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劳动力商品化标志着人的退化
作者:张建平    发布:2007-04-24    阅读:1172次   

  文化大革命时期,红卫兵响应毛主席“造反有理”的号召揭竿而起,酿成了史无前例的文化灾难。但是撇开这个政治层面而言,造反的确是有理的,只是这个理儿有它适用的范围,不能放至四海而皆准。


  什么适用范围?这是穷人的哲学,“造反有理”只适于穷人。富人都是现有社会制度的受益者和得利者,没有造反的动机不会造反,因此,富人从来都不可能是改革派,自古只有穷则思变。


  穷人为何会造反?为何有理由造反?穷人就是生活在必要需求被满足或不满足之边缘的人们,面临的是“活下去”的生存问题。活下去不需要任何进一步的理由,因此,就成了造反的理由。


  红卫兵造反不是因为穷,而是吃饱了撑的。串联途中有免费的食品供给,所到之处有人接待,这都给“造反”提供了物质保障。政治,需要热血热情,“热”就不是“冷”,和冷静、理性不能相提并论。因此,红卫兵行为是一种政治冲动,不能用解释正常理性人的道理去解读。怎么?说跑题了?那就暂且按下不表吧。
 


  私有制的确立意味着人的进步还是退步?很多人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进步了!从原始公社到私有制,再到发达的商品经济,自然是一个人类进步的过程了。


  《西方经济学的终结》中有一个说明需求是一切的中心的图示(中国经济出版社,2005P20,图11),其中,行为被简单地划分为两种,“劳动”和“本能”。而劳动行为又被定性为具有“智”和“善”品性的行为,“交换”则是被界定为基于具有“善”和“智”的劳动行为之上的行为。


  为生存而出卖劳动力,或者说用劳动力换回生存资料,体现了人对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的依顺,但是,你却从中找不到人的本能存在了。任何生物都“知道”利用本能生存下去,为何自称高等动物的人却会在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候不会去依靠本能获取生存资料呢?当饥肠辘辘的乞丐站在烧饼铺面前时,他面临的选择有多种:①拿一个烧饼就吃,或者说抢掠;②乞求店主行善给个烧饼吃;③去和店主协商,用帮助扫地刷碗挑水等等换取烧饼吃,这和店小二没有什么差别,仅仅是薪酬高低之分;④先乞求赏赐,不行就抢;⑤乞求白给不行,干活换饼也不行,默默地走开,饿死。


  显然,第一种选择的乞丐是靠本能生存;第二种第三种选择者是尊重私有制的而且具有善性;第四种乞丐具有“智”但不具有善;第五种算什么呢?他处在“智”和“善”的极端位置上——愚蠢。

 


  劳动的本质是“创造性”,是吃饱了撑出来的一种行为,但凡是生物,都具有生存下去的本能,否则就会被淘汰。也就是说,具有创造性实质的劳动,并不是生物的生存本领。或许有人要讥问了:劳动不是生存本领吗?是的,“劳动”不是生存本领。生存本领,是指可以保证生物“活得了”的能力,而“劳动”是用于“活得好”的能力。


  “本领”,典曰:能力、才干、才力;英人曰:abilityskillcapability。但是,都忽略了其中一个“本”字,本,本能是也。压根儿和“智”“善”无关的植物、细菌同样也有其生存的“本领”,这和“劳动”二字毫无关系(除非认同斯密的万物劳动论)。人类也是逐步进化出了大脑,人类的生物祖先都是没有“智”和“善”可言的。


  有人说,你把“本能”和“劳动”合并思考不好吗?何必分开?合并思考,就抹煞了生命行为当中的不同阶段:本能的和主动的、本能的和智慧的、低级的和高级的,从而抹煞了人与其它生物的质的差异性。


  前些时有科学工作者说,全世界的牛放屁和呼气造成的大气温室效应要大于汽车尾气造成的影响。对于信奉“宇宙劳动论”的人来说,“牛气”大概也应该算是牛肠道里的微生物们劳动的成果或至少是一种劳动副产品了。钱皮由于不愿意承认制造“牛气”的微生物在“劳动”,因此就执意要把本能和劳动分开。《西方经济学的终结》说,不具有创造性的、可以被机械工具取代的动作不是劳动,只是“体能耗费”(同上,P235)。


  “必要需求”是关乎生存的需求,亿万年以来,生物都是以本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而超出必要需求之外的非必要需求,只有具有智慧的生物才会具有,而心理学给出的规律是,人类的需求不是平行而生的,非必要需求要以必要需求被满足为前提。这就是说,劳动能力是在必要需求的基础上为了非必要需求才逐步发展起来的。然而,狮子吃饱了会呼呼大睡,怎么就没有发展出基于非必要需求的智慧来呢?因此,不考虑人和其它生物的质的差异显然是行不通的。

 


  要建立一个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的秩序,而没有看到私有制的稳定性取决于必要需求的被满足程度,那么就是要让乞丐采取上述第⑤个获取烧饼的方案,其结果就是没有掌握资源的人被饿死。这种制度真的是我们需要的吗?这种制度真的是文明吗?


