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美元贬值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作者:李剑阁    发布:2005-08-02    阅读:1300次   
 毫无疑问,近几年世界货币体系中最令人瞩目的事情是美元贬值。在短短的几年里,美元对欧元的比值,从2000年12月27日的1美元兑1.19欧元,下跌到2004年12月31日的1美元兑0.738欧元,贬值幅度达到38.1 %。差不多同时,美元对日元贬值了24.3%。尽管近期美元略有回升,但美元的持续贬值已经对全球经济形成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在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们不能不回顾当年导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的原因。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出现通货膨胀。70年代初期通胀加速上升。1971年8月,美国政府迫使其他工业化国家接受美元贬值,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此崩溃。

    人们担心,如果美国对于长期存在的贸易和财政“双赤字”不采取有效的措施,通货膨胀有可能大规模爆发。通货膨胀必然造成美元的贬值,而美元持续贬值必然动摇外国投资者的信心。当人们不再把美元视作一种值得持有的安全和价值稳定的货币,抛售美元成为风潮的时候,美元将会进一步加速贬值,目前的世界货币体系必然受到剧烈的冲击。

    美国总有些代表制造业利益集团的人把长期存在的贸易逆差怪罪于别的国家,特别是抱怨和施压于东亚国家。经济学告诉我们,某些国家国际收支赤字的总和恒等于其余国家国际收支盈余的总和。只要美国出现贸易赤字,必然有其它国家出现贸易盈余。亚洲的贸易顺差主要来自美国。亚洲国家的巨额经常项目顺差是其国内较高储蓄率的反映。

    东亚经济体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拥有非常高的储蓄率,一般是美国储蓄率的2-3倍以上。高储蓄率造成了经常项目盈余。因为美元是国际普遍使用的结算货币,所以东亚经济体不可能大规模地给美国政府和进口商以本币贷款,而只能持有美元债权。具体体现为官方外汇储备主要是美国国债,此外还有大量的银行、保险公司、信托基金所持有的美国债券和在美国银行的美元存款。

    亚洲国家大量的外汇储备被用以购买美国收益率很低的债券,对于经济增长率较高的亚洲发展中国家来说机会成本非常高。更重要的是,在目前的国际金融体系下,美国可以持续地利用其货币发行国的地位为其经常项目赤字进行融资,但这可能存在着加剧国际不平衡甚至引发危机的潜在风险。

    在美元疲软的时候,亚洲的私人部门不愿意或无法持有更多的美元资产。这时,亚洲国家的央行便只能充当“多余”美元的最后购买者。美国巨额的经常项目赤字越来越多地依靠国外央行的融资来弥补,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亚洲。大量的外汇储备投资于美国债券,降低了美国国内利率,从而扩大了美国的国内需求。美国持续扩大的需求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进口来实现的,这便进一步扩大了贸易赤字。当然,只要大量的资金能够回流到美国,美国的国际收支便可以得到平衡。

    问题是亚洲国家大量债权的累积可能会导致流动性陷阱。目前之所以尚未出现流动性陷阱(可能不包括日本),部分是因为:第一,这些国家的经常项目顺差累积的时间和数量尚未达到一定程度;第二,这些国家的货币兑美元汇率基本保持稳定。但是,如果达到某个临界点,并且其货币兑美元汇率不能保持稳定,可能会对这些国家的国内经济造成很大负面影响。

    中国与美国的双边贸易差额倍受关注。但如前所述,美国的贸易赤字反映了美国国内的投资储蓄缺口。美国即使不对中国产生贸易赤字,也会对其它国家产生赤字。

    美元不断贬值对中国的货币政策带来了一定影响。因此,中国政府正在完善人民币的汇率形成机制,促进国际收支的动态平衡。中国还将在金融、财政、税收方面进行配套改革,健全银行体系,完善资本市场,硬化企业财务约束,提高经济效率。通过这些改革,为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创造条件。

    鉴于美元贬值对全球货币体系以及对其自身的影响,美国货币当局也不能对美元的贬值完全听之任之。正如专家所料,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5月3日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即商业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再提高0.25个百分点,从2.75%提高到3%。这是美联储自去年6月份开始至今连续第八次以同幅提息。可见,美国货币当局保持着对通货膨胀的高度警惕。也许可以谨慎乐观地认为,美元在贬值的轨道上不可能滑得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