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金融与外贸
小额信贷为什么要有高利率
作者:汤敏    发布:2007-03-05    阅读:8216次   
  从去年年初人民银行的只贷不存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到年末 银监会放宽农村金融机构准入政策的出台,标志着我国农村金融改革终于走出了一条多元化的新路。 然而,农村金融是否真的能惠及到贫困地区与贫困人群,还有待各方的努力。国际经验表明,农村小额贷款成功的一个必要条件,(即有了它不一定成功,但没有它一定不能成功)就是小额贷款要有远高于一般商业银行贷款的利率。这里似乎有一个悖论,一方面开展小额信贷的目的在于帮助弱势群体,一方面又要收高利率,增加农民的负担,这里是否有矛盾?中外农村金融发展史中已经反复证明,低利率的农村金融一定是不可持续的。哪里放开了小额贷款的利率,哪里的正规金融活动就能顺利地开展起来,农民就能得益。反之,低息的农业贷款,不但会受财政资源的限制,总做不大,而且,受益的往往都是农村中有钱有势的富人,一般农民,特别是贫困农民受益不大。如果真的想帮助贫困农民,就一定要跳出这一误区。

 I. 成功的小额贷款都是高利率

 所有成功的小额贷款机构,它的最重要的条件之一就是有着远高于一般银行的利率。表一展示的是各个国家小额贷款利率和商业利率的对比。 例如, 在印度尼西亚,商业利率是18%,而小额贷款利率是28%以上;在印度,商业利率12%到15%,小额贷款是20%到40%,在孟加拉,商业利率10%到13%,小额贷款利率在20%到35%。一般说来,小额贷款的利率都要比商业贷款利率高十个百分点以上。

 小额贷款的利率高与不高,要看跟谁比。小额贷款是给贫困人群的贷款。他们很难拿到商业贷款。 虽然商业利率较低,但对他们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高利贷才是他们唯一有可能借到的钱。如果与农村的高利贷相比,小额贷款的利率并不高。表一也列出了各国高利贷的利率。 例如, 在印度尼西亚,高利贷的利率要高达120%以上,远远高于28%的小额贷款利率。

  表一: 商业银行、高利贷、小额贷款机构的年利率 (2003年)

国家 商业银行年利率 小额贷款机构年利率 非正规资源(如高利贷)年利率
印度尼西亚 18% 28-63% 120%
柬埔寨 18% 45% 120-180%
尼泊尔 11.5% 18-24% 60-120%
印度 12-15% 20-40% 24-120%
菲律宾 24-29% 60-80% 120+%
孟加拉国 10-13% 20-35% 180-240%

 II.小额贷款利率为什么那么高

 人们认为小额贷款的利率高,往往是跟商业银行的利率相比。然而,简单地拿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机构的名义利率直接相比,有极大的不合理之处。

 首先是操作方式的不同。商业银行是坐台制,需要存款、贷款的人,都得到银行来办理。而小额贷款是送货上门制。信贷员要到农民的家门口去收放款,以方便农民。商业银行是一年收一次款。而为减少农民的还款负担、降低风险,小额贷款往往是一周或一个月收一次款。一笔贷款要收12至50次款。操作成本大大增加。一般说来,这一操作成本的差别就等于将近10-15个百分点的利率。

 第二,商业银行的贷款额度大,一笔贷款起码几百万甚至上亿。而小额贷款一笔只有三千、五千人民币,但是操作成本却很高。在商品市场上,人们比较容易理解批发与零售之间的差价。同样, 我们也应该理解小额贷款的价格应该高一些。这一差别,至少有2-3个百分点利率的差别。

 第三,资金来源不同。商业银行在国家的支持下是可以吸收储蓄的,储蓄的利率才2%左右。 商业银行是靠国家的政策,靠国家的信誉得到了非常低价的储蓄资金。而小额贷款机构用的绝大部分是自有资金,成本很高。资金来源不一样,导致了小额贷款机构要有比商业银行更高的利率。考虑这一因素,小额贷款的成本至少要高5-10个百分点。

 第四,是风险成本。银行每笔贷款都要求有抵押。还不了贷款要拍卖抵押品。而小额贷款完全是信用贷款。贷款者没有财产做抵押。因此,小额贷款机构要承担较商业银行大得多的风险。就拿市场上担保公司收的担保费来算,有无抵押就应该高3到4个百分点的利率。

