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人体科学启示----社会发展规律的探讨
作者:单双祥    发布:2006-06-30    阅读:2182次   
    社会学创始人奥古斯特·孔德十分强调社会类似一个有机体。他这样写道:“社会这个整体大于它的部分之和,因此只有从整体上才能充分认识社会,如同有机体一样。”其实,在哲学和社会学的历史上,社会和有机体的类似问题,曾使学者们多次去考察生理躯体与国家实体之间的相似之处。在这里,我们不妨分析一下这种类似的规律所在,以供学者参考。
    一、细胞是人体的有机体基本结构单位和功能单位。
    人是由亿万个细胞组成的。单细胞必须依赖于周围环境,不得不完全听任环境对它的摆布。只有当细胞进化为有机体时,才具备了发展其内部组织的可能性,才能使自己免受外部环境的变化所带来的有害干扰。
事实证明,细胞发展为有机体时,它们各自成为有生命的构成单位。和孤立的单细胞一样,有机体中的每个细胞都有它自己的生命过程。细胞学家们发现,每个细胞都从有机体内环境中充分吸收水分、蛋白质、糖、脂肪、盐、氧和微量无素;它有效地摄取食物中的营养用于合成或修复自身的组织,或分泌激素类等特质,或释放能量,或执行更复杂的功能,最后排泄废物。细胞在正常情况下以精确的调节方式来执行这些复杂的机能,使摄入和排出既不过多也不过少,使自身保持高度平衡状态。
    在单细肥中,细胞一切生命的功能——消化、吸收、运动、繁殖,都由它单独完成。而进化到有机体时就出现了分工现象。许多细胞被分别组成各种结构的组织,器官乃至系统以执行特定的功能。肠道细胞用以消化,吸收营养,肝脏细胞是分解或合成营养物质的场所,如此等等。
    二、人是社会的结构单位和功能单位。
    我们不妨来考察一下社会与人的有机体这种相似性。社会是由许多人组成。在原始社会,依靠采野果,狩猎和简陋的农业生存的少数人,他们所面临的环境无异于孤立的单个细胞生活中所通常见到的情况一样。个体的人是自由的,他们可以自由地在广阔环境中到处活动并为自己生存,但他们完全依赖于当时所能供养自己的身边环境,对这种环境缺乏控制能力,他们只能无可奈何地顺从环境所决定的条件。
    只有当人组织起来成为大的团体,就象细胞组成有机体那样时,才有可能产生一个内部结构来提供相互援助,并通过它使个人的能力贡献给团体。随着人类文明进步,科学技术的发展,社会日益庞大和复杂化,这正如有机体随其进化而变得更大和更加复杂化一样,社会分工的现象变得越来越明显。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构成组织系统的人不断进行分层和执行功能特定化,逐渐形成各种组织系统;另一方面,各组织系统之间的联系又越来越完善,不断加强社会的整体性和统一性。举一个简单例子,卫生系统的人,他既不耕种粮食,又不制造衣服,也不直接开采燃料,这些事情它只得依赖其它组织系统的人。他可以只尽他自己的本份工作,为别人服务。所以,社会每个人都能尽自己的能力,同时,他也能从社会得到所需的保障,这正如生理机体中所看到的那样,社会实体如同生命机体。
    三、社会运行规律与人体生理规律的类似。
目前,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无论是发达的国家,还是落后的国家,在解决人的有序性的恒定或在保证社会所有的人基本需要的不断供给方面,都尚未取得足够的成功。全世界正在广泛探索能够减轻经济上产生巨大的上下波动所带来的政治不稳和贫困的问题。
    然而,在我们自己躯体构成中,就有解决类似上述稳定问题的成功例证。机体通过吸收所需营养,既不过多也不过少供给机体内细胞,使细胞摄入和排出保持高度平衡,机体通过多种形式的免疫对伤害作用的天然防卫,以及机体各种调节,使机体能够正常健康发展,并保护自己免遭各种紊乱之害。我们的躯体通过亿万年漫长年代的进化,尽管遭受各种不同程度的侵害却进化出维护自身生存的有序性,高度稳定状态的这种机制,是来得不容易。这不就给我们社会有序性的稳定及社会运行规律提供了很好的启示?
