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发展方向
作者:金甲城    发布:2008-02-26    阅读:1089次   
    我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曾经为世界历史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在我国封建社会的早期和中期,曾经发展到了当时世界的最高水平。正是由于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在古代一直居于世界领先地位,因而市场和商品经济的出现及其发展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国家之一。在我国古代文献中,就有“抱布贸丝”、“因井为市”以及“日中为市”的记载。自商周时起,以金属货币为交换媒介的市场就已相当发达,到了唐宋时代,市场交换已超越了国界,我国的传统商品如丝绸、瓷器、茶叶、药材、冶炼制品等,以及相当多的科学发明和应用,大都是通过诸如“丝绸之路”那样的商品流通渠道传播出去的。
    尽管如此,我国的市场交换却一直停留在一般商品交换的历史阶段上,而未能像西方国家一样,发展成为现代市场。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国长期保留着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以自然分工为主要特征的小生产长时期占据着社会生产的主导地位,封建土地所有制及其高度集中的集权统治限制了商品生产的进一步发展。在我国近代,虽然有了一些近代工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开始出现,但直到解放之后,也未能从根本上改变小生产的生产方式。在我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之后,具有社会化大生产性质的现代工业逐步得到了发展,然而,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市场长期以来被当作社会主义的对立物而遭到批判和限制,现代市场不仅在我国没有建立起来,而且还使原来已经不太发达的一般商品交换也被限制在狭小的范围内。
    在我国广大农村,依然保留着极其落后的生产作业方式和生产组织形式,以自然经济为主要特征的个体家庭仍然是主要的生产单位,男耕女织的自然分工仍然是家庭内部的主要分工形式,农民及小生产者用于交换的产品大多是自给有余的剩余产品,有些甚至是低水平条件下的剩余产品。在大多数地区,一般商品交换仍然占据着市场交换的主导地位,在极个别地区,物物交换的习俗仍然作为历史的陈迹保留着,可以说,他们距离现代市场的门槛,还要走相当长的一段路程。与此同时,在我国工业及商业比较集中的大中城市和一部分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的市场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以信用交换为主要特征的商品流通已具规模,整个国民经济已经具有了比较雄厚的物质技术基础。可以说,只要我们继续坚持正确的改革方向,逐步稳妥改革经济管理体制,积极创造适应现代市场存在的客观经济环境,那么一个西方发达国家无法效仿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市场体系就会日益得到巩固。
    根据我国生产力发展的不平衡性和市场发展的阶段性,可以对我国的市场现状作出这样的判断,这就是:在我国现阶段,我国市场正处于由一般商品市场向现代市场过渡的历史时期。在这一时期,由特殊历史条件所决定,一般商品交换仍然在广大地域内占据着市场交换方式的主导地位,与此同时,一般商品市场与现代市场并存,简单商品流通与发达的商品流通并存,这一特征在不同的区域市场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两种市场形态并存,是世界各国在发展商品经济的过程中都曾经历过的。西方发达国家由一般商品市场向现代市场过渡,大都是在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中自发完成的,然而在我国,则需要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来完成,这就决定了我国市场发展的特殊性一面。我们知道,一般商品市场是以简单商品流通为其主要特征的,它同现代市场相比,无论在交换目的、交换方式上都有着本质的差别,这正如马克思所说的:“商品流通不仅在形式上,而且在实质上不同于直接的产品交换”一样,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第131页。简单商品流通在形式和实质上也不同于发达的商品流通。然而,它们相互之间又有着内在的联系,这种联系就是指现代市场是由一般商品市场发展而来的,没有一般商品市场的充分发展,现代市场就不可能建立。总之,一般商品市场的充分发展,是现代市场建立的历史基础,我们在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过程中不可能超越这一历史阶段,而只能遵循历史发展的必然。
    由于我国现阶段正处于两种市场形态并存的转换时期,因而在同一经济环境中,两种不同形态的商品市场必然要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两种市场形态并存,在客观上为我们调控市场带来了一定困难,因为在我国现阶段,广大的小生产并未被商品生产所统治;小生产对市场的依赖程度远不像我们一部分同志所想象的那样紧密;小生产者的市场行为俨然不同于商品生产者;一般商品市场的运行机理并不服从于现代市场规律。例如,农民自给性生产比重的提高将减少商品性供给;小生产者货币收入的减少又降低了商品性支出的比例;货币在小生产者手中的沉淀,降低了货币流通速度,增大着货币的社会发行量;一般商品交换比例的扩大,将会削弱金融控制的手段和作用。总之,如果试图单纯采用现代市场条件下的调控手段去约束小生产者和一般商品市场,只能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因此,我们欲从宏观上对市场加以调控和引导,必须在区别不同市场形态的基础上,统筹兼顾,分别制定不同的经济政策和利用不同的控制手段,逐步引导小生产向商品性生产过渡,由一般商品市场向现代市场过渡,最终纳入现代市场的轨道。
    建立完整的社会主义市场体系,不能离开我国市场发展的基本现状,我们必须以此为基础,探讨和摸索建立中国式现代市场的新路子。我们当前所要发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目标是以广泛的信用为基础、以发达的商品流通为主要标志的现代的市场经济。商品经济按其发展来看,是同市场的进化过程完全一致的,同样经历了萌芽阶段、初级阶段、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我们在发展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决不能忽视这一点,而只能结合我国的现实而循序渐进。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循常规走路,任其自发地完成这一转换。为了加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步伐,尽快提高我国的社会生产力,就需要我们在充分揭示市场发展规律的基础上,通过我们积极的努力,创造条件,有计划、有步骤地尽快完成由一般商品市场向现代市场的转变,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一个历史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