  要不要由政府出面建立对乞丐的无条件慈善救助制度?很多人会善心浮现说“要”,民政部们、救助站、收容所等等不就是慈善救助嘛。这种慈善制度和全民社会保障制度有什么差异?如果没有什么差异,我们再问“要不要面向全民实行社会保障?”,怕是有很多人都会变得三缄其口了。


  劳动能力的演进,是人类逐步异化于自然的过程。现在人们都越来越认同中国“天人合一”的古老哲学思想。天者,自然也;人,异化于自然之物,“天人合一”无非有三个途径:人归于天,回归自然;人定胜天,天归于人;各自向对方移动而合一。相反方向的运动的结果都可以达到“合一”的目的,那么,那些崇尚“天人合一”的人究竟是提倡哪一种“合一”方式呢?“天人合一”究竟是一种什么状态?是靠本能生存的原始生存状态?还是现代的科技发达状态?显而易见,天不会归于人,因此“天人合一”就是没有超越必要需求的非必要需求的状态,而不是靠智慧攫取无限的财富来填满无穷欲壑的拜物教。


  认识到“天人合一”并试图践行之,算是人类的进步还是退化?既然天人合一意味着人向自然的归顺和臣服,意味着返朴归真,应该算是“退化”吧?都“返”和“归”了,还不是退化?抑或人类的运行轨迹不能用直线上的不进则退来诠释,或许要用螺旋式发展、物极必反、世道轮回等等哲学解释才行。

 


  “不劳动者不得食”只能够在“自给自足”的环境下实现。在没有人类私有制的时候,所有的生物都是“不‘劳动’者不得食”,当然,这里的劳动不是“创造性”,是本能,因为在没有智慧的时代里只有本能没有劳动。而在现代,“不劳动者不得食”只能够在生活在必要需求被满足的人群当中提倡,或者说,这里的“食”是非必要需求之“食”,而不是必要需求之“食”。假如把必要需求之“食”也列入“不劳动者不得食”的范围之内,那么就意味着没有劳动能力的老弱病残、没有生产资料可供与之劳动结合而无法自给自足的人、具有劳动能力但不为占有生产资料的他人所需要的人都将被活活饿死。


  因此,钱皮希望的一种社会制度是,人们因为私有制丧失了他们本来共有的自然资源,因此,制造私有制的这个社会就自然具有保证他们生存的义务。换句话说,私有制的神圣性是建立在对无劳动能力和机会的人群的无条件生存保证之上的,否则它就谈不上任何神圣不可侵犯。这就是全民社保必须实行的道理所在。人们只为“活得好”而劳动,而不需要为“活得了”而劳动。在“活得了”面前,私有制不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力,人们可以依靠本能保证自己活得了。


  经济就是交换,交换基于私有制度,如果你在这个私有制度下没有可以用于交换的东西,除了你的劳动力即生命之外。此时你是用命换命,而他人是用财保命,你愿意在尊重他人财产的私有权而轻视自己的性命吗?


  法律似乎老早就规定贩卖人口是非法的。但是,这样说不完全。完全的、合乎现实的说法似乎应该是“贩卖他人是非法的”。劳动力商品化,也是贩卖人口,因为不存在和“人”分离的劳动力,只不过是自己贩卖自己而已,也就是说,当代私有制社会的基础是建立在劳动力商品化之上,也就是说本质是建立在一种“人口买卖制度”之上的。其实,过去一直都是贩卖他人犯法,因此,卖身契上都是要被贩卖着签字画押摁手印的,以证明是自己卖自己,取得一个形式上的合法地位。“卖身葬父”过去那是孝道楷模,现在在劳动合同书上签字那叫作行使自己的“劳动权”。


  但是,如果劳动合同书上书写的报酬条款不足以保障你本能的必要需求的话,你还会签字吗?还会尊重这个以劳动力商品化为基础的私有经济制度吗?

 


  如《西方经济学的终结》所说:私有制的稳定性取决于必要需求被满足的程度。一句话,如果这个倡导私有制的社会使你丧失了生产资料而只剩下一条命,需要用拼命来活命,你完全不必要尊重它。而倡导私有制的人,如果认识不到私有制在“必要需求”领域的“禁入”,如果不同步建立一个对“必要需求”实行社会保障的制度,则私有制只会导致人类的自相残杀,而不会成为一种进步。

 

阅读链接:

需求的解决方案即经济学的对象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5653

稀缺之下不言经济 http://blog.sina.com.cn/u/5562bb43010001il

真正的稀缺是什么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8979

按劳分配之冷眼一瞥 http://blog.sina.com.cn/u/5562bb430100005x

活着,勿需理由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8463

全民社保已成燃眉之急 http://blog.sina.com.cn/u/5562bb430100063d

人类以公有制对付稀缺 http://blog.sina.com.cn/u/5562bb430100063d

我们能共同富裕吗?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5639

社会和谐,游弋在理想和现实之间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6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