    (一)社会初级阶段。
    在有机体进化过程中,保持稳定的生理作用在初期也未得到充分发展。只是在具备高度进化表理不同生物种类中我们才能看到能够迅速而有效地进行体液调节和神经控制的稳定装置,我们可以想到复杂的哺乳动物比起相对简单的两栖动物,前者对内环境具有更大的调节,控制能力,不论外环境怎样变化,它能保持体内稳定,各种调节平衡。而后者则不存在这种装置,或这种调节能力不成熟、不完善,所以出现体内不稳定,各种调节,各种物质代谢往往随外环境变化而变化。尽管如此,生物学家还指出,前者的稳定装置是从后者不稳定装置经过若干年代不断演化而来。对于社会与有机体的类似性,我们社会发展不正是初级阶段吗?
    社会本身具有某种初步的自动稳定作用,一个复杂整体社会,在某一时期,政治安定,人民生活不断得到改善,这本身就证明了一些系统功能正在或随着社会发展不断发挥作用以保持这种稳定。但是,我们若从历史观看社会,稳定中还存在不稳定因素。在一个时期是稳定状态,另一时期就有可能出现动乱不稳定状态,这是因为社会自身调节还不成熟,与有机体的高度体液调节相比,还存在很大的距离。众所周知,松懈的管理其后果是效益低下,但严格管理不久又会激起违抗和摆脱控制的愿意。一个社会的任何一种强烈的倾向都难以持续到绝望的地步,在未达到这种极端之前,就会产生一个纠正的力量来阻止这种倾向,而后者的势力又常会发展到过分的程度,以致他们本身又引起一种反作用。社会这种从稳定到不稳定,又从不稳定到稳定,反反复得的现象,就意味着社会自身调节不成熟,不正是社会发展过程的初级阶段么?
    (二)建立有序、稳定的社会模式是人类社会发展规律。
    细胞的稳定状态更重要地取决于机体的稳定状态。细胞一切物质需要,都是从机体体液中得到,一旦细胞得不到机体提供的物质,细胞就出现不稳定。可想而知,长期下去细胞便会死亡,机体就会崩溃。这是不可否定的客观事实。我们暂且不对这作更深的了解,回过头看看社会。在当今社会,人类个体的稳定状态是不是极大地取决于社会的稳定状态。为了保证社会所有的成员生存和生活能力,那就有若干基本需要必须得到供应(即衣、食、住用等诸方面),其中某些需要应得到满足(如粮食)。然而,人的一些需要时时因社会自身调节不成熟而得不到满足。这一点,世界上所有的国家不同程度的存在。因此,这种不稳定因素存在会给社会带来严重的危害。那么,我们如何去研究相当于机体体液调节和神经控制双向相结合的机制,即社会自身调节和国家行政管理双向配套的有机体制。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国家最接近于机体高度、灵活、正常调节控制功能,可以衡量这个国家发展文明程度。因此,为了保证在社会机体中实现与人的有机体所达到类似程度的稳定性,我们可以从有机体中得到如何调节控制机体内环境以维持其平衡性的启示。首先,这要包括通过生存必需品的流通的市场来保证不间断的供应,衣、食、住、必用品都自然属于这些必需品项目。其次,这要包括保证社会个体在劳动中得到不间断的工资,这种劳动报酬最低水平必须具有以保证劳动者能从市场中获取他和他的家庭所必需的物质。所以,要达到社会稳定状态,政治安定,至少这些基本条件是应该得到一定的满足。
    鉴于人的有机体已知的机制,社会的发展进步,要靠社会稳定的国防、治安、农业、工业、商业、交通、卫生、科技、文化、教育、能源、金融等各系统自身发展和行政管理的有机模式来实现。
    我们还知道,社会和人的机体一样,经常遭受火乱。有的是自然条件引起,有的是入侵敌人的战乱,这就是所谓外环境,还有内环境如少数人蜕变、腐败、局部管理失衡所引起的破坏,这都会使社会稳定性遭到不同程度的扰乱。如果社会缺乏调节管理的机制,可想而知,社会稳定会怎样?
