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开发境外经济区战略
作者:何念民    发布:2008-02-18    阅读:1967次   
    中国境外经济区
     在中国境外特别是在中国周边国家建立大规模中外经济合作区的时机已经成熟,在大量分散的中国中小企业自发地到境外投资越来越多的时候,在中国的资本自发地寻找新的海外市场的冲动越来越高的时候,在政府的支持下由企业操作的中国境外经济合作区的大规模开发建设的时机已经具备。
      
     这不是屯垦戍边,这不是开疆扩土,这不是二百年前大英帝国资本主义的经济侵略,这是中国经济进一步繁荣的需要,是周边国家我们的邻居自己的需要。历史已经赋予这种资本流动形式以新的名称——世界经济一体化。
 
     推动当前这种分散小规模的民间贸易发展成为大规模有计划的境外经济合作,把民间主导型的商品输出变成资本主导型的经济合作,在金融资本和人力资本共同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同时加速中国和周边国家经济的发展,共同发展共同繁荣和谐共处。
 
    大规模境外经济合作区是最好的资本合作平台,便于中国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发挥规模效益,减少境外市场开拓成本,减少境外市场开拓的盲目性,增加中外资本合作的目的性和计划性,利于加速双方的合作与发展。
 
    国家安全战略的需要
    最近日本计划投资300亿美元在印度建立长达1500公里覆盖4000平方公里的工业走廊,日本意在建立“自由繁荣之弧”是出于地缘政治的考量(注1),与美国对中国军事的“半月形包围圈”暗合。
 
    中国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在硬件上与美日的军事威胁硬拼,中国与许多周边国家的历史遗留问题很多而且摩擦不断,中国边界安全的军事维护成本太大,用军事威摄力解决这些问题手段已经陈旧,而且中国也没有这种经济实力。
 
    大力发展与周边国家的经济合作,充分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历史文化渊源,充分利用周边国家对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渴慕,希望学习中国快速发展经济的经验,中国政府支持中国企业大规模展开与周边国家的经济合作(注2),在中国周边国家建立一连串的大规模经济合作区,使中国资本溶入周边国家的经济发展之中,形成共同发展的局面,形成更好的双边关系,深层次发展和巩固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经济、文化、社会关系,以联成片的中国境外经济区链条形成“中国经济安全之盾”以对抗美日的军事威胁,同时又大力的发展中国的经济,解决中国资本和平输出问题,使两国在共同发展经济的同时加深两国间互相信任互相理解的友好关系,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
 
    中国不需要开疆拓土,对周边国家和任何国家都没有领土兴趣,历史上没有今天更没有沙文主义的野心。但是周边国家的市场对中国商人却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就像遍布全中国的温州商人,他们抛家舍业离乡背井是为了自己的富裕生活,他们到遥远的异地经商不是为了什么政治目的和文化目的,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富裕生活。但他们却是中国的和平使者,可以为他们所到之地带来经济繁荣,客观上成为中国安全战略的先锋战士。中国周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国家富强可以使中国的经济增加更大的发展空间和发展动力。
 
    中国经济发展战略的需要
    消费品生产能力过剩、劳动力过剩和资本相对过剩已经是中国宏观经济中的大问题,
农业资源短缺和农村人口过多造成的环境生态压力过大,也是中国宏观经济问题中的大问题。中国周边国家恰恰需要中国这些产品和生产能力,中国周边国家的市场潜力非常巨大,是中国资本输出最理想的市场,不但可以缓解中国国内经济发展的压力,还是中国国家资本最安全的生存市场。生产资本、金融资本、人力资本输出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
 
    西亚、北亚欢迎中国人合作开发他们国家的农业资源,西北亚国家的农业一般比较落后,农产品价格较高,农业劳动力短缺。而西北亚国家巨大的土地资源正好可以解决中国土地资源短缺带来的粮食压力,可以输出中国的农业劳动力,可以输出中国的农业生产资料,这个合作可以使当地成为中国粮食生产的战略基地
 
    把中国的过剩资本变成对周边国家市场开发的投资,对农业资源和其它资源开发的投资,而不是单纯发展贸易,而不是单纯地存在银行,像农民窖存过冬白菜、红薯一样,国家金融资本的安全多样性窖存,以资源储备和开发替代现金储备,可以大大提升资本增值的潜力和提高资本的安全性。
 
