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产业经济
固定电话竞争的利与弊
作者:苗福生    发布:2005-10-27    阅读:1277次   

    市场经济就是竞争的经济,竞争是市场经济运行的普遍规律,商家从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目的出发,通过同其他同业者的竞争,不断提高商品的质量,增加商品的花色、品种,在不断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的同时,自身也获得了其应得的利益,正是通过市场上不同商家之间激烈乃至残酷的竞争,极大的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提高,丰富了人们的生活,促进了社会的文明和进步。但是,竞争是不是适用于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所有行业、所有商品?是不是所有的行业、所有的商品运用竞争规律都会带来社会、商家和消费者共赢的效果,本文力图以固定电话这种特殊商品为例,从固话竞争同其他一般商品竞争的比较上,对固话竞争的利与弊进行一下客观分析。
    一、一般商品的竞争及其社会效果
    在一般商品的生产上,不同的商家根据市场的需要,结合自己的经济实力、技术特长等方面的综合分析,选择、生产既满足市场需要,又最能发挥自身综合实力,为自身带来最大利益的商品,商家这种从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商品生产选择过程,同时也是消费者对商家的选择过程,(因为,某种商品其他商家生产销路好、利润大,但该商家缺乏资金、技术、人员等实力,即便生产,由于质次价高,销不出去,该商家也就达不到其追求利益的目的,就不得不停产或转产)。是市场对商家优胜劣汰的过程。通过这种无情的市场竞争,优胜劣汰,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提高,促进了社会商品的丰富。竞争效果的主要表现是:
    1、增加了商品的花色、品种
    比如布匹,在满足消费者基本穿衣需要的基础上,有远见的商家看到不同年龄、性别人们对颜色的不同喜好,于是,开始染出不同颜色的布以满足不同需求人们的需要,通过销路的扩大,在满足了更多的消费者需求的同时,自身也获得了更大的销售利润;比如服装行业,不同类型服装厂根据人们的不同年龄、性别、爱好,设计、生产不同质地、花色的服装,满足不同层次人们的需要;饮食服务业,各种各样的饭店,小到十几平米的小吃部,大到上千平米的高档饭店,既有面向普通大众的一般口味,又有各具地方特色的专营店,从而满足了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口味、不同消费层次人们的饮食需要;比如房地产、汽车制造、日用品等等,都可以说明:由于多商家并存、竞争,增加了商品的花色、品种,使该商品达到了多样化、差异化、精细化,从而使消费者可以根据自身的爱好、经济实力、职业、年龄特点等等,选择适合自己的商品。
    2、提高了商品的质量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提高,商家在不断生产出不同花色的新产品以满足消费者需要的同时,其商品的质量也不断得到提高,而且,提高商品质量几乎是与增加花色、品种同步的过程,比如,鞋类从布鞋、胶鞋到皮鞋的演变,收音机从电子管收音机到半导体收音机的演变,电视从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的演变;住房从窑洞、草房、土坯房到砖瓦房、楼房、别墅的演变,交通工具从马车、自行车到小汽车、火车、飞机的演变,等等,商家在增加商品的花色品种的同时,也同时提高了商品的质量。
    3、促进生产者开发新市场
    商家从追求企业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出发,在根据消费者的需求不断的提高商品的质量,增加花色品种的同时,也不断的开发新的市场,大城市市场饱和了,向中、小城市转移,城市都饱和了向农村转移;本市饱和了向省内转移;省内饱和了向全国转移;国内饱和了向国际转移;市场上琳琅满目、各种类型、各种品牌的商品,比如啤酒、白酒、牙膏、化妆品、电视机、服装、汽车等等,每个商家几乎都有一个找准目前的市场定位和如何开发新市场的问题。而商家在开发新市场的同时,既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又为自身带来了效益。
    总之,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竞争,是商家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过程,那些在竞争中通过管理、技术、成本等方面具有优势的企业生存了下来,给社会提供了比被淘汰者数量更多、质量更优、价格更低的商品,从而不断的提高了社会的生产力,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绚丽多彩的色彩,而且,这种竞争促使商家不断开发新的市场,新的需求,从而既给商家带来了利益,又满足了不同层次消费者的需求,达到了商家和消费者双赢的效果。如果没有这些众多商家的存在和竞争,如果人们都穿一样的服装,住一样的房子,吃一样的饭菜,人们的生活没有一丝一毫根据自己的需求、爱好而选择商品的能力,我们的生活将会是多么的枯燥无味和难以忍受。
    二、固话市场引入竞争带来的社会效果?
