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另类的价格歧视
作者:蔡银寅    发布:2007-07-19    阅读:1985次   
经典的微观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价格总在供求边际相等的那一点上达到均衡,此时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将获得最大的剩余。然而,市场却没有假设的那样完美,许多时候,由于种种原因,市场都不能说是完全竞争的。这样,非完全竞争的市场上必然出现影响价格的市场势力,我们常称之为垄断或寡头垄断。垄断或寡头垄断者在商品或服务的定价上享有优势,其产品或服务价格往往高于一般均衡价格,垄断者享有超额利润,而消费者忍受供给的不足和低水平的服务。

 一般情况下,垄断者还会利用市场势力实行价格歧视,即对不同的消费者实行不同的销售价格以获取更多的消费者剩余,比如出版商以很高的价格出售同版的精装图书,一部新电影在第一次公映时往往收取很高的门票,等等。都是垄断者实行价格歧视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不会有两个出版商同时出版一部相同的书稿而形成竞争,两个制片人也不会同时拍摄同一剧情的两部电影而只是为了竞争。所以,虽然出版商之间是竞争的,制片人之间也是竞争的,但他们一旦生产一种商品,就会形成该类商品的垄断,并有势力实行价格歧视。这种垄断行为相当常见,甚至可以说占据了很大市场份额,由于价格歧视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消费者损失,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现实生活中,另一种价格歧视却不易被人们发现,那就是以相同的价格出售不同的产品或服务。因为传统意义上的价格歧视只是说用不同的价格出售同一商品或服务。这一点可以用高校宿舍的例子给予充分的证明。我们知道,南京许多高校的学生宿舍是分阴阳面的,即平时所说的有朝阳和背阳两面的筒子楼。咋一看,阴阳面的宿舍具有相同的面积、水电设备、生活用品等等,几乎没有任何差别,所以宿舍管理部门(后勤公司)就理直气壮地规定对阴阳面宿舍收取相同的价格。但是,这是极不合理的,我们不妨仔细地想一下(住阴面的很可能更容易理解),阴阳面的服务和收益真的一样吗?如果你认真地算一下,结果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

 如果有电且要工作或学习的话,阴面宿舍几乎需要一天24小时地开着灯,而阳面却不总需要如此。仅此一项,阴面宿舍一学期(按5个月算),至少要比阳面多用60-80度电,而仅仅是因为采光不好。冬天阴面的室内气温要比阳面低4-6度,如果要获得同样的舒适度,阴面宿舍就需要1.3-1.4倍于阳面宿舍的热水或电取暖。同样,夏天阴面的室内温度却要比阳面的高2-3度,就需要更多的电降温。另外,阴面因为极其缺乏阳光而不能及时地晾晒衣物、被褥等,这些都会降低宿舍的使用效用和造成身体损失。显然,这种潜在成本和效用以及身体的上的损失都应该纳入到宿舍服务的核算中来。因此,对阴阳面宿舍收取同等的费用是一种隐性的价格歧视行为,其原因是相对封闭的系统内商品和服务垄断。假如学校宿舍与校园周边民房出租形成竞争的话,我想即使是阳面的宿舍也难以完全出租,就别说阴面的了。

 据了解,也曾有许多人对此提出过疑问,管理者也曾经承诺过实行一年一度的阴阳调换制度,但由于调整成本(搬迁很耗时间和精力)与协调成本(住阳面的同学不愿搬出而形成一种势力,要打破需要协调)都很高,这种制度其实并不能很好的实行,也就不了了之了。事实上,有一种方法或者可以较好的解决这一问题,既然同一价格出售了不同的商品或服务而造成支付同一价格的人收益不等也是一种价格歧视,如果此时变价销售的成本很高,那么就可以采用补贴的方式来解决。这对解决上述阴阳面宿舍的问题很有借鉴意义,如果说对阴阳面收取不同的费用会导致观测上的不公平的话,那么对阴面实行补贴就不失为一种好方式。比如每学期多给阴面宿舍提供100-120度的电、给阴面宿舍安装节能灯(为了实现外部成本内部化)等。

 事实上,此类的价格歧视在现实世界中更为常见。比如,现今的大学一般实行统一收费制度,即对许多专业实行统一定价,遥感专业是4600元/年、地信专业也是、气象专业也是等等。虽然也有一些专业实行个别收费,但为数不多。同样是上述的第二类价格歧视行为,因为不同的专业需要的基础设施、教师配比不同,并且事实上也绝对不同。遥感可能每学期分配若干个教授上课、而地信可能只用些许经验的硕士或刚毕业的博士就行了,物理专业可能需要强大的试验设备、而国际经济与贸易却只要一些文献就足够了,气象专业需要处理大量的数据、而中文专业似乎从不与数字打交道,等等。这样,如果把所有的硬件设施极其折旧都平均的到所有专业的学生头上显然是不公平的。或者有人会说,统一收费是为了抵制乱收费,或者统一收费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抵制乱收费的效果。但这绝不能等同于使所有的学生都收益,统一收费事实上多收了一些学生的钱,而少收了另一些学生的钱,或者说不同的学生用同一价格购买了不同价值的产品或服务。如果实行差价收费成本很高,那么一个解决方法仍然是系统内分配,给受损失的学生实行补贴就是一种好方法。比如,拿出一部分预算购买历史文献、经济学参考书等就是对受损学生的一种补贴。

 遗憾的是,第二类价格歧视很不容易被发现,这就导致协约的成本很高。这也可以从根本上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并长期存在该类价格歧视。我们知道,由于交易成本的存在,组织较个人来说能更有效地收集和处理信息、签订和监督和约、发现价格并调整生产行为,以致产生组织优势。组织优势是组织能在系统内实行价格歧视的一个内在要素,比如高校在培养学生方面具有家庭所不具有的规模优势,受教育者就必须依附于学校以获得更有效的教育。对于学校来说,学生处于组织劣势。处于组织劣势的学生之间的协约成本很高,比如碰到上述的阴阳面宿舍问题、统一价格收费问题,让所有学生认识到自己受到价格歧视本身就很难,就更不必说让他们协同一致要求改变现状了。人们都在边际上做选择,当一个人觉得此时对某事增加一个单位的投入低于其所预期的替代活动的收益时,投入就会停止,如果说为了获得100度电的额外收益就要失去在校学习机会的时候,我想是没有人会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