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大中华区域的经济一体化与产业整合
作者:张维迎    发布:2005-09-06    阅读:2129次   
    2005年8月27-28日,中国企业家论坛第二届深圳高峰会在深圳召开,主题为“面向全球竞争的大中华区域和谐经济”,本届高峰会由中国企业家论坛、香港总商会、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深圳商报共同主办。新浪财经对此次论坛进行全程图文直播。以下为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先生演讲实录:

 我要讲的题目是大中华区域的经济一体化与产业整合,首先,我还想重复一个基本的经济学研究的结论,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主
要取决于这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家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也就是最出名的那些人他们究竟在干什么?他们正在做政府还是在做企业,如果他们做企业他们是在做什么样的产业?我们中国人赋有企业家精神的民族,但是在过去2千多年的历史当中,由于我们封闭的商场和开放的政府,使得我们最优秀最聪明的人都在做政府,特别是在过去200多年来,全球化至少在200多年前也就是产业革命的时候就开始了,英国成为世界工厂的时候,实际上也就是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在100多年前,全世界的贸易、人员的流动要比现在还要自由得多,在过去200多年,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就是他最优秀的人才流向了企业,但在我们中国,最聪明最优秀的人仍然在政府,所以,人家把企业做大了,我们把政府做大了。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我们中国人才开始利用和开发我们自己的企业家资源,从今天来看,企业家资源利润最充分的是香港和澳门。其次是台湾。最晚的是大陆,非常的不充分,这与各地之间的政治制度市场经济的差异有关,香港英国人统治,香港人政治上没有思路,所以他们都去经商,所以造就了香港的风格,台湾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面也是封闭的政治,但是它是一个开放的市场,所以台湾大量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投身于工商业,特别是制造业,所以创造了台湾的经济契机,中国的大陆企业家资源只是在过去的20年里才开始由政府流向企业,特别在过去90年代表现得最为突出,总体而言我们大陆在两岸四地里面是企业家资源利用最充分的,今天理事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两岸四地的企业家可以在更大的范围内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去创业、去领导企业,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大中华区的经济一体化。

 我所理解的大中华地区的经济一体化就是两岸四地资源,包括资本、人才、技术和产品都无障碍流动,形成了资源和人才在大中华地区的合理配置,进而推动了经济的全球化。为此我们可能要做到,在大中华区内首先应该取消关税、贸易税,应该全面实行“三通”,应该按照WTO的精神,统一市场规则。在两岸四地的法律当中,香港的法律是最具先进性,最有利于市场发展的。所以,我们有必要按照香港法律的精神去改变,改造大陆的一些法律规则。以及台湾的一些法律规则,这样,我们有了一个统一的游戏规则,我们才能谈得上叫经济的一体化。

 在进程的过程当中,企业家赋有更重要的责任,当然政府部门,政治家具有更大的责任,企业家的责任就是不仅在推动政府方面来做一些更积极的措施,而且企业家要很好的利用全球化背景的机会,在全中华地区配置资源,进行区域分工,包括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形成一个更合理的价值链的分工体系。这样一个过程是一个巨大的载负的创造过程。因为我们知道经济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就是分工资源的合理配制可以提高国民财富,200多年前,一位经济学家一个最基本的结论,这个过程不仅在创造财富,而且有利于全世界的财富分配,向大中华地区倾斜,说得简单一点,也就是改变我们中国人在世界产业链的“微笑曲线”的地位。台湾的石郑容先生所提出的一个概念,是世界上财富分配是非常有价值的,如果我们不能很好的利用大中华圈提供的一个优势,很可能我们在全世界的财富分配当中,只能处于价值边际最低的那一个部分,如果我们利用了大中华的流失,我们就有希望走到厚的那个地位,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按照人均来算,我相信,台湾最大,香港和澳门次之,大陆随后,当然按照这样来讲,这个财富的收入可能大陆是最大的,为什么?企业家资源的开发,台湾的企业家是非常成熟的,至少比大陆的企业家要成熟得多,台湾的企业比大陆管理得更有效,更简直,台湾的高科技产业在世界上也有地位,像主席刚才所提到的这里非常遗憾到目前为止台湾的企业家并没有能够有效的利用大陆所提供的机会,至少台湾的企业家,台湾的企业在利用大陆的优势方面远远落后于韩国的企业、韩国的企业家。