    建立中国周边国家境外经济区不是单纯的资本输出,更不是资本侵略。我们的目的是推动中国周边国家的经济加快发展,通过中国的金融资本输出和人力资本输出建立中国周边国家境外经济区,通过经济区的发展和中国企业家中国商人的奋斗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使当地国家和政府获得真正的实惠,这也是中国境外经济区能够获得当地国家理解和支持的根本原则。
 
   国际经济的机遇
    中国对周边国家的经济影响越来越大世界有目共睹,这些周边国家迫切希望中国帮助他们发展本国经济的愿望也非常明显。面对这种机遇美国及欧洲发达国家鞭长莫及,相对于中国,欧美国家技术型管理型人才不愿意到这种太陌生太落后的国家。日本缺少与这些国家的历史文化渊源,二战时期与东南亚各国结下历史怨恨,使其在争夺南亚地区市场的竞争中与中国相比是先天不足。
 
    中国最大的资本是人力资本,在资金和技术同样具备的条件下,具有市场经济意识的有技术的人才,是南亚国家最需要的,也是西亚国家、北亚国家(俄罗斯、蒙古)最短缺的。亚洲国家不仅仅需要金融资本,更需要来自友善国家的配套人力资本和技术资本,需要能够帮助他们持续发展的复合型资本。
 
    分散的小规模的以贸易为主的经济合作已经不能够满足周边国家对中国的需要,他们需要中国帮助他们发展本国的生产能力,从整体上改善他们这些国家经济状况,这是历史赠予中国的千载难逢的机遇。
    建立正规的经济合作大平台,为两国间大规模资本合作提供一个大的稳定的平台,把贸易为主的经济合作转型为资本为主的经济合作,把民间自发的经济合作转型为政府主导民间操作的合作,加大中国金融资本和人力资本输出的力度,提升中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质量,有力帮助所在国发展经济。
 
    经济合作的大平台便于整合中国各种企业的资源,便于化解外交风险、政治风险、制度变化及经济波动风险等。经济合作大平台是示范的平台、交流的平台,是一个溶入所在国的平台,也是中国政府便于支持和主导的平台。
 
   操作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根据不同国家的市场需要和经济发展特点设计不同方案,例如:
    以农业加工业为主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等国家的经济区方案,应该突出农业品加工业和种养殖业,充分发挥当地农业资源优势,农业生产资料、农业生产技术、农业技术人才和资金的整体输出才可以解决当地农业持续发展问题。这些国家的建材市场、家电市场、轻工业产品都有很强的需求,建立以生产为主的国际经济合作区对当地的经济发展作用,比仅仅贸易合作对当地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要更受当地政府和人民的欢迎。
    以物流商业中心和加工业为主的泰国方案(这是泰国方面主动表示的意向),在曼谷郊区建设中国经济区(当然不排斥其它国家的企业),发展当地的生产能力,推动当地的轻工业农业的发展,对提高泰国的生产能力可以起到根本性的作用,也是中国企业非常愿意投资的领域和市场机遇。
    在朝鲜建立大规模经济区,解决朝鲜对资金、技术、人才、产品的全面需要,解决朝鲜经济体制与市场经济的接轨问题。通过经济区的建立推动朝鲜经济的全面发展是朝鲜方面最需要的,来自西方国家如日本、美国的金融资本是朝鲜不敢接受的,他们更希望中国从根本上帮助发展他们的经济。
 
    要与所在国政府高层和最高领导人建立良好的关系,充分展开与当地人的合作,人际公关要大量投入资金,与所在国建立多层次友好关系,使经济区项目尽量溶入当地社会,减少政治风险和社会风险。
 
    中国政府应该制定一个特殊的财政政策,支持商业银行给予境外经济区项目优惠长期贷款用于经济合作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中国企业在境外投资的政策支持。中国企业以境外投资企业或者商业贸易活动的收入偿还在经济区内的房租或者地租,以及管理费用等。
 
    坚持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的原则,一个经济区由一个企业主持操作,也可以组成企业集团来操作经营经济区,政府不要参与经济区的经营,可以提高效益降低开发成本。
 
    经济区对内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对外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中国政府可以派遣退休的原政府官员参与经济区的行政管理与监督公正,辅助企业家搞好与所在国的各种关系,推动境外合作经济区的发展。
 
 
注1:日本要帮印度建工业走廊 意在建自由繁荣之弧  2007年07月09日 来源:新华网  
注2:中国将建立50个境外经贸合作区  2006年6月20日 来源: 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