一个我们看温总理说了,中央部委的指出要削减5%,是有一个置换,从置换的意义上来说,不是一个纯的货币量的增加,是有一个置换的。我想说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说我们是用发债的形式来给灾区赈灾救灾进行财政拨款的话,那就应该没有什么总需求的增加了。

  全面通胀的风险可能出现

  和讯网:现在经济界还在讨论目前出现的到底是结构性通胀,还是全面通胀?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哈继铭:结构性通胀,中国有这么一个词,在英文里也有这个词,但是它那个意思是和我们中文结构性通胀截然相反的意思。我们说的结构性通胀是说局部的膨胀,这个局部膨胀在英文里没这个词,英文里说的结构性通胀是相对于周期性通胀而言的,这个国家的失业率是结构性的,还是周期性的,这个国家通胀是结构性的,还是周期性的。如果是周期性的话,那是一种短期的变化,可能不是太重要,如果是结构性的话,那是太重要了,太严重了,所以要把结构性翻给外国人听,我们中国有结构性通胀了,这个不得了太严重了。我不知道中国讲的结构性通胀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通胀一开始出现,肯定是一个不同的产品涨幅不可能完全一样的,关键就是这种通胀是不是会最终导致全面性的通胀,导致通胀预期产生。比如现在看美国通胀的话,我们中国的结构性这个词也能套,因为它通胀也是能源价格通胀厉害,其他通胀并不大。看它核心CPI是二点多,总体PPI是四点多,差一倍,也可以说美国是结构性通胀,但关键在于这个四点多通胀是不是能够改变人们对未来的通胀预期,从而使得大家对工资的增长有个更高的要求,如果这个事情发生的话,那就演变成全面性的通胀。美国七十年代的时候,一开始也是油价上升,导致所谓结构性通胀,之后工资大幅度上涨,出现了全面的通胀。就美国目前的情况来看,它的工资增长速度并不快,单位劳动力成本没有大幅的上扬,所以现在美国的情况,基本上可以说还不至于因为油价的大幅上涨,导致美国出现全面的通胀。美国的这种迹象可能比中国要弱一些,中国现在确实是油价、粮价的上升,伴随着工资也在涨,这个通胀的压力肯定比美国大。关键就是如何使某些产品价格的上升,而这些产品又是国计民生所必需的,中国人收入水平还比较低,我们CPI里面食品占比很高,尽管食品造成的通胀,但是30%多的钱都是花在这个方面的,如果生活的成本提高之后,可能老百姓需要在工资的增长上有更高的要求,最终使得通胀进行全面开花,这种风险是存在的。

  和讯网:是否出现了PPI向CPI传导的现象?

  哈继铭:PPI向CPI传导,我们觉得是有的,有个滞后,但是这个关系还是密切的。更严格说的是PPI会向非食品CPI有比较明显的传导,根据我们的测算,这个传导是比较明显的,而且滞后也就是一两个月。

  和讯网:如果下半年CP I可能出现放缓,肯定有一个前提,假设其他条件不变,我觉得是,或者说假设某些条件不变,肯定其中有一个条件就是假设目前的油价、电价都是不放开的,未来如果说万一价格管制出现松动,那对CPI的控制是不是也会很有压力呢?

  哈继铭:在短期内肯定是,但是这两变量之间都是相辅相成的,我相信政府在面临很高的通胀压力情况下,对于是不是立即放开能源价格也会三思而后行。我觉得从长期来看,应当是放开的。短期来说,政府当然有自己许多的考虑,是不是在通胀压力很大的时候立即就放开,那么中国如果放开之后,是不是会使得未来的资源价格、能源价格就出现明显的下滑,我相信这里面有各种的因素,对于全球的油价在起着作用。简单概括起来九个字,“紧供给、强需求、弱美元”,就是石油输出国、石油生产国的供给非常紧,而且这个供给量到底有多大,这个东西很不透明的,这方面也是很难做出判断,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就是像REA国际能源组织,也是觉得供给可能会是比较紧,也看到有些国家,一会这儿罢工,一会那儿怎么了。反正供给是比较紧的。“强需求”主要是新兴市场经济,像中国、印度需求都比较强,一定程度上也会推高油价。“弱美元”也是,美元弱的话,石油以美元计价,自然价格就要上涨,所以三方的力量都在那儿起着作用,并不是说中国的需求下来了,然后美元依然很弱,石油价格就不涨了,也不是说美元坚挺之后,中国需求还很强,油价也会往下跌,这都说不准的。

汇率是治理通胀最为有效的手段

  和讯网:您预测今年的人民币汇率水平可能到一个什么位置?

  哈继铭:我们从去年11月份一直判断就是,今年全年汇率将上升10%,前三个月,对美元升值速度比较快,四月份慢了一些,最近我们看到人民币又在不断的创新高,我们觉得升值的速度不可能是线性的、均匀的,前三个月升值速度年化升值率达到16%,本来也超出我们预期,我们觉得之后的三个季度不会像第一个季度那么快,现在升值速度有所放缓,也在预料之中。而且升值速度放缓应当更加仔细的来分析,是对美元的升值速度放慢,而不是对一揽子货币升值速度放缓。前三个月的平均年化升值率对一揽子货币的升值率是9.8%,4月份对一揽子货币的年化升值率是11%,加快了,尽管对美元放缓了,但对一揽子货币是加快。因为一季度的时候,美元贬值很快,我们对欧元贬值,对美元升值,但是4月份的时候,我们对欧元升值,对美元没有太多升值,也体现了人民币汇率本身的,05年7月21日改进之后,它就是一个参考依赖美国货币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而不是说参考美元的一个制度,本来已经改了。所以现在我们觉得不应该因为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速度放缓了,就说人民币升值的改革速度在减慢,不是那么回事。

  和讯网: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让您在“小步快跑”和“一次性调到位”之间作一选择,您认为哪个比较好?您认为汇率一次性调到位是否可行?