 我相信,如果台湾能够更早的在大陆开放,台湾和韩国的比较当中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处于一种劣势状态,再看香港,香港的企业家资源开创得也非常充分,香港的金融人才济济,香港的服务业也是最为发达的,在两岸四地当中香港的服务业最为发达,它们已经利用了一些机会,但要保持它们在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它们还有待对大陆的进一步开发,在大陆上海是在香港国际经营的地位,我们相信,如果能从大中华地区的角度来讲,对中国地区而言,忠与不忠意义不大,而且我们相信,如果香港和深圳的边关取消了之后,香港和深圳合起来,深圳可以成为一个国际的金融中心,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领土上的一个最大的国际金融中心。而我们看大陆的企业家从整体上来讲,还有待向港、澳、台的企业家们来回报自己。

 我们讲台湾最大,香港、澳门次之,大陆随后,而要获得这个优势,很大一个要素就是我们要在大中华区内进行产业的整合,经济一体化,自然伴随的是产业的整合,在中国的地区上我们已经看到了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企业数百万家,但是基本上都是游击队,我们怎么不把这些游击队变成正规军?就是下一步产业整合的任务,我们很多企业单兵作战,我们怎么能够把这些单个的企业组成一个联合的战舰联合再作战是我们面临的任务。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提高中国大中华地区整个产业的集中度,我们知道现在的世界是为少数的跨国公司所领导、所统治,我们大中华地区至少具有这样领导力的企业,我们只有这样才能够形成在价值链上更为合理的分工体系。产生出中国人的世界级大企业,和中国人的国际品牌。我们靠什么来做到这一点?

 我们看一下国际,大体上能够领导产业进行产业升华的企业,或者我们称为产业领袖的无非是靠三大原因,第一大原因就是你是不是有核心的技术,你有了这个技术其他的企业能不能依附于你,为你提供服务,这样的企业像微软、英特尔,微软创造了严格的标准,软件的平台,所以所有的软件企业必须跟微软进行合作,必须依附于微软,英特尔靠它的芯片的生产能力,统治了世界的计算机市场,所以其它的计算机厂家必须要按照英特尔的标准去进行生产,所以它们成为了行业的领袖。或者我们要靠品牌,品牌在服务业比较复杂的产品,像汽车业、服务业都非常重要,另外消费也非常重要,像耐克、保捷,耐克不生产鞋,它只是设计和销售鞋,中国大量的企业都是在为耐克生产鞋,再一点就是供应链的管理能力,你有没有能力在价值链的每一个环节承担起责任来,戴尔也不生产什么东西,沃尔玛也不生产什么东西,但是他们有成千上万的供应商为它们提供产品,它们只是通过它们的管理能力在消费者面前索取价值,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公司,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比较,像联想和戴尔,联想的销售额只是戴尔的10%,但是联想的员工是戴尔的30%,在IBM合并之前,联想是中国管理非常有效的企业,为什么它们的劳动生产跟戴尔还有巨大的差异,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联想的很多事情都是靠自己来做,而戴尔被所有的事情都委托别人来做,所以戴尔为少数的劳工提供更大的市场份额,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也不能不为我们中国的企业,包括台湾、香港、澳门。我们有不少的富人,也有不少的从资产上将可以称得上是大的企业。但是这三个方面几乎都没有做出来。首先一点我们看一下我们缺乏核心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业做得要比大陆和香港好得多,在大陆,我们看一下,中国企业500强,也就是前几天全国企业联合会评出来的企业500强,我算了一下,我们中国企业在广告营销上花的钱,远远大于我们在R&D上花的钱,我们在吃喝玩乐上花的钱,远远大于我们在提高员工的教育、培训方面花得钱,这是需要我们引起注意的,如果我们没有核心的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未来我们要在世界范围内占领一席之地可能是比较困难的。