    同其它商品几乎生来就是在那种多商家并存、在竞争环境中成长的情况不同,我们的固定电话市场,从建国直至2000年之前,却基本上都是在独家经营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而且客观地说,在2000年引入竞争的时候,城区的固话市场已经基本进入饱合期。在2000年国家决定在固话市场引入竞争机制,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铁通三家国有运营商在固话市场进行竞争后,社会效果究竟如何呢?
    1、固定电话产品的性质、花色、品种没有变化。
    固定电话这种特殊商品所承载的主要功能是信息的传递,这种功能不会因运营商的多寡和竞争而发生丝毫的变化,或者反过来说,消费者不会因竞争的出现、运营商的变化而改变对固话信息传递功能的要求。从设备上看,三家不同运营商使用的设备,都是主要几大通信设备制造商的产品,遵循的都是国际统一的信令、信号和质量标准,这种同一的设备质量标准,也决定了不同运营商向用户提供的固定电话通信服务的同一性,比如主要的语音通话功能,消费者对运营商的要求就是及时、准确的把自己的真实语音传递到对方,绝不允许把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到对方就变成一个女人的声音,把一个老人的声音变成一个小孩的声音。也不允许对自己传递的语音信息作丝毫的更改内容、添枝加叶。原声原调、原汁原味的传递,是消费者对运营商唯一的要求。正因为这种同一的、唯一的要求,使得不同运营商在满足消费者需求方面,几乎丧失了精细化、差异化营销的余地。
    2、有需求、没有通信能力的偏远农村依然无人愿意投资
    其他商品竞争新进入者一般是以寻找市场空白点,开发新的市场需求入手,竞争的结果是:做大了社会总财富的蛋糕,实现了社会总生产能力的扩大和更多社会需求的满足。固定电话引入竞争后,新进入者投资和争夺的重点却只是主导运营商早已建设完毕、基本饱和的城区市场,有需求但没有通信能力的农村偏远地区却谁(运营商)都不愿意去开发。总通信能力扩大了,市场需求却还是原来那么大,总通信能力的扩大并没有带来总需求能力的扩大,不过是原有用户、原有市场份额在各运营商之间的重新分配,通信能力扩大的结果只是通信能力的更多闲置,是社会资金、资源的浪费。
    3、资源和资金浪费惊人
    固定电话引入竞争,没有在花色品种、质量方面给消费者增加什么新的差异化供给,也没有引导运营商开发有需求的农村市场,由于都集中在城区投资,比如,城市内三家运营商竟相破路,并排在地下铺设通信管道、电缆,各家运营商并排设立电线杆,有些地方路边的电线杆竟然达到四排、五排之多,城市楼房间三家运营商电缆并行铺设,既浪费资金,又影响环境,前邮电部副部长、国家政协委员杨贤足曾大声疾呼:“电信这几年由于引入竞争而造成的重复建设,浪费的资金可以建设几个三峡。”
    4、降价和改善服务不一定非得通过引入竞争来实现。
    也许有人会说,固定电话引入竞争之后,运营商的危机感增加了,固定电话的价格下来了,服务水平提高了。这不恰恰是竞争带来的社会效果吗!如果这就是国家在固话市场引入竞争的目的的话,那实在是有些令人不解了。
    众所周知,原独家经营时的中国电信是国有独资公司(其前身电信总局还具有政府职能),其管理干部是国家委派的,执行的价格是国家统一规定的,如果国家认为独家经营的时候固话价格偏高,下发一个红头文件,要求运营商下调就是了。国家与运营商之间的关系,就是老板同打工仔之间的关系,老板说话,打工仔岂有不照办之理。因而,把价格降下来了作为固话引入竞争的成果实在过于牵强,
    至于服务水平不高,绝不单纯是引入竞争就能解决的问题,主要还是由于通信大发展时期,供求矛盾严重失衡,需求远远大于供给所造成的。随着通信能力的逐渐满足需要以至饱合,服务问题已经逐步有所改善(当然,也与管理者的经营意识、管理力度有关)。熟悉市场经济的人几乎都会了解,只要某种商品供求失衡,供给满足不了需求,这个行业的服务,肯定就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三、固定电话该不该引入竞争,怎样竞争?
