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利润与社会责任
作者:张维迎    发布:2005-08-02    阅读:1789次   
    我要讲的题目是利润与社会责任。我想我们企业界最近可能被三个概念搞的比较迷惑,第一个概念就是经济学家告诉我们的目标是最大化利润;第二个概念是管理学家告诉我们企业要生存和发展,最重要是为客户、为消费者创造价值;第三个是社会管理家和社会活动家提出了我们企业家最重要的是要讲究社会责任。这三个概念之间有一些什么关系呢?这就是我下面要探讨一个问题。

    其实,我们可以从经济学给最基本的概念讲起,就是利润究竟是什么?我们都知道,利润简单的说就是等于收入减成本,那么我们接下来要问收入意味着什么,成本又意味着什么?在传统上,我们经济学有两个基本的定理,就叫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和第二定理,第一定理是讲如果企业都追求利润,每个个人都追求自己的效益最大化,市场自然就可以达到一个社会最优的资源配置。第二个定理讲任何我们所希望的社会资源配置都可以通过给定一定的收入分配结构,所有权结构,而且通过市场达到。在这个情况下所讲的利润其实含义是有非常严格的界定的。

    第一个含义就是利润的前提下收入指的是什么?收入指的是我们企业对消费者所创造的价值,在一个完全竞争的完全的市场上,任何一个企业要获得消费收入不会小于对消费者创造的价值,而且一般情况下要大于对消费者创造的价值,因为有一个我们叫消费者剩余,也就是说企业所创造的价值有一部分是企业回收的,而另一方面是贡献给消费者,而市场竞争越激烈,消费者获得的剩余的份额就越多。所以我们看到一般的现象,资本竞争越激烈,生产就越难,生产越难不是他创造的价值越来越少了,而是他创造的价值里面分配给消费者的比例越来越大了。

    我们仔细想一下,经济学的定义和现实中可能还是有一定的出入,一个出入就是未来是不可知的,不确定的,所以当我们生产出来一个东西之后,究竟对消费者带来多少价值,可能消费者自己都不很清楚,比如说我们出一种药,这种药可能治一个病,但是它的副效应可能在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才能显露出来,那么消费者可能不知道,那么这个时候消费者付的钱和实际上赋予消费者之间是有一定区域的。

    第二种是我们可能给消费者创造的价值很大,但是消费者本身没有办法全面的显示这种价值,有一部分价值被其余的人所获得。所以这时候消费者可能也不愿意付钱,与此相关的一类就是公共产品,或者是产权不明确,谁都觉得它有价值,但是谁都不愿意付钱,搞企业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并不是你能为消费者带来价值你就能赚钱,你能带来价值但是不一定你能收到费,比如说网络公司,他带来的社会效益很重要,但是几年之后他死掉了,就是没有办法收费。

    还有一种原因是信息不对称,我们生产者知道很多事情,但是消费者不知道,这个时候我们不可能赚钱,因为这时候我们骗了消费者,我们利用我们的信息优势,使消费者付了他本来不该付的钱,这个时候收入上有了,但是实际上对消费者的价值甚至可能是负的。

    最后还有一点,我们考虑消费者的价值,我们要考虑是现代化的消费者还是将来的消费者,我们一般来讲当代的消费者很少为未来的后代的着想,而古人对我们后代的人着想的要多,我们知道一个人不养儿育女的话,他很难为后代考虑未来。

    于是我们人类都存在这几个方面的问题,由于这几方面的问题导致的结果是我们给消费者创造的真实的价值可能和我们拿到的钱不一样,有时候可能更多,有时候可能更少。

    第二个我们看利润的下一项是成本,一般我们讲是企业成本,真正的利润我们讲是社会的机会成本,也就是说你每使用一种资源,你要付出那个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如果这种资源你不使用,而交给其他的另一家企业或者是另一种生产用途使用的话,它能创造的生产价值是多少,也就是给次一等的生产所带来的价值就是你所使用这个资源的机会成本,这个我们叫社会的机会成本。但是我们从现实当中看到也并不是这样,同样一种原油和刚才讲的一样,我们有一种未来的不确定性,这种资源它的稀有程度我们今天是不知道的,好比今天我们想说我们用的石油、我们用的煤气,我们知道它是很稀缺的,也许五十年之后、一百年之后人们也许用新的技术,完全不用传统的能源,把传统的能源替代了,所以我们不知道这种能源真实的成本是什么。