 第二,我们中国人目前为止也没有真正的适应这个品牌在进入2005年世界品牌500强里面,中国品牌有四个,海尔、联想、CCTV和长虹,即使我们真的认为这四个品牌是世界的品牌,我们中国人在金牌上的排名远远低于我们世界经济地位当中的排名,而且好多的品牌其实都是地方品牌,其中包括联想、长虹按目前还没有成为世界型的品牌,海尔也只是靠销售上的品牌,而不是海尔自己的品牌,至于CCTV其实也未必能称得上是一个品牌,像黄主席刚才讲的更多的是国家垄断的结果,我们再看一下我们供应链的管理能力,应该说是比较差的,我们很多的中国企业不喜欢自己做我们的东西,但是还不经常和别人合作完成一项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很多企业就可能误入歧途,他们有很大的虚荣心想把企业做大,走向世界,靠什么?第一要靠政府,我们政府也要这样的雄心,来整合产业,把不同的企业合并企业。但是历史证明,靠政府整合产业是不会成功的,或者说可能性非常小,在不靠政府的情况下靠什么?我们有些企业家还是靠所谓的资本运作整合产业,也就是说靠资本市场融资不断的抵押再贷款,然后不断的收购新的企业,建立庞大的企业帝国,事实证明,这样一种做法成功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再一点我必须特别强调一下内部融资所面临的控股,在一个不“玩玩杀”的资本市场上,企业通过多元化的内部融资,是企业多元化的一个重要优势,但是你必须注意这个多元化一定是企业内部的,我们现在一些企业通过上市公司来做,就是每一个企业都是上市公司的独立法人,他们之间的融资已经不能称得上是内部融资,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做就会导致你违法,最后你就会失败。在面临全球化的竞争当中,我们应该很好的总结一下中国的企业我们的优势是什么,劣势是什么。

 我非常担忧我们的资源优势,抵不过国外的核心技术,我们的生产成本优势抵不过国外的品牌优势,我们的生产能力优势抵不过国外企业的供应链能力的管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面临着极大的威胁,这个威胁在服务行业特别突出,我们非常高兴中国能够成为世界制造工厂,但是我们不得不用中国的服务业去面临全面的威胁,也就是说再过十年,在中国的连锁企业当中排在前20家中有没有中国,我们需要担心,我们的银行业也许还有中国的名字,但是控股股东都变成了外国的企业,这是必须引起我们关注的事情,所以我想在此也提出一些忠告,希望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企业能够认真的思考。

 首先一个忠告仍然是我们必须加大研发的费用,大力的开发核心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几年前,万东的董事长讲过一句话,吸取万科好榜样,万科是什么,是万科对规范的管理,我今天在这儿也要提出一句话要视华为好榜样,华为是一个在国际上能够取得一些地位的中国企业,我们中国的很多企业都应该向它学我们把更多的花在广告上的费用,转向R&D方面的活动。

 第二个忠告我想我们应该用多种渠道打造中国的品牌,这个包括像联想所说的收购国际品牌的战略,但是我这里仍然要警告的一点,在你走向国际的时候,你一定要分工做好准备,不能太草率,不能太鲁莽,就是像我们在国外念书之前,我至少要进行半年的英语集训,国际在走之前做好准备好重要。据我所至,中国的很多企业在走向国际,它们的人力资源储备是严重的不足,他们在企业方面的组织准备也是严重的不足。

 第三点我要提醒它是一个加强和提高我们的供应链上的管理能力,而这一点呢,就跟第四点有关,中国的企业怎么跟外面合作,我们台湾与大陆的合作可以带来共赢,但是这一个前提就是我们懂得价值分享在创造的总价值里面,每一方应该拿到多少?大量的中国企业不懂这一点,非常的可惜。他们只希望有一点好处自己占领,而不给对方留下,还有很多的产业,不知道怎么定价,像软件行业,不愿意为IT服务提供价值,不分析廉价的东西,使很多的优秀人才不愿意在IT呆下去,这是我们整个的国家极大的损失。怎么区分价值分享是我们中国企业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我们还要从多元化走向专业化,我知道中国的很多企业家,仍然在为自己辩护,也就是说,它有能力搞多元化,中国现在可能没有人有资格像GD学习,在过去的理事当中,由于体制市场有种种原因,无论是大陆的企业还是香港的企业,基本都是多元化的企业。我不能说多元化一定会失败,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经济越久,经济越全球化,专业化的优势越大,多元化的劣势越明显。我们知道从历史上看,最多元化的不是中国的企业,而是中国的农民,什么都干,但是农民现在都不这样做了,我希望我们中国的企业家也能像农民去学。