    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不过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问题,所以有“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衡取其轻”之说。固话竞争究竟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通过上述分析,相信大家都会有一个客观的结论。如果引入竞争的唯一可取之处就是固定电话的价格降低了,服务改善了,那么,难道不引入竞争,国家就不能达到使固定电话价格降低、服务改善的目的吗?如果通过其他方法既可以达到降低价格、改善服务,又能避免目前的无序竞争,恶性价格战和重复建设,国家把电信重复建设浪费的资金省下来,用到更需要资金的地方(如贫困地区的通信问题等等),岂不是于国于民更有利吗!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当一些消费者为固定电话价格的不断降低而拍手叫好的时候,国家监管部门却苦于对电信领域的恶性价格战治理乏力和失控。可以设想,电信服务价格的急剧降价决不是国家引入竞争的目的。
    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是我们党一贯坚持的原则。小平同志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陈云同志也说过:“不唯上、不唯书、要唯实。”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是必要的,但是,是不是一提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就绝对化,就所有行业都要这样做?打破垄断、引入竞争究竟是目的还是手段?判断一个行业发展是否健康,究竟是以是否打破垄断、引入竞争为最终标准,还是以是否达到了社会资源的最有效配置,实现了最佳的社会综合经济效益为最终标准?
    如果固话引入竞争的理由是成立的,是符合经济规律的,那么,与固定电话相类似的诸如自来水、下水、煤(天然气)气、暖气、电力、有线电视等这些具有物理网络形态,被经济学家称之为具有自然垄断性的特殊商品是不是也要像固话那样引入竞争,我们每个城市是不是也要像固话那样,在地下铺设两条以上的自来水、煤气、下水、暖气管路,架设两条以上的电力、有线电视线路;是不是也要像固话那样,给每个家庭都送进去(或送到家门口)两条以上的自来水、煤气、暖气管路、两条以上的电力、有线电视线路,让人们在家中就可以对这些商品的经营者作选择(值得庆幸的是除固话外,目前这些领域还没有这样做)。那样的话,我们的城市地下将会被挖成什么样?我们的居室岂不成了管线展览厅?高速公路是不是也要引入竞争,那样做国家将要浪费多大的资金和土地资源?而如果只在固话引入竞争,其它基础行业还维持现状,又怎能让人们想得通:为何适用于一切行业的普遍规律,却只在电信一个行业引入。
    所以,实事求是,客观分析,适合引入竞争,引入竞争利大于弊的就引入竞争;不适合引入竞争,引入竞争弊大于利的就不引入和暂缓引入竞争。特别是面对中国的特殊国情,三大固话运营商的资产所有者都是国家独资或控股。三大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实质上是骨肉相残、兄弟相争,消耗的是国家的资金,浪费的是国家的财力,我们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有许多贫困地区急需建设资金的开发扶持,“电信重复建设浪费的资金可以建几个三峡”这实在是关心电信行业健康发展人士的共同声音,固话究竟应不应该引入竞争,怎样引入竞争,现行的这种竞争方式,对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对国家资金的有效利用,对电信行业的健康发展究竟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在固定电话引入竞争几年后的今天,实在是需要国家决策者和有关学者认真考虑的问题!
 

 

 
作者:苗福生
单位:中国网通(集团)有限公司葫芦岛市分公司
职务:总经理
2005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