    而另一种也是有一种外部性,我们干很多事,但是由于外部性导致我们不需要承担成本,他只承担他的生产成本,但是他并不承担他给他的下游居民、价值链下游的厂商所带来的损害,这个时候企业的成本就会低于社会的成本。

    还有一种关系也是刚才所讲的产权没有明确界定,任何一种东西应该有明确的产权,所有者就会跟你索取与这个产权相关联的应该得到的利益。但是如果没有明确的产权,大家就会去拼命的免费使用它,这样这种稀有资源的真实成本或者是价格就没有办法包含在我们企业的核算里面,这也是我们很多的企业,在中国的实际上使用了很多大量的免费的资源,我举个例子,好比说我们很多的能源企业他们赚了很多钱,但是如果我们算一下,能源的开采在全社会拍卖,拍卖的价格远远高于他们所赚的这些钱。那么我们就问一个问题,这些企业他究竟赚的是能源的租金还是真正创造了价值?

    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合同可能不完备,不完备的意思就是说我们本来应该负的责任,但是我们没有去负,好比我们对工人,我们应该说你干这些活应该拿到多少钱,但是合同不完备,我们有些企业可能会在事后进行毁约。领域对于消费者也是这样,我们没有明确的合同完全能够规定我们企业应该对消费者承担的责任。凡此种种都时的你应该给那些利益相关者付的支出成本你没有去付,那么这时候你的帐上可能表现利润的正加。

    当然最后一个也与刚才一样,我们现代人不考虑后代人的利益的话,或者考虑的程度不够大的话,我们说这个企业付的成本也就会远远低于社会的真实成本。

    由于这两方面的原因,从这个公式里面第一项他的收入是代表着什么,第二项我们看它的成本代表着什么。如果收入代表的不是真正的为消费者创造的价值,而成本代表的也不是真实的社会机会成本。那我们就发现一个利润所代表的东西和我们讲的社会价值或者是社会贡献之间存在着偏离。我们知道并非所有对社会有价的事都能赚钱,也并非所有能赚钱的事都对社会有价值。那么这个用我们古人所讲的一句话,就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为什么讲这句话呢?强调的就是你对社会的贡献。有时候你获取财富可能没有履行这个道,也就是没有对社会的贡献你也可能赚钱,所以我们儒家强调这一点,这实际上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社会责任的问题。

    我希望到此为止,应该是结束我前面所讲的三个重要的概念,我们叫做利润,获得的价值和社会责任之间的联系,在这个框架下我们来理解我们今天所讲的企业和社会责任。

    总的一条,我想还是要回到一开始讲的福利经济学的基本的定理,我们怎么能够使得我们这个制度能够完善,完善到什么程度呢?完善到至少对大部分企业、大部分个人来讲,对自己好的事就是对社会好的事,反过来对社会好的事我们也就为自己得利。实际上我们可以为这个社会的完美程度或者是社会制度的优越性从这样一个角度来去衡量,也就是说个人得利、企业赚钱与对社会创造的价值之间它的吻合度有多高,或者是这一类事情比例有多大,如果这一类事情比例越多,能赚钱的事对社会有贡献,对社会有贡献的事就越赚钱,这个比例越高说明这个国家越好越完美,那么这个比例越低,能赚钱的事破坏了社会,没有为社会带来价值,反过来为社会带来价值的事就赚不了钱,这一类比例越高,就说明这个社会的制度越落后越没有效率,所以就越需要改进。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和西方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就是由于我们体制安排的原因,导致了我们今天企业赚钱和社会责任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冲突。我再说一遍,在一个完美无缺的制度下追求利润就是企业负的责任,但是我们在现实当中差别非常大。在这个过程当中未来我们要做很多的工作,未来我还是要反复强调一点,就是要有很好的个人财产的保护制度,就是产权制度,因为只有产权制度人们才能看未来,他才能够个人得利和整个社会的贡献统一起来,我们有大量的利益说明这一点,好比为什么我们的能源开采使用浪费那么严重,好多情况下就是因为我们的资源没有非常明确的所有权,尽管我们是国家的,但是个人和政府没有一个统一的界定,然后到各个部门去掠夺它,就是所有人都可以打着国家的名义去掠夺资源,这就是由产权界定的不清楚给我们带来的问题。