 我还要提醒一点,我们的企业有宏伟的战略目标,但是这个目标绝对不要超出你的能力,你的能力总是有限的,你不应该高估自己的能力,并且你的战略,必须有组织架构保证来去学,也就是说如何建立企业的系统能力,而不是靠企业家一个人的融资能力和谈判能力来实现你的战略目标,我还要告诫一点,我们的企业不要在和政府关系单做核心竞争力。关系当然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关系是与客户的关系,是与供应商的关系,与投资者的关系,而不是政府的关系。当然由于体制的原因,在中国很多的资源都控制在政府的手里,我们的企业离不开政府,我们必须花大量的时间跟政府周旋,但是我们必须始终记住一点,政府不可以离得太远,也不可以离得太近,有些企业,如果离得太近就会死掉,也有一些企业因为离得太远也死掉了。有企业家的一句话,可以跟政府谈恋爱,但是绝对不能跟它结婚。

 我还要说一点,企业家的行为不应该跨越道德的法律的底线,应该认识到我们国家的法律变得越来越健全,越来越完善,所以过去可能并不是违法的行为,现在已经形成了违法的行为,特别是因为体制的不配套,在完成一些大的任务,做一个大的企业,可能不得不有一个违法的行为,但是这时候你必须谨慎,至少不要过道德的底线,也就是说,你做的企业是真正在为社会创造价值,这就是道德底线。我们中国的企业,真正的去风险控制,你做多大总是有几个可能性,你要是没有你的可能性,控制在多大的范围内,这是需要你认真研究的。

 我还有一点建议,特别见到黄主席在这儿,民间商会组织,行业协会,推动政府的改革建立商业规则,如果没有大量的民间组织,商业协会我前边讲的合作与价值分享就非常难以做到,商业规范就不可能建立起来。如果我们企业家之间不具有高度的信任我们怎么可能来升华产业,做大企业?

 最后我要特别强调一点,我们民营企业当初的理事责任,中国企业的整合,台湾是民营企业,香港是民营企业,澳门是民营企业,但是在大陆,仍然是国有企业主导,至少国有企业在重要的领域主导,但这是一件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事。我们国有企业占到中国的三分之二的资源,创造了三分之一的价值,这是一个资源。我们也高兴的看到,中国的新颖企业也在做强大,我想未来中国要有国际品牌的企业,主要是靠民营企业,不能靠企业家垄断的国有企业,因为它们是靠资源的垄断做大,而不是靠核心竞争力。在统计当中中国500强当中民营企业的比重是在不断的上升的,我们看得出从2002年只占3.8%,2004天占到14.8%,2005年占到15.8%。我希望,以后每一年至少应该有3、5个百分点的比例在提高。我们还要看到一点就是在这500强里面,民营企业的效率指标,全面好于固有企业,这意味着是什么?如果我们固有领域有更多的资源转向民营企业,中国人的财富就可以大大的增加,中国的贫富差距就可以大大的减少。但要知道这一点,我们就需要给民营企业创造更好的政治、舆论、商业环境。我们政府必须真正的使得民营企业有自由的生存空间和平等的竞争机会。但是非常遗憾,至目前为止,我们很多的法律还没有具有这些,我们制定的36条,扶持民营企业的政策在操作当中,几乎是没有起步,我们还要特别谨防,把宏观控制变成多夺得民营资本的一种办法,我最近刚看到了一部电影《天下无贼》,这部电影对我启发很大,电影一开始刘若英就勾引傅彪,他也就禁不住勾引,结果刘德华把这个过程都拍下来了,结果就要挟他,最后傅彪的一辆宝马车就没有了。我们想一想我们政府部门是不是也有类似的行为,我们有一些政府部门,有一些政府官员在不断的勾引民营企业,你来我这儿投资,我给你很多的条件,但是另一些政府部门,把这个过程都拍下来了,过一段把民营企业的财产都收走了。

 我想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民营企业的发展关系到中国的未来。关系到我们中华民族在国际上的地位,所以民营企业的发展的态度问题,实际上是一个爱国主义的问题,当然我也希望中国的民营企业,不能只等着政府给你改善环境,还应该苦练内功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