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金融与外贸
把拓宽中小企业融资渠道做为广东建设经济强省的突破口
作者:汤敏    发布:2004-09-21    阅读:4448次   
      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经济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广东经济对全国改革与开放的示范作用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在群雄并起的新形势下,广东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内还能不能保持经济强省的领先地位,是摆在广东各级领导与人民面前的巨大挑战。 国内外发展史上都不乏盛极而衰,后来者居上的例子。

      与长三角,特别是经济发展有活力、有后劲的浙江比起来,我认为广东省相对较弱的是缺乏一种灵活的、民间的、大规模的融资安排。广东省领导所特别关心的中小企业发展,县域经济振兴与三农问题的解决都与金融业的发展息息相关。

    当然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是全国性的问题,很多政策并不是广东省自己能够解决的,然而即使是在当前的金融格局下,广东省也还有很多没有充分利用的发展空间。昨天公布的《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更开拓了融资来源多渠道的新格局。金融改革本身就是一个创新过程,广东省在过去二十年中成功之处就在于敢为天下先。喝了许多别人没有喝过的头一啖汤。然而,我们如果为金融问题上曾喝过一口苦汤,就在下一步改革的核心领域金融业改革中采取过于谨慎的态度,则可能会贻失战机,在下一轮的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

    一. 扩大民间担保业

    金融改革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改革应由易到难,从不违反当前金融政策又见效快的领域入手。我认为当前有两大领域符合这一条件,一是担保业,二是股权投资。

    银行不愿给中小企业贷款是一个普遍的国际现象,是由中小企业的风险大,又缺乏抵押品所决定的。 因国有银行激励机制不足,管理体制僵化造成了我国民营中小企业贷款更难。可行的解决方式之一为通过灵活的信用担保来提高企业的信用度,减少银行的风险。担保公司又可以通过收取担保费赢利。这样一种安排能使参与的三方都受益。

    民营的深圳中科智担保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成功例子。中科智公司于1999年成立。初始投资资本金为五千万元。 在短短的几年里,它为2000多家民营企业提供了70多亿人民币的信用担保,创造了将近24亿人民币的利税。中科智公司本身也得到了快速发展,2003年资本金增至7.2亿, 利润高达8000万元,中科智公司已在北京与上海开办了分公司,并很快要在香港上市。

    中科智的成功经验证明了,即使是在现行的金融制度下,一个灵活的民营担保公司也有着巨大的活动空间。而与中科智公司同时成立的好几百家由财政出资的中小企业担保公司却由于操作过于保守,大部分至今还在生死线上挣扎。

    最近,我们为两个省设计了一个通过推广担保业来解决中小企业,农村龙头企业融资难问题的项目框架,可供广东省有关部门参考。

    A省中小企业担保公司扩资改制项目。 A省A市由财政出资的担保公司面临资本金不足,财政又无钱增资的困境。由地方财政通过财政部向亚行转借一笔25年期浮动利率的美元贷款(目前年利率1.9%左右)。 地方财政用该款向A市担保公司注资,银行同时提供相当于担保公司资本金的5到10倍的贷款,向由该担保公司提供担保的中小企业贷款。 担保公司承担85%的风险,银行承担15%的风险。 担保公司对每笔贷款收取2%左右的担保费。同时亚行提供技术援助项目,帮助该担保公司改制,规范化管理制度,业务培训等。 亚行还计划帮助政府设计政府资金在5至7年逐渐退出的机制以及防范政府投入资金风险的机制。与此同时,亚行还争取其他民营资本对该公司的资本金投入。同样的模式也在A省全省的十多个担保公司推行。

    亚行还准备帮助A省组建一个由各担保公司出资与财政共同出资的一个省级再担保公司,对上述的各担保公司提供再担保,同时负责对这些担保公司提供监管、考核、咨询和培训等服务。

    B省农业龙头企业担保公司组建项目。B省是一个农业大省,解决龙头企业的融资问题是三农问题的突破口。省里与亚行一道,准备严格挑选10-20家龙头企业,由地方财政向每个龙头企业转贷一笔亚行贷款,与龙头企业的自身资金注入一道组建一个担保公司。资本金全部存入当地农业银行或农信社。由农行或农信社提供5至10倍的贷款给担保公司挑选的农户。因龙头企业掌握着农户的大量生产、经营状况信息,又通过提供种苗、技术、辅导掌握了农户的核心技术,更通过收购农户产品掌握了农户的现金流,农户不还款风险很低。我们建议同时也成立一个类似上述的省级龙头企业再担保公司,减少每个担保公司的风险。我们正考虑与农业保险公司合作,把大规模的病虫害,自然灾害的风险分担出去。

    中科智的实践证明,担保公司本身就是一个利润率很高的业务。如果能贷款能放大五倍,按国家规定担保费不能超过法定利率的50%计算,1元钱资本金年收益率为15%左右。如放大10倍,年收益率可达到29%左右。应为担保公司可以利用很多银行所不认可的担保物进行反担保,因此风险会比银行少,但收益又比银行高。上述两个项目如果在A、B省能够成功,民间资本就会大量涌入,政府的角色就可以淡出。

    关于广东省扩大担保业的建议 尽管广东已经有象深圳中科智这样的成功民营担保公司,广东担保业的潜力还远未充分发掘出来。没有政府的推动与支持,广东民间担保业的发展可能要有一个较漫长的过程。然而,鉴于广东民营企业有着雄厚的实力,广东省政府可能不必象上述的A省或B省那样需要在担保业发展的初期直接投入资金。广东省政府更应该起到间接的作用。在近期省政府至少可以开展如下几项工作:

    1、组织一次针对民营担保业发展的较大规模的调研,把市场潜力、民营企业投资意愿、金融组织情况,以及政策障碍了解清楚。

    2、组织民营企业家到成功的担保公司参观,激发投资意愿,鼓励成功的担保公司到各地开分公司,政府帮助解决政策与操作中的瓶颈问题。

    3、提供较大规模的人员培训,特别是对新成立的担保公司提供培训与辅导帮助。

    4、帮助建立全省的再担保公司,使之成为各地担保公司的监管、考核、培训中心。必要时政府可出一部分资金。

    5、建立一套监管体制,建立担保公司的退市条例,严防利用担保公司为股东圈钱行为,把风险扼杀在萌芽之中。

    二. 建设中小企业股权投资的体制与机构

    融资有两种方式,债权融资与股权融资, 中小企业的风险又特别大。即使在市场经济已经十分发达的美国,中小企业的五年成活率也只有32%。但债权融资只能收固定利率。对中小企业债权融资的风险与收益不对称。因此中小企业从银行贷款难的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国际经验表明,中小企业融资的根本出路为股权融资,即投资者是占股份,而不是借贷。如果说我国中小企业贷款有问题的话,我国中小企业的股权投资机构与机制就更接近空白。仅有的一些风险投资公司也以投资高科技企业为主。对传统行业的中小企业的股权投资机构极少。

    广东省要在中小企业股权融资的方式上有所突破,可采取一些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成功模式,用一部分政府资金来启动民间投资公司。美国中小企业局的模式是由政府出资2/3,民间出资1/3的资金共同组建一个投资公司。由共同挑选的民间投资经理团队来管理对中小企业的投资。如投资失败,则双方的资金都打水漂,如投资成功,政府资金则在五至七年后退出,回收本金及相当于同期的银行利息。这样就减少了民营企业在初期开办投资公司的风险与成本。一旦这种模式被证明有市场、有赢利,民间资金就会自动进入。一个新的投资行业就可以产生。政府就不必再对新开的投资公司投资。 澳大利亚、以色列等都采取了这种模式,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亚洲开发银行与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司一起设计了一套如何在中国推广中小企业股权投资的政策建议与操作规范。国家发改委正在考虑在国内开展一些试点,广东如能争取到一些试点权,则可在中小企业的股权投资方面走在全国的前列。特别是最近深圳新开了中小企业板块。给投资公司的资本退出开辟了一条重要通道。能大大促进民间资金进入投资公司的热情。

    关于在广东省较大规模地开展中小企业投资公司试点的建议:

    1、组织对民间股权投资机构与机制的调研,摸清民间股权投资的现状与难以扩大的政策障碍。

    2、尽早与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司联系,配合国家的试点工作,争取到广东的试点权,并使之纳入全国的试点范围。

    3、拨出一定数量的财政资金成立中小企业基金,并组织专家着手设计政府参与的方案。

    三、通过筹建民营银行建立民营金融板块

    发展金融业机会极大,潜力极大,但同时风险也极大。广东省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不乏惨痛的教训。然而痛定思痛,追溯导致这些金融大案出现的根本原因,最终都在金融机构的国企机制上。从长期来看,广东金融改革的根本出路还在于建立多种所有制的金融体系。特别是民营的银行体系。

    目前国家政策还不允许成立真正的民营银行。然而从趋势上来看,民营银行的开放是早晚的事。当WTO已经允许外资银行完全享受国民待遇时,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还把我们自己的民营银行长期排斥在市场之外。而WTO的全面接轨也就只是二、三年的事。

    历史经验证明,在一个大变动的时代,机会总是先给有准备的地区与个人。在未来新的一轮开放民营金融,民营银行的浪潮中,广东要提前做好准备。

    民营银行的开放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般应该先做一些试点,再全面的铺开,广东应该争取主动。在民营银行的试点上走在全国的前列。据我的了解,广东省有好几个民营企业对组建民营银行一直十分热心,也有一些具体的方案。政府有关部门应爱护、培育这些可喜的幼苗,并给予政策上的大力支持。

    四、广东应如何充分发挥国际金融组织在新一轮发展中的作用

    在过去二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包括亚洲开发银行在内的国际金融组织在广东发展中起了重要的融资与示范作用。然而随着国家利用国际金融组织贷款的重点西移。广东省已经有很长时间内没有得到亚行的贷款。广东的项目申请越来越难得到中央政府与国际组织的支持。这也是发展的必然结果。

    然而, 国际组织除了有支持贫困地区发展的任务之外,促进改革开放也是他们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如果广东能在改革开放与社会发展的前沿领域中提出一些创新项目,一样也会得到亚行以及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广东也应该把那些已经基本熟悉的项目留给自己,而让国际组织去帮助解决暂时解决不了的“硬骨头”工程,如就业、贫困地区发展、金融改革、教育与卫生等社发领域等。国际组织能引进国际先进经验,在资金、项目管理上也比较严格。与国际组织一起进行创新试点,能提高效率,减少风险。国际组织还有与政府各部门的对话机制,很多意见与改革的建议能多一条上达的渠道。

    在利用国际组织贷款中,广东要有战略眼光,要有新思路,不要盯在那半个百分点到一个百分点利差的蝇头小利上,这样广东才能从大处着眼,充分利用与国际组织合作的机遇。

    总之,在新的历史时期,广东要继续保持经济强省的地位,就要集中精力寻找几个战略突破口,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这样广东才能在新一轮的国际、国内竞争中保持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