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如何提高工人工资
作者:张建刚    发布:2006-03-28    阅读:1205次   
    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18日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又提到了工人工资应当增加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确需要重视、深思。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工人的工资总量占GDP的比重从15%下降到了12%,工人工资逐年走低。珠江三角洲地区,现在月工资六七百元、每天工作12小时的工厂仍然不少。

    工人工资不升反降,什么原因呢?我认为主要有三条:

    第一,已经成为工人主力军的农民工普遍缺乏技能,知识水平低。对于这些农民工而言,没有与资本家谈判的能力,对于资本家而言,这些人似乎并不能给他创造多大收益。我们要建“世界工厂”,可是,我们不培养合格工程师,却在大力培养科学家(大学生)。中国在校大学生人数由1998年的340万增加到了2004年的1400万人,而在此期间中等专业技术学校几乎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直到2004年左右不少“大学生没人要了”,中等专业技术学校的招生工作才重新升温了。中等专业技术人才严重短缺,大学生又难以派上用场,于是,大批仅仅接受了9年义务教育的初中毕业生便隆重登场了。我们不否认这些农民工在中国的“世界工厂”建设中发挥的巨大作用。但是能靠这些农民工大幅提升中国的自有技术吗?我们能奢望这些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仅仅被指使发挥着机器人般作用的劳动者的权益得到资本家的尊重吗?

    第二,合格的企业家比较缺乏。企业家是一个企业最重要的资源,一个企业的发展、成功离不开具有高瞻远瞩的企业家。但是现在很多搞企业的人都不具备企业家的素质,他们的企业都是在机会主义与权势主义的庇护下建立、成长起来的。因而,这些老板根本就不懂得“以人为本”的理念在企业发展所需的技术创新、现代管理中的巨大作用。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这些目光短浅、管理混乱的企业生存越来越艰难,于是,压低工人的工资、再压低工人的工资就成了这些企业降低成本、抵御危机的重要方式之一。没有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其企业就不可能有很好的文化、制度、管理、技术,也不可能有好的效益,因而维护员工的利益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三,因为医疗、教育等基础性的社会保障严重缺乏,生存成本高昂的大众在工作岗位上始终进行者疯狂的争夺。社会保障机制是市场经济运行的人道主义安全网。我们发展的是市场经济,却没有建立起与之相匹配的安全网。现在一部分人富的流油,一部分人却在贫困的边缘挣扎;费用畸高的医疗、教育、住房压的人们喘不过气来。大家为了活路,纷纷累死累活的加入了打工者的行列,饭碗争夺激烈。在中国这个劳动力异常丰富的国家,人力之间的恶性竞争就给了资本家压低工资很大权力。

    我们该怎么做呢?我认为应该从三个方面入手:

    第一,工人职业技能的培训和企业家的商业教育。联合企业,在全社会范围内加大职业技能培训力度,让现有的工人有机会获得技能上的提升,让未来的每个工人都能够比较轻松的迈向社会。我认为,我们现在很有必要以减免学杂费等措施鼓励大量初中毕业生进入中等专业技术学校学习。这样不但可以让他们掌握社会所需的某项技能,让个人、社会、企业切切实实得到好处,而且可以制止大学漫无目的的扩张之势。只有当工人掌握了某种技能或知识能够为企业创造更多价值的时候,他们的工资上涨才是应该的、有益的。企业家的商业教育方面:我认为,所有的企业家进入商学院再学习是很必要的,我希望他们都能去。但是我更希望他们能够看到未来,看到他们在未来社会中的价值,同时铭记张维迎教授下面的一番话:“企业的经营理念应从赚钱变成为社会做事;战略上应从抓住机会过度到制定战略、创造机遇;管理上应从个人能力制胜变成组织的系统能力的制胜;技术上应从应用别人的技术过度到创造自己的技术;公司的治理目的应从为自己赚钱变成为大家赚钱.”只有目光远大,学识与能力卓著的企业家才会时刻想着:应当努力提高员工待遇,激励他们发挥更多才智,为企业创造更高价值。

    第二,中央政府以及地方政府必须加大对医疗、教育等社会保障方面的财政支出。医疗、教育等行业的大力发展是始终能给整个社会带来正面效应的事情,但是由于医院、教育等行业的发展不能给政府带来直接的税收,所以在政府主导下的全民招商过程中,医院、教育就不会被列入招商引资项目之中。在缺少了社会投资的情况下,政府又不能在财政上给予支持,所以,在中国各项事业高速发展的同时,医院、教育等行业就没有得到真真正正的发展。国家统计局称,从1980年到2001年,农村专业卫生技术人员数量由150万人,仅仅增加到了160万人;县乡医院和卫生院的床位数由1987年的127.7万个则降到了2001年的101.7万个。高等教育方面,现在一个教授可以带20个左右的研究生,一个教室可以让300多人同时上课。在医院、教育资源严重短缺的情况下,质量没保证那就不用说了,费用漫天上涨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而对医疗的需求是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对教育的需求更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每个社会成员所渴望的。所以,政府必须加大对医疗、教育等重要的社会保障方面的财政支持,降低大众的生存成本,减少大众因基本需求的满足而疲于奔命的争夺工作岗位的事实。当社会做到了可以让每个人理所应当的一边享受生活一边工作的时候,他们的工资就会比较公平,自然不会低。

    第三,中国现在必须以“全力加强自身建设,推进政治进程”为政府的首要任务。在中国当前,任何对大众有益的事情的开展及有效运行都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对此承担责任、主持工作的是政府,而政府自身现存在的问题太多了。人浮于事的庞大机构对于财政的无端消耗以及让人担忧的执行力,使得民众寄予厚望的好事在政府手中几乎没法进行。因此,放弃一切可以交予市场的事情,"全力加强自身建设,推进政治进程"就是摆在政府面前的迫在眉睫的事情。我们要发展市场经济,就必须建立起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政治模式。只有在各层级政府内外部建立起有效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才能将为大众服务的政府工作切切实实还给政府人员,才能将GDP增长所带来的大额税收真正投向民众所需的公共事业。只有这样,大众受教育的权利、受社会保障的权利才能真正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