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国家目的不是最大化国有资产
作者:张维迎    发布:2005-03-02    阅读:1842次   

 我先讲一下,盛洪刚才介绍了这个案例,我也是通过盛洪传过来看的,对于具体的细节我就不讲了,我只讲几个抽象的意思。

 第一个意思,从这个案例,还有其它一些案例,使我在想一个问题,我们中国是不是要有新的思想解放运动的一些东西。我们想一下在改革开放初期,之所以能够推动改革,很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讨论,这个很重要。我们现在讨论判断一个什么东西是对的,什么东西是不对的,我们大家得有一个共同认可的标准,或者是价值观念是什么。如果有那个讨论,我们才知道哪些改革是进行的,哪些改革是怎么走的,如果没有那个讨论的话,有很多改革得不到大家的认同,没有核心力。我现在谈的这个解放运动跟那个类似,什么是检验真理标准?这个社会有国家、政府,那么多政府部门,我们国家的目的是什么?政府的目的是什么?你看现在我们干什么事,大家不去挑战,觉得是理所当然。只要是打着保护国有资产的旗号,国有资产增值保值,什么事都可以干。这个事本身就很荒唐,我们无论从经济学或者是政治学上,没有任何一种理论对这种观点提供支持。我们要政府干什么?理想状态下,我们赋予政府的目标是最大化全民的福利,不是最大化政府财政收入,也不是最大化政府控制的资产。所以,这个至少从启蒙运动以来,都是大家需要的东西。孟子讲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亲。我觉得现在好多观念都是倒过来的,我们不是说最大化民众,最大化全体人民的福利、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是最大化国家控制资源的能力,控制资源的价值放在第一位。那么,这种东西在我们全民当中无论是在削减,还是政府官员,媒体,整个大众当中不能形成这个共识的话,我们好多其它的讨论都非常难以进行。所以这是我讲的第一个意思,就是说我希望现在重新提出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要发改委干什么,我们要国资委干什么,就是说政府的目标要有一个认知。

  第二个意思,与这个相关,就是说国有企业在这个思想进程当中究竟应该处于什么地位,我们应该简单说的国有也好,外资也好,民营也好,所有都应该平等竞争,但是实际情况我们来看是非常难的。因为国有企业特别在一些资源性的部门,基本是一个游戏的制定者,自己玩,它规定怎么玩。所以,所有这些垄断性部门都凌驾于这个民营企业之上,石油是一个问题,其实我想这还是最典型的,更典型的我们看看前两年民营企业进入电信业的问题,就是一个公司说的算,决定你能不能进入。还有像现在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公司,也是所有企业都按照它的要求去做。所以,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解决,中央发的鼓励民营企业,非公有经济的发展,你可以进入,那是根本进不了,不要讲民营企业进入。我们看1994年联通成立的时候,国有都很难进入,民营更没有办法进入。所以,如果真正要使民营企业有平等的机会,就像盛洪刚才讲的,最关键是国有企业本身的行为进行严格的限制。你如果不限制,已经取得这么大思想地位的企业,不要其它政府帮忙,自己就可以把所有进入的对象全部加上,这是没有问题的。而最重要的在哪儿呢?当它卡你的时候,它的标准是什么呢?比如说西方一个大的企业想卡死自己的竞争对手,但是没有一些手段,第二得有一个目标,跟你合作好的话,跟你合作,我们外包,得到双赢。国有企业考虑双赢吗?不考虑,斗气比什么都重要。这是我的领域,你进来了,我要把你打趴下,代价是多少,没有人考虑。现在国有企业,特别是垄断部门赚那么多钱,有好多因素,赚了钱以后没有人跟它去要这个钱,也就是说我们国有企业,国有资产投资的资金成本是零。好比我们私人买的股票,有一个预期还报,今年预期是10%,达不到可能是要麻烦的。那么,你看我们国有企业,特别是大的集团,几百亿,没有人跟他要。那么,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点,没有对国有企业整个财务方面有任何约束。要消灭你,花几十亿,上百亿,要付出代价。