 把这些成本相加,小额贷款的成本至少就应该比商业银行高20到32个百分点。而一般小额贷款的利率只比商业银行高10个百分点。从成本的角度来比,小额贷款的利率收得比商业银行低了而不是高了。

 III. 贫困农民能付得起高利率吗?

 我们再从需求的角度来看,很多人不可理解,城市里的企业连10%的利率都承受不了,贫困农民能承受的了这么高的利率吗?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是困惑着许多人的共同问题。

 首先,我们要了解小额的农户生产投资跟大的工商业项目投资是两码事。小额贷款贷的都是有很好现金流的副业项目。像孟加拉乡村银行连农村的种水稻、买化肥等大田项目都是不给贷款的。只贷给有较好收益的项目。而这些项目的回报率是很高的。 例如借2000元买一批小猪仔等。小猪仔的价格不贵,几个月就长成大猪。卖出去价格能翻几倍。 在印度、肯尼亚、菲律宾等国的小额贷款投资回报率平均为117%到847%。 更重要的是, 农民一般都没有把他的加班工资算进去。我国农民得隐性失业还很多。小额贷款项目并不影响农民种大田。或者说,这些农民不借钱去做这些事,可能也只能晒太阳,没有很多别的事可作。他们的机会成本为零。因此,农民一般都没有把他们小额贷款项目所花费的时间算入成本。这也就是小额贷款回报率高的原因。如果农民借钱投资回报率有117%,拿出20%作为利息,他还有很高的回报。他当然愿意借款。

 我们还应该相信农民的智慧。他不会放着商业银行、农信社的低利率得钱不去借,而去找较高利率的小额贷款。 他们一般从农信社以及其它的渠道根本贷不到款。对他们来说,首先是能不能得到贷款的问题,而不是利率高低的问题。小额贷款会不会加重农民的负担?由小额信贷利率造成的负担与对农民所加的税费负担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概念。税费对农民来说是强制性的,是没有回报的。然而,贷款来说农民有选择的权力。他可以贷也可以不贷。尽管贷款要付利息,但可以创造出更多的财富,当农民认为利息太高,不划算,他们可以不借。

 事实上,我们并不是没有试过给农民低息贷款。每年国家有150亿的财政贴息的扶贫款。可是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大部分的这些低息款并没有到贫困人手中。 这种情况也并不是中国独有的。国外的经验证明,低息贷款往往是到了有权有势的人的手中。人们认为低息贷款是国家的钱,还款率非常低。而且低息贷款需要国家财政的补助,规模十分有限。

 关于小额信贷的利率问题,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课题。各国政府也都十分关心农民贷款,特别是扶贫贷款的问题。经过了多年的实践,人们也慢慢地领悟出合理利率对是小额贷款可持续,可扩大的最重要的条件之一。到目前为止,除了个别国家之外,几乎所有的亚洲国家都已经放开了对小额贷款的利率限制。由执行小额贷款的机构来决定利率水平。

 实践证明,只有较高利息才能使小额贷款机构有生存的空间,有发展的空间。真要帮助农民,就要放开农村金融的利率,让市场,让农民自己来决定是否需要贷款,如何使用贷款。

 IV. 如何使小额贷款利率下降?

 当然,当提供小额贷款的机构在当地是独家垄断的时候,我们也要防止他利用垄断的地位牟取暴利。 怎样才能把小额贷款的利率降低一些呢?当然不可能降的跟商业银行一样。从信用、成本、零售,从各个方面来说它跟商业银行都不一样,但是毕竟还有提高效率的空间。作为经济学家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一个高招,就是竞争。就是让小额贷款机构之间展开激烈的竞争,让农民有选择的机会。即使是小额贷款机构也不应该垄断。如果我们真的想帮助农民,真的想把利率降到一个比较合理的水平的话,一个地方就批两个或者三个小额贷款机构。

 我们还可以通过建立更好的信用环境,用法律的手段来防止恶意坏账来减少小额贷款的成本。还可以通过优惠的税收等方式来减少小额贷款机构的成本,从而达到帮助农民的目的。如果国家真的想帮助小额贷款机构的话,可以在这些方面下工夫,而不是简单的规定一个较低的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