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解决全球经济失衡:美国应负起大国责任
作者:夏斌    发布:2006-02-14    阅读:1906次   

当前,全球经济失衡的基本现象是:全球储蓄供大于求,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实体的美国,已由过去的资本净输出国变为资本净输入国,源源不断地向发展中国家和石油输出国借入资本,以维持贸易的增长和经济的增长。在这过程中,同时引发了美国与中国、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汇率的多种争端。

对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分析,美国的学术界有截然相反的两种解释。一种观点认为是因为美国目前储蓄率持续下降,经常项目长期恶化,是美国自身的原因;另一种观点更多的是体现美国官方学者的观点,认为是全球国际资本流动格局发生了变化,是由于发展中国家为了应对全球危机,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积累了过多的美元储备,从资本净输入国变为资本净输出国,支持或者导致了美国经常项目巨额赤字的形成,支持和导致了世界长期真实利率的下降,是非美国因素造成的,言外之意,全球经济失衡,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因素造成的。

当然,两种不同的判断自然形成两种截然相反的政策建议。前者更多的要求美国政府采取多种措施,提高国民储蓄率,调整经济结构,减少经常项目赤字。这项政策建议的结果,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就业。后者更多的要求发展中国家加快金融自由化进程,要求发展中国家调整利率,减少出口,与此同时美国要采取贸易保护主义。

两种观点孰对孰错?个人认为,全球储蓄供大于求,美国靠借入发展中国家资金维持其经济增长,一些发展中国家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自觉的持有较多的美元外汇储备后又投资美国金融市场。这种现象是过程的结果。可以说,目前全球经济失衡状态能够继续勉强维持,正是靠着美国的资本借入额和发展中国家的资本借出额的基本恒等(暂舍石油美元的因素)。因此全球经济失衡中谁为因,谁为果的因果之争,如同鸡生蛋和蛋生鸡的关系,简单从现象看,难以分辨。

 但是,如果退一步讲,在当今世界各国经济实力明显不平等的情况下,在美国一国GDP占有全球GDP三分之一的情况下,要求弱势方的发展中国家冒着金融动荡、社会不稳定风险,单方面加快放弃各种金融自由化限制和汇率限制,加速减少美元外汇储备,同时美国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以减少发展中国家的出口,这似乎不太公平。第一,目前全球失衡下各个发展中国家积蓄较多的外汇储备,是前十年间频频爆发的金融危机带来的教训,为此一些国家已经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是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下金融弱国的不得已的行为。即使要改变这种状况,也应容许有一个逐步的过程,并且必须保持改革中的国家其经济、政治社会的基本稳定。否则的话,金融危机频繁爆发,只有加快全球南北间的矛盾,只能使世界经济的发展更加动荡、更加不稳定。第二,目前以出口为导向的发展中国家和石油输出国家,如果短时间内迅速减少出口,减少持有美元,加大进口速度,加大投资本国国内,可以设想,美国经济根本不可能维持目前相对较低的利率,较高的经济增长率,美国的失业问题将更加突出,社会矛盾将更加尖锐。一句话,对美国也是不利的

同时,必须看到,尽管目前全球经济的失衡不可能长时期维持,但在短期内又不可能迅速打破这种“失衡中的平衡”。这就要求世界各国特别是资本借入国和资本输出国双方加强紧密合作,各自加快结构调整,在调整中维持全球经济的稳定发展,在稳定发展中逐步消除全球经济的明显失衡状态。

但是,对此必须清醒看到,全球经济目前之所以能容忍全球储蓄供大于求这种状况存在,并能得以持续发展的制度因素和主导因素,原因在美国政府掌控美元发行的局面下,以美元为国际主要支付手段的国际货币体系制度和美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主导地位。而不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出自内心的自愿。进一步就货币因素分析可以了解,从1998年以来,美元货币M2的增长速度连续六年高于GDP与平减指数的增长速度。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发行数量主要服务于美国一国国内的经济需求,美联储根据美国经济自身利益的需要调控利率目标,维持长期的低利率政策,放弃世界货币美元的供应目标的控制。由此形成世界范围内超额的美元发行为金融弱势国家持有并转投向美国,金融弱势国家又为干预汇率,过多投放基础货币;加上美元、欧元和日元的汇率、利率博弈,支撑形成了全球基础货币和流动性增长过快,全球储蓄供大于求的局面,支撑形成了世界长期利率保持相对较低的水平。

对此,美联储已是深刻看到目前美国经济中资产泡沫是美国多年来扩张的货币政策所导致,是美国自身政策原因的结果,但又不想捅破此泡沫,于是一方面通过不断加息的预警信号“微调”美国经济,消化历史包袱,另一方面仍然利用全球储蓄供大于求的局面,与欧元、日元进行利率博弈,抢夺国际资金流入,以达到抵消、消化美国利率上升对美国经济的负面作用。

由此,我们就不难了解,为什么近几年世界范围内出现此起彼伏的商品和资产价格的暴涨。从美国股市、房地产泡沫到世界范围的石油、黄金、贵金属以及目前的森林资源的价格异常波动。近期,尽管美联储似乎出现了减弱继续加息信号,但是仍丝毫看不出多年积累的过多的全球流动性对世界商业与各种资产价格的冲击出现明显减弱甚至结束的迹象。个人判断,全球流动性过多的问题或可能形成的冲击,在今后的时间内只是以新的内容和新的特点出现而已。

根据以上观点,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全球储备供大于求和全球经济失衡的问题,维持世界经济的稳定增长,我认为必须而且只能以处理好以下四项原则为前提:

1、持有较多美元储备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要加快国内的经济结构调整与改革,发展内需;根据各国状况,在全球范围内,尽可能加快自由化进程,发展双边、多边贸易合作。特别是亚洲各国(重点是中、日、韩)的双边、多边贸易合作和货币合作。可以预料,亚洲各国金融自由化的进程必然是逐渐“去美元化”的进程。这可能是新的世纪中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重大变化特征。对此,相关国家都应该有精神准备。

2、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应该对解决全球经济失衡负起第一大国的责任。在当今世界,也只有大国的作为,才能对推动解决全球经济失衡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例如,能否进一步减少军费开支,减少联邦预算赤字,创设有税收优惠的储蓄产品,以提高国民储蓄等等。一句话,美国应通过自身加快改革调整,适当让渡一些利益,以缓解世界经济矛盾。

3、在目前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货币体系下,亚洲诸国应加快货币合作,逐步考虑实施“去美元化”问题,尽可能减少美元汇率过度波动对亚洲各国经济稳定增长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美国政府的美元政策或者说货币政策,不能一味的追求美国的一国经济政策目标,要负起世界第一大国的责任,要有大国姿态,负起世界主要货币发行国的责任,要尽可能考虑和追求全球经济稳定的目标。

4、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又是一个发展较快、正在崛起的国家,毫无疑问,有责任维持和推动世界经济的稳定增长。因此,在自身发展中,要加快多项经济制度的市场化改革,包括逐步推进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在新世纪中,不仅要遵循国际社会和相关国际组织已有的游戏规则,而且要主动与世界各国紧密合作,建立战略互信,在迎接新世纪世界经济格局变化中的各种新挑战中,共谋方策,与世界各国取得经济共赢。

 

 

 

                                          2006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