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经济调整不会太深
作者:陈东琪    发布:2005-07-13    阅读:1254次   
经济周期到达拐点

  上一次经济由下降转向上升的拐点出现在1999年或2001年,2001年GDP增速达7.5%,到去年一直是上升时期。最近GDP增长很多,到底是继续往上走,延续2001年以来经济的上升阶段,还是形成一个短期性的拐点,进入一段调整时期?

  从经济周期来看,27年来GDP平均增速达9.4%,其中大的十年周期有两个,几乎是整个80年代、90年代,短周期基本是四、五年一次;从每一次短周期来讲,大致都是上升2-3年,就会出现调整。1992年GDP增速逾14%之后开始调整,如果算到1999年增速达7.1%,调整了7年时间;如果算到2001年GDP增速7.9%,调整了9年。从2001年开始,这一次上升已有三年时间,从20多年经济增长波动规律来看,一般都会有调整。

  从现在经济发展的资源支撑、市场支撑、世界环境等方面来看,要延续去年、前年GDP9.5%左右的高速增长或再继续加速,条件并不完全具备。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减速是必然的,美国一季度GDP增速只有3.8%,没有超出去年四季度的增长幅度,尤其非美经济体今年的调整是必然的。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适当收敛0.8到1个百分点左右,因此估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在3.2%-3.5%。如果是这样,全球需求扩张度会变小。

  虽然最近石油的价格走势不支持这个观点,但如果油价在某一个时候出现转折,下降力度可能不小。除油价之外,其他指标可以支持世界经济减速导致需求减小的观点。比如出口,一直维持30%以上的增速,前5个月进出口贸易的盈余几乎相当于去年全年,但今年贸易盈余大不是由于出口速度加快,而是由于进口增长速度放慢,这恰恰证明外面扩张度没有增加的条件下,国内需求尤其是相关投资需求有收缩趋势。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国际、国内环境条件发生了变化,尤其是需求条件发生了变化。

  还有几个数据实际上也隐含了经济增长不可能再加速的趋势。

  一是投资。尽管一季度投资是26%多一点,四、五月份投资稍有加速,但这个主要不是来自制造领域尤其是电力投资、铁路公路建设投资等的投资需求。最近政府推动的投资可能在前期放慢条件下有所加大,民营资本和外资尤其是FDI(外商直接投资)谨慎收缩,比如去年FDI606亿美元,1-5月份是负增长,今年要实现零以上正增长不容易;民营资本投资也有大致类似的情况,民营资本投资意愿相对于前三年来讲,至少增量部分在变小。总之,属于市场的自主型投资需求的拉动力量在变小。

  二是消费需求。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3.7%,4月份12.2%,5月份12.8%,扣除4、5月份平减指数或者价格指数,今年前五个月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加,这足以支撑在投资相对去年1-5月份增长速度放慢条件下,还能实现一季度9.4%的GDP增速,预计整个上半年GDP增速在9.1%或9.2%。但消费需求还要看趋势,如果宏观政策不加以注意,一旦消费需求开始出现适度放慢和消费总需求收缩,经济增长就要很快下降,这里有两个重要因素要考虑:1、本轮经济增长主要推动力是建筑业,其中主要是房地产尤其是住房投资。上半年新出台的措施和2003年、2004年的措施相比,可能对住房消费需求的影响时间比较长,所以只要房价开始出现比较明显的下降,尤其是全国各大地区开始出现下降的时候,住房消费者的消费意愿会出现由亢奋到变小、到等待的趋势,那时可能会影响消费需求。2,高油价带来的对国内消费的影响,因为现在消费石油依赖度增加,增量也好,依赖度也好,油价提高对下半年、对明年的影响可能比较明显。

  三是进出口。现在进出口贸易盈余300亿,是在低息政策基本保持稳健的条件下的情况。一旦有一些因素变化,如汇率,如果小调可能影响下半年或明年贸易盈余,至少难以实现今年1-5月份300亿扩张的速度。如果下半年进口稍有扩大,出口稍有下降,下半年贸易盈余难以重复上半年的水平。

  综合这几个因素,下半年整体经济情况与上半年相比,基本判断是前高后低。宏观经济将进入调整,进入三年上升之后的下降调整期。

  温和调整持续1-2年

  但调整的性质是温和的,估计今年全年或者今年下半年开始会持续1-2年左右,调整幅度不可能也不应当太大。因为这轮经济增长中,即使GDP增速最高的去年也只是9.5%,最高季度是9.9%,客观上不可能调太深。

  从政策宏观调控要求来讲也不可能调太深。第一会面临很大的失业压力,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要求,生产力提高带来的劳动力分流而需要再就业的要求,都要求经济增长不能低于7%左右。如果调得很深,可能会出现比1996年到1997年更为突出的通货紧缩,从宏观调控上讲要采取未雨绸缪的措施。调整时间不会像92年、93年之后连调7年、9年,应该是短调。

  维持稳健的政策操作

  我主张维持总量上政策操作的稳健状态,总的取向上不要改变,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的稳健,都应该保持总体上连续几年的状态,但就具体年份季度月份的操作,应当有弹性。最近货币信贷政策操作应当偏松,比如最近信贷增长是12%左右,应该争取在15%左右。如果在一段时间内信贷紧缩持续时间、持续力度不断放大,在当期不足以看出促使经济下降的影响,但在滞后半年左右可能会看出来。最近凡是涉及到偏紧货币政策措施的操作,都应该等一等,稳一稳。从目前情况来看,信贷增长速度最近两个月有微幅提升趋势,这非常好,达到12.2%现在迈向12.6%左右,当然还不够,应该在15%左右。

  从财政政策讲,目前应该更多的“放水”。现在经济增长还没有下降多少、投资还没怎么下去,企业效益已经下降了。不仅是上市汽车公司,以及资源型的下游产业,实际上一些现代型的产业、跟资源依赖度不是很大的产业,效益都在有所下降,这个问题已经比较突出。从这个角度来讲,财政政策在经过连续几年财政收入大幅增长之后,应当适当考虑逐步给企业“放水”。比如税收政策方面采取一些实际上有利于减轻税负的做法,让企业分摊成本、外部成本有所降低,目前生产资料价格还在8%左右,工业品出厂价格在6%左右,企业产品高进低出。从这个角度讲,要适当地引导企业调整市场价格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