    另一点,我想要建立更多的市场,因为好多情况下如果没有市场我们就没有判断什么情况该做,什么情况不该做,人类到目前为止所发明的制度还没有一个超过价格制度在鼓励节约资源和利用新的技术方面更有效的,我想刚才前面几位演讲者,包括我们的政府官员都谈到这一点,我想是非常对的。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市场,那我们只靠通过开会教育大家来完成我们今天一会儿大家宣布的宣言的使命,我觉得是非常难的。

    我还是要强调一点,政府真正为了建立一个绿色经济,建立一个循环经济,可以更多的依赖于市场制度,更多的改革我们的产权制度。当然,我们今天走到这一步,更多的想求助于政府的管制,我这里没有更多的讲。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世界银行委托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史莱佛教授等让做了一项演讲,这个演讲非常有利的证明,从全世界的经验来看,对企业管制最多的国家,也就是企业与政府打交道越多的国家,环境污染是最严重的,出现好比中毒事件也是最多的,这也是有道理的。就是提醒我们要建立绿色经济、循环经济的时候,我们要想一些新的措施,不要用一些传统思路。

    当然,我们再回过头来说,不论我们政府怎么努力,不论我们的市场多么完善,最终也不可能完全使得利润和社会价值相统一。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要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如果我们所有的每一件事都是从利润的角度衡量,我们可能违背了我们企业存在的初衷,我讲过一句话,企业的存在是为了创造价值,不是为了利润,利润是考核企业是不是创造价值的一个指标,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但并不总是这样。所以,我们要用类似这样的会议以及各种各样的宣传,使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企业更有一种不自觉的把利润目标和社会责任统一起来。

    当然,我刚才讲的这些并不能概括我们所有要达到这个目的的东西,我们现在在改变制度,同时我们需要让我们的企业家更多的有这种自主的意识,同时我们公民的这种意识也很重要。如果我们所有的公民都有了这种环保意识,都有了这种绿色经济的意识的话,一个企业如果没有这种意识,不发明这种技术,他要赚钱就非常的难。有好多咨询公司他们通过调查,如果某一个企业在环境保护方面出一个丑闻的话,它的销售额就会大幅度的下降,因为老百姓不会认为他是一个好企业,所以他就以不购买产品的办法去抵制这种行为。如果大家都有这种观念的话,这种企业存在就很困难了。

    最后我还是要强调一点,就是管理当中的新的概念,我翻译成价值链责任制,指的是什么?我们一个企业如果你真正对社会承担责任,不仅仅是说我自己直接生产的这一块我是不是在破坏环境,我是不是在浪费资源,我是不是没有用最有效的办法去进行我的生产安排,你还要对你所有的上下游负责,也就是说你的供应商是不是有违反环境制度的行为,有破坏环境的行为,甚至供应商的供应商,供应商的供应商的供应商,你都关心,特别是那些有品牌的企业,你要一下子查到底,从你这个环节往上推,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你都有责任,这就是说不仅仅是绿色经济环境是这样,对所有其他的我们讲的所谓的消费者、雇员都是这样的。我们看到前一段时间沃尔玛为什么着急?是因为给沃尔玛供货的这些企业雇佣童工,或者是过渡的使工人加班加点太多,沃尔玛着急,按照我们固定的思维他着什么急,也不是我的责任。再一个为什么现在麦当劳着急,本来他用过的油应该送到肥皂厂,但是给他送货的人偷偷的送给了小饭店,那么他就着急,那么你有品牌的企业就要有这种责任,就是对这个价值链上所有企业的行为要负起责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