  哈继铭:我觉得是这样,如果要想选最优方案的话,应当是知道权衡汇率在哪儿,然后就一次升到那儿去,但问题是大家都不知道,不知道的话,这个时候人们提出的其他建议,就是不能拿它和最优的方案做一个对比,没法比的,你也不知道最优方案在哪儿,必须拿出一个次优方案,如果市场都已经预期了,将来可能一年内一定要升,才能说百分之多少,随便说一个数,5%或者10%,一年内必须要升这个,市场已经预期到这个。而且政府自己可能觉得这个也是可以接受的,最终打算是那么多的话,那还不如一次性。

  会不会一次性升到位我很难判断,这是政府指导的。应当是在各方面做出一个权衡,一个在对于出口的影响,对于金融稳定的考虑之前做好一个平衡,我个人所了解到情况是,如果和小步快跑相比,有许多企业还倾向于接受一次性升值,因为这样的话,不确定性降低了,而且他们可以以一个给定的汇率来跟他的购买方协定一个价格,这样的话不至于到之后造成更多的损失。

  从金融稳定的角度来考虑的话,我们也看到,如果说一次性升值之后,一段时期内不升值了,这个对目前的信用者利益,可能不如小步快跑速度这么大。当然,政府可能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对于有的出口企业,可能也不一定是说希望有一个一次性的升值,他觉得这个似乎短期内的冲击太大,更希望给他多一点时间来适应。也有的是觉得技术上是个基础,一次性升值升多少是好,这个是一些考虑,所以最终会怎么样,我也说不好。

  和讯网:控制通胀三种手段: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加息、调整汇率,在您看来,哪种手段最为有效?

  哈继铭:我觉得是汇率升值对于治理通胀更加有效。我们不妨从许多国家的经验来看,我们最近看了64个发展中国家,他们很多通胀比我们还高,所以很有必要看一下他们是怎么治理通胀的,他们用的是加息还是升值的?我们发现有一半国家是加息,但有80%的国家是升值,而且往往看到升值越大,幅度越大的国家,通胀相对比较低。但是加息越大的国家,通胀是不是略低,这个结论得不出来,我们看到的这个关系是正好相反的,加息越多的国家通胀越高,当然因果关系并不一定加息越大通胀越高,可能是因为通胀越大了,这种国家加息的幅度越大,但是至少我得不出一个明确的因果关系来,但是在汇率政策上明显得出一个升值幅度快的国家,通胀往往是低一些。

  记者:您的意思加息对控制通胀的作用是有限的?

  哈继铭:至少说不明确。因为64个国家当中,有些国家可能内在通胀压力比较大,有些国家输入性通胀压力比较大,输入性通胀压力大,内在通胀压力不大的国家,再加息的话肯定是雪上加霜,肯定企业要提高价格。

  记者:你觉得中国未来加息的可能性有多少呢?

  哈继铭:我们现在做的判断,是今年最多加一次息,我们还没有改变判断。

  牛早走了

  和讯网:按照您的介绍,可能明年的经济增长出现一个滞,内在又出现一个胀,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反映到股市上,股市是不是会还不如今年这样呢?

  哈继铭:股市是对未来经济发展都敏感的,一定程度可能已经考虑到未来的风险,所以不能说明年经济增长速度比今年慢,明年的股市就一定比今年差,也不一定,如果说是慢的幅度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大的话,指不定还是会有些上升的。

  和讯网:就目前来看,您觉得股市现在应该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中呢?未来向上还是向下的可能性比较多?

  哈继铭:比如企业的竞争力在2006年初一直到2007年末上升的,2008年前两个月明显的出现一个回落,这个和资产价格的走势似乎也是非常一致的,06年、07年价格涨的比较快,到了今年初的时候回调,说明这个市场还是比较理性的,正在反映企业的基本面情况的变化,在这个基本面之外,我们还有一个流动性,货币增速要快,今年我们看到货币增速逐渐回落,而且信贷的增速也出现回落,在资金面上也是有了一定的紧缩。所以这两个方面,基本面、资金面使得我们现在的资产价格出现一些调整,这个也是不足为奇。

  和讯网:通胀跟股市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内在联系呢?

  哈继铭:全面性通胀下肯定是没有牛市的,因为全面通胀一般都是使得工资的上涨速度比较快,工资上涨速度加快之后,企业的利润就受到挤压,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这个能力,把工资上涨的压力完全的传递到它的产品当中去,因为生产同样产品的企业很多,之间也会有竞争,势必会有一个利润率的挤压,这个也是我们现在看到一个情况,中国的工资增长速度这段时期是在加快的,单位劳动力成本前期都是在下降,现在有所上升,再加上我们的工业增加制的增速在下降,所以凝聚在一个产品当中的生产成本是在提高,相应的也就是说利润率是在下降。在这么一个背景下面,当然它的股价可能不像前期受到基本面那么强有力的支持。

  和讯网:前一段时间,很多证券公司都在推介红五月,现在因为地震影响,红五月出现的可能性比较小,许多人又说可能六月会红,您觉得呢?

  哈继铭:我觉得股市涨跌和某个月,这不是算命,没什么关系。因为农产品有季节性,股市不应该有这样的月份季节性。

  和讯网:那么未来是否还有牛市可言?

  哈继铭:降了50%了,还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