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汇率调节贸易差额的影响已弱化
作者:夏斌    发布:2006-02-28    阅读:4420次   
     传统经济学认为汇率能自发调节贸易差额。针对中美贸易差额,美方不断制造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压力。暂且不论汇率争执中的美方政治因素,以下仅就经济因素分析证明,目前汇率对调节贸易差额的影响已明显弱化。
     当今世界贸易格局是近15年国际政治经济结构变化的结果。1991年,二战后持续了近60年的世界“冷战”格局解体。原苏联、东欧各国及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迅速走上了市场经济轨道,经济运行规则与西方逐趋统一。西方大国在政治上也不再限制东西方的经济交流。正是政治上的解禁、经济体制上的开放与趋同,长期被压抑的发达国家产业资本在全球范围的转移需求被立即释放并得到满足。从90年代开始,发达国家的资本输出,再也不局限于发达国家之间,而主要面向市场广阔、劳动力资源既丰富又便宜的发展中国家,并以资本输出带动制造业生产能力的输出。1991~1997年,发达国家之间的国际直接投资年均增长率只有8.8%,而流向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却增长了32.3%。与此相对应,在全世界资本流动主要是通过跨国公司进行的背景下,自然带来了世界贸易结构的重大变化。
     一是跨国资本流动直接带动了东亚各国特别是中国的国际贸易。跨国资本流动不再以当地市场与自然资源为主,而是以全球市场、资源和风险的配置为主。欠发达国家的生产是全球生产链的延伸,由此必然形成贸易的大发展和贸易优势。
     二是国际贸易竞争从过去以企业间的比较优势为主,转变为在国际范围内整合资源的能力为主,国际贸易格局由产业间贸易转向产业内贸易和跨国公司内贸易为主。
    三是世界三大区域的贸易差额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从“一顺一逆”(对欧盟顺差,对东亚逆差)变成“双逆差”。欧盟从“双向逆差”变成“一顺一逆”(对美国顺差,对东亚逆差)。东亚“双顺差”情况没变,但对欧美的顺差规模从1千多亿美元增长到4千多亿美元。正是在此背景下,出现了汇率对世界贸易差额调节能力的弱化趋势。其原因:
    一、部分汇率风险已被跨国公司内部化。当跨国公司成为国际贸易主体后,汇率成了跨国公司内部核算价格,主要调节内部的利益分配,并不严重影响整体利益,影响力有限。中美贸易中尤其是中国对美出口中很大一部分是美资跨国公司的内部贸易。1992~2005年,中国实际有效汇率发生较大波动,但据美国商务部报告,1992~2004年的关联贸易占美从华进口比重却从10.5%一路上升到27.1%,占美对华出口比重从4.9%上升到14.2%。
    二、汇率波动对产品最终售价的影响力有限。一方面,产品最终售价中服务等非贸易部分占比不断提高,对汇率的敏感性下降。据美国公司估计,中美贸易的价值链基本上由美国企业控制。美国自中国进口价值1美元的商品在美零售价约4美元,3美元被美国品牌拥有者和流通领域赚走。中国仅得1美元,其中20美分相当于利润和折旧,往往被出口企业所有人——台湾或香港厂商获取,30美分用于购买进口原料,中国投入了大量劳动力和基础建设,仅得50美分。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以消费品为主,且美国掌控价值链的绝大部分,因此人民币小幅升值并不会大幅改变其零售价。
    另一方面,汇率高频波动,使国际贸易承受不必要的汇率风险。为保持市场份额等目的,出口厂商更倾向于自我消化汇率风险,而不是转嫁,因此对需求的影响明显弱化。就是从1985~1987年间美日的经验看,进口价格与汇率波动、出口价格与生产成本的相关性也相当弱。美国1985年汇率贬值后半年,真实进口价格仍低于其最初水平,一年后真实进口价格的上涨幅度,比起美元的贬值幅度仍微不足道。日本的单位劳动成本与制造品的出口价格变化比例也极其不相称,日本制造商试图稳住出口价格,而不是使价格与成本同比例变化。
    三、汇率波动基本已由金融性交易主导。目前全球外汇交易全年日均量仅达世界全年贸易额的10%左右。由于美国出于本国政策目的,在全世界发行过多美元,引起全球资产泡沫此起彼伏,金融性交易的流向已经常脱离实体经济。汇率波动信息中存在噪音,不仅不能自发调节贸易差额,有时甚至背道而驰。因此平衡巨大的贸易差额已不能完全寄希望于汇率的市场化调节。从现实看,1995年以来,美国经常项目逆差持续扩大,但美元实际有效汇率在1995~2002年间走强,2002年后却又出现疲软。日元1985年广场协议后大幅升值与波动,但日本一直贸易顺差。
    四经验数据也表明,贸易不平衡格局具有自身长期的内在稳定性。1996~2004年,不但世界各国的汇率发生了较大波动,各国经济也发生了较大的调整,但从国际经常项目基本格局看,并未发生显著变化。美国在将近1/4个世纪的时间内一直陷入经常项目持续逆差的局面,且逆差的绝对额不断扩大;欧元区除个别年份(如2000年)出现逆差外,均为顺差;日本一直保持顺差;亚洲国家(日本除外)的顺差则在不断扩大。总之可以说,除非汇率发生长期、持续的大幅波动,否则汇率波动容易被经济结构的调整所吸收。

     当然,汇率对贸易差额的影响不能说已完全消除,但相对15年前,其重要性大为降低。汇率波动不会轻易影响贸易额已较大的单个国家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仍需注意的是,第一,存在多个相类似竞争优势的国家,汇率的长期同方向波动,仍会导致跨国公司重新配置资源,从而影响其贸易差额。第二,汇率的长期同方向波动往往导致某个国家部分原有优势的丧失,需要重新寻找、建立核心竞争力,推动产业结构升级。这个过程充满风险。但从国际经验看,在应对汇率波动方面,除个别国家出现失败外,在不发生金融危机的条件下,大部分国家仍能有较强的调整能力。第三,汇率波动对国内不同企业的影响不同。跨国企业、大企业有能力走出国门,在世界范围配置生产链,因此能有效抵御,甚至利用汇率波动。但出口导向的内资中小企业,尤其在外汇市场发育不完全的环境下,汇率波动对其危害较大,较直接,不能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