  我们学财务的知道,比如说是私人企业,你今天赚钱了,这个钱应该分红,股东觉得这个钱继续投资更好,那么就投资,如果没有好的投资的话就分红。但是,我们国有企业没有人分红,无论有没有好的投资机会,这个钱一定是在他手里面。自有现金流带来一系列的问题都出来了,我们看十几万家国有企业,一半的利润来自于十家企业,每个企业都有几百亿,最多上千亿,少的也有一百亿,没有人考虑这个钱是否分给股东。过去改革的时候,利益要为企业自身发展。所以,我刚才讲实际上是两个角度,一个就是说怎么防止国有企业利用政府的关系,或者是一些特殊的地位来谋取一定的利益。第二个是怎么用竞争的时候,用的是负责任的行为,而不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第三个意思,我要特别强调一下,就是说国资委的问题,我们知道成立了国资委,现在国资委成立快两年了,我们可以看出来好多问题,国资委的目的,它的功能究竟是什么?我们要人民银行,人民银行的目的假如说是稳定货币,你说稳定货币的责任。那么,国资委的目的是什么呢?国资委的目的可能是最大化国有资产。那么,如果这个是对的话,我们马上提出另外一个问题,谁来约束国资委。如果你的目的是最大化某一个所有者,这个问题叫做国家或者是资产,你在社会上有很大的问题,就是谁来约束国资委。思想力量的两个企业要合并的话,一定要经过反垄断法审查,法律判决你能不能合并。现在我们国资委可不受这个约束,如果我觉得我下面这几家我想玩它,合并它,就可以玩,没有人可以约束它。所以说,中石油,中石化合起来,肯定对国有资产增值好,因为没有任何竞争。如果说电信行业竞争太厉害,干脆联通被拆了,各分一半,觉得还不行,干脆并成一家算了。如果说国资委国家赋予它的责任就是最大化国有资产的话,它的责任也无可厚非,但是国家目的不是最大化国有资产,如果国家目的是最大化国有资产的话,我们这十几年改革完全错了。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呢?就是所有的行业,包括修鞋的都应该垄断起来,那怎么能够赚钱。经济学有一个基本的道理,竞争以后赚钱就难了。为什么难呢?消费的剩余增加了。所以,现在说对国资委的定位和它的行为约束,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否则的话就是打着保护国有资产的旗号,什么政策都可以做出来,而这种政策真正对国家的利益,对整个全国民众的利益带来的是一种非常强的损害。我还特别强调一点,现在好比体改委并到发改委,如果政府结构方面没有大的考虑,这些问题很难解决。简单的说,你看八十年代,八十年代为什么改革能够往前推动?有一个独立的体改委,这个体改委没有原来传统部门的利益,然后任何一个部门做出一个政策,有一个抗衡的力量,这就是体改委。那么,中央领导,你的部门,好比说你是计委,你是财政部,人民银行,你是外经贸部,你谈你的看法,但是我也听听体改委的人怎么看,这是一种抗衡的力量。那么,我们现在看一下中国政府部门,现在有没有抗衡的力量?没有了。现在基本上就是说哪个部门只不过是做一个决策汇报完了,这就是政策。所以,每个部门都在最大化自己控制的资源,和自己握有的权利,这真是可怕的。包括研究方面,包括我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至少超越一些,能够提出好多独立的研究,但是很难,因为一年就有三百万的经费,他们现在基本都应该说每个部门都做咨询去了,这是高层的一个机关,基本被私有化了,考虑政策不再是从全局的角度考虑,人的精力不是在考虑国家怎么发展,而是变成为某一个企业,某一个地方,就是商业化很多了,这是非常可悲的。我们这些国家一年浪费多少钱,拿不出哪怕几千万来,几个亿来,能够使得有一部分非常优秀的人能够专心致志的研究这些问题。这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政府构架方面走到哪一步,每一个部门都在打发自己的利益,传统利益也有,问题是我们总得有一个抗衡的力量。八十年代外经贸部,说我们外贸体制应该怎么改,国务院领导就问一下你们体改委或者是你们其它部门怎么看。我记得我本人受姚一林副总理委托看我们的外贸,现在没有了,外经贸如果提出一个方案来,领导听听,也说不出其它的,因为没有更多的信息。发改委提出一个,领导也听听,每一个部门,基本上都遵循部门领导。所以,我觉得这是对国家下一步发展非常危险的事情。

  最后一点,我要强调的这些问题反映出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八十年代讨论的问题,国家作为所有者,或者是国家作为政府,公共管理者之间的角色冲突,这是没有办法去妥协的。中国古代好多理论,讲政府不能进入商业,政府如果一进入商业,就一定与民争利,这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所以,从现在来看,如果你仍然要保持政府在这些部门的所有权,公平竞争不可能,即使我们想着所有管理者没有私利,公平竞争不可能,假如有私利的话,公平竞争更没有办法。所以,我就想到从这个案例里面曝露出来的这样一些问题,不是就这两个企业本身关系问题,也不是就它们之间怎么去解决。就是说你这些问题,好比上面干预一样,也许解决了。但是,以后这样的问题会层出不穷。所以,我想还是加快国有体制改革,特别是产权制度的改革。昨天听了一个很惊讶的数字,两个石化公司上市,BP,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交易,一倒手赚钱是16亿美元。BP在中国投资4亿美元,从来没有赚过钱,就是中石化、中石油赚16亿美元。我觉得能不能让中国的企业,中国的老百姓作为堂堂正正的所有者。现在卖给外国没有事,卖给中国的企业,中国老百姓就有事了,就是国有资产流失了。讲这个问题,国家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了增加一块钱的国有资产,带给老百姓十块钱的损失,一百块钱的损失,这都是正常的。而很多国有资产如果是减少一块钱,给国家带来一千块的损失,那都是不行的。如果抱这种观念,从上到下,这一步就没有办法完了,我觉得是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