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 体制改革
郎咸平诊对了国资流失病症,却开错了药方
作者:冀志罡    发布:2004-09-10    阅读:1170次   
 近日,围绕郎咸平教授对海尔等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攻击,网上网下掀起了一场激烈的争论。笔者认为,必须澄清几个关键性的问题,才能真正看清眼前的问题,否则所谓争论只能沦为情绪的发泄。
  两种国有企业和两种国资流失
  讨论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应当进行必要的区分,以避免问题的混淆。因为国有企业有两种,国有资产流失也有两种,必须分开来看。
  两种国企,一是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例如海尔,一是行政垄断领域的国有企业,例如中国电信和国电公司。我们现在讨论的,也是郎咸平所攻击的,是像海尔这样的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的改革。
  众所周知,在竞争领域,国企大多都以失败告终,这是“国退民进”政策出台的根本原因。但也有少数竞争领域的国企,不仅没有倒闭,反而发展壮大了,究其原因,在于他们都“摊”上了一个像张瑞敏这样的非凡领导人。可以说,在竞争领域,如果某个国有企业凭借自己的力量(而不是政府赋予的特权)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了,发展壮大了,那么毫无疑问,主要功劳应归于其创业领袖。
  因此,通过产权改革,把海尔的产权明晰地界定给以张瑞敏为首的海尔人,表面看是国资流失,其实质却是物归原主,因为这些财富,本来就是海尔人创造的。
  行政垄断领域的国企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有了政府赋予的垄断特权,任何人在这些国企担任领导都能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企就没有国资流失,恰恰相反,屡屡曝光的天文数字的腐败案,以及众所周知的这类企业职工的不正常的高待遇,都表明国有资产不仅流失了,而且是大量地流失了。这样的国企,搞产权改革显然是不适宜的。
  国有资产流失也有两种,一种在明,一种在暗。暗的一种,是我们最司空见惯的,通过黑箱操作、关联交易、各种名目的福利甚至是成规模的资产转移,将国有资产以见不得光的方式变成私人财产;明的一种,就是我们现在讨论的,通过产权制度改革,或MBO等制度安排,让国企的产权明晰起来。
  必须明白,产权界定不明的经济资源,一定会被滥用、被浪费直至被偷窃。所以国有资产是一定会流失的,所不同的只是方式。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欢迎明的流失,反对暗的流失。透明的制度安排,有利于形成稳定的预期,有利于社会的诚信建设,并为国企改革打开一条光明之路。相反,如果明的流失被禁止,那么暗的流失就一定会大行其道。对于全社会而言,这才是真正的损失。
  简要的总结是,在行政垄断领域,首要的任务不是产权改革,而是破除垄断,放宽准入限制,鼓励市场竞争;而在竞争领域,则应通过产权改革,实现“国退民进”,使为数不多的几家好国企能够得到保全和发展。
  冷静看待“国资流失”
  包产到户、承包、租赁和股份制改造,改革每推进一步,都是市场化程度的加深,都是社会总福利的增长,同时也都伴随着国有资产的流失。
  如果张瑞敏是侵吞国有资产的罪人,那么小岗村率先包产到户的村民,就都是罪人。因为按照当时的法律,把集体所有的土地私自承包给个人,把这些土地的使用权和收益权都界定给个人,同样也是国有或集体财产的流失。可是这样的流失,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欢迎的吗?
  每一项改革,都意味着对现行规则的一次突破。如果不允许突破,就等于不允许改革。郎咸平的确善于抠现行规则的字眼,但他忘记了,处于转轨期的中国,需要的正是突破和尝试。固执地坚守原有的法律规定,牺牲的将是改革大业。
  “国资流失”需要程序正义
  如前所述,要推动改革,就应该逐步地 让国有资产流失成为私有财产。现在的问题仅仅是,应该通过何种方式“流失”国有资产?
  平心而论,郎咸平的确看到了问题的一面。他看到了国企改革中的不公开、不透明和黑箱操作,看到了不公平的一面。然而,他诊对了病症,却开错了药方。他声称,国企的效益本来就比私企好,所以国企根本没必要改革。他甚至声称,他追求的就是大政府,就是集权。这是否意味着,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他都要全盘否定?
  我不知道郎咸平在何种程度上证明了他的结论,我只想说,如果他真的是对的,那就全世界都错了。
  不是吗?几个世纪的经济历史与经济理论都证明了,产权不明的资产必然被滥用,必然产生“租值耗散”。国企的经营绩效,除非得到政府的特权保护,一般都不如民营企业。而今天街边的贩夫走卒也明白,在公平竞争的条件下,国企的效率远不如民企。
  郎咸平会说,我有数据,我能证明我的结论是对的。是的,我完全相信这一点。我相信,只要“恰当”地选择样本,“技巧”地安排分析结构,他可以“证明”任何结论。他可以证明国企效率比民企高,或民企效率比国企高,或两者一样高。他甚至可以证明,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更优越。但归根结底,那不过是数字游戏而已。
  事实是,国企产权改革的大方向没有错,只是具体的做法有问题。我们不仅应追求有结果的效率,也应追求过程的公正。国企改革事关全社会,必须建立一套透明的游戏规则。只有公开和透明的国企改制,其结果才能为各方普遍接受,才能避免未来的可能“清算”,改革也才能真正彻底。改制的结果固然重要,过程也同样重要。
  目前,还有相当数量的国有企业存在于竞争领域。海尔能否顺利转制,不仅仅是海尔的事,也关乎国企改革的成败。早在去年,中央就已明确了“国退民进”的改革方略,现在正在深入实施之中。扳倒张瑞敏很容易,但扳倒了张瑞敏,其他的国企经理人将完全失去对未来的正面预期,他们将无法再兢兢业业地为企业创造价值,为社会创造财富。从而公开与透明的国资流失虽然可以避免,私下的黑箱操作却必然导致国有资产的更快流失。
  国有企业的产权制度改革目前正处于关键时期。政府和公众都应该审慎思考,怎么做才最能促进改革开放,才最符合社会的总体利益。改革没有回头路,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公开透明的国企改制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