    1、社会发展中市场调节。
    人的机体早就提示:体内的环境稳定性是主要的。为了保证内环境不被破坏,机体内有高度的安全界限。如机体的糖补充趋于过低,则机体陷入惊厥状态,而惊厥标志着机体自身反应到达了顶点,这样又促使从肝脏储备中释放额外的糖元来恢复血糖的正常水平。若时间再长一点,机体通过三羧酸循环来消耗体内储存脂肪或蛋白质。剧烈的寒战可以引起额外的热来防止体温下降。所有这些过多耗费能量在平时并不发生,因为通过体内缓冲一下就够了,但是一旦有所需要,这些极端活动就随时发生,以保持内环境的平衡。
    众所周知,社会本身的稳定性是首要的。然而,为了保证这个内环境不受破坏,社会必须显示出高度的稳定界限。如社会粮食的供应不足,社会就出现饥荒,人们就产生不满的情绪。不满暗示着社会不稳定。如果我们对这个问题能注意到其不满早期征候,及时用工业生产储备的食品来缓冲市场粮食需要,那么社会不稳的问题就解决在萌芽状态。
因此,我们认为建立社会市场调节的机制是社会稳定性最基础的必要条件。
    社会市场调节是怎样一回事?其实就是发挥各系统的职能。如:商业系统能比较合理地调节供需平衡;工业农业系统除了满足商务系统在流通领域的需要,更重要的是能够事先储备危机时刻拿出所贮存的商品;金融系统能积累资金储备以备临时失业之用;人事劳动系统能适时安排就业或为新型工种培训人才;卫生系统能解决全社会所有人的卫生保健;福利系统能满足孤寡病残老人生存所需。值得注意的是,有机体这种储备或释放物资储备,加速或减缓连续作用的力量并不是由高级大脑皮层来操纵的,而是依靠其低级中枢。如心脏受大脑控制,但是机体内作用时功能自由身的窦房结来调节。所以,这就给我们提示,社会各种系统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完全可以由他们自己发挥能动性,更有效地调节自身功能,为社会作贡献。
    2、行政管理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手段。
    我们还是先认识一下有机体,生理学家发现有机体神经系统分两大部分:一个是与外环境相联系的对外反应的部分;另一个是作用于内脏既主要管理内环境的对内部分.有趣的是,人的有机体的神经分出大量神经纤维,与全身各组织和器官建立联系。其功能又可分为传入神经纤维和传出神经纤维。前者与全身各器管中的感受器或特殊的感觉器官相联系,如接受触觉小体,接受冷热的温觉末梢,接受空气中化学物质刺激的鼻内嗅区等等,它们将感觉传入到脊髓或脑。后者是大脑或脊髓发出各种信息传到“效应器”,引起各系统发生功能作用。
    上传下达是行政管理传递“信息”的惯例,而我们反映社会活动的行政“感受器”和管理社会活动的行政“效应器”连为一体。可想而知,上级精神信息往下转,基层的信息向上报,同在一条线上,这是否阻碍信息传递。建国初期,我国实行计划经济,一切社会活动实行行政管理手段,对于一个刚诞生的国家来说,有积极快速地推动社会发展的作用。这一点,历史已经作了证明。同时,历史也验证我们存在的问题,我们没有及时将基层实际情况反映上去,其后果出现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产品结构不合理的现象。这不说明行政“感应器”不灵么?因此,行政管理应具备双重结构,完成两种职能:一是反映基层信息的行政感应器,如新闻媒体,人大代表.二是接受上级信息,管理各职能部门的行政效应器,如地方各级行政部门.这两种职能彼此分开,各自独立性.
    3、社会市场调节和国家行政管理的关系。
    生理学家们还提示体液调节和神经控制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共同作用有机体。体液调节是基础,神经控制是主导。体液调节在神经控制下发挥作用,而神经控制主要维护体内各种调节平衡,保持体内稳定。
    在当前,上述辩证观点对我国探索和开拓行政控制和市场调节有机结合的经济模式,不正是提供了最理想的启示吗?
    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社会运行规律是市场调节和行政控制有机结合起来,市场调节是基础,在行政控制上充分发挥作用。而行政控制是主导,它既不过多干预市场,也不放松管理各职能部门。
    总而言之,我们既要注意到市场调节作用,充分发挥各系统职能,同时,又要管理好社会各系统,只有这样,社会才保持有序性和稳定性地发展。
 
主要参考文献
 
1、D·P·约翰逊著《社会学理论》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2、雷蒙·阿隆著《社会学主要思潮》上海译文出版社。
3、坎农著《躯体的智慧》商务印书院出版。
4、莫伊谢取夫《人和控制论》生活·读者新知三联书店出版。
5、吴德昌编译《人体机能解剖学》科学出版社。
6、真岛英信著《生理学》人民卫生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