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新世纪的“三农”问题(2001.01.17)
作者:温铁军    发布:2004-04-16    阅读:9233次   

新世纪的“三农”问题

温铁军

  (50人论坛·北京)我们现在不存在纯粹的农业问题。现在各个方面之所以关注农业问题,不是因为粮食减产农业出了问题,而是因为各地出现了一些事件。现在人们的关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农业生产本身的原因引起,人们谈论得比较多的,似乎也不是今年粮食最大规模减产(这是20年改革开放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减产),首先担心的似乎是这次粮食减产是不是有可能成为通货膨胀的诱因。因此,这似乎谈的也不是农业问题。更多的讨论,比如说农民收入连续四年低靡,收入增速下降到2%(即使这一数字,很多方面也认为是高估了),因为收入低,没有购买力,导致国内需求不振。我觉得现在人们似乎多是讨论农民收入和国民经济相关的这部分,还没有从农民自身角度考虑问题。
  这种讨论的结果往往使人们忽视这样的问题,即农民长期被剥夺得太厉害了,他们的反抗往往是突发性,非理性的。我觉得这是要害。最近王建的一个分析我觉得说得比较透。他做了近50年来的两条曲线,一条曲线是工业,一条曲线是农业。每当工业占有农业剩余到不能再多的时候,工业就退让一点。但90年代以后,他发现这两条曲线都无法相交了,农业直线下降。因为工业无法再占有农业剩余了,农业也再没有余量了。他的这个观点也符合我上面的看法。现在真正的矛盾在于客观地看到,长期累计的矛盾已经到了农业或者农民没有剩余这样一个地步了,而我们现在所维持的庞大的上层建筑是在为了从农业拿到剩余的时候建立起来的。对付高度分散的小农经济剩余量过少这样一个经济基础,不得不解决交易费用问题。因此,就建有一个庞大的体系。而当农业没有剩余的时候,这套庞大的体系自身就无法养活。那么,没有剩余的农民只能被要求把获得简单再生产的那个份额上交,所以他要反抗。
  问题的严重性在哪呢?这不是一般性讨论农业问题所能解决的,而是应该看到农业确实已经到了连简单再生产都无法维持的地步。所以我觉得讨论农业再生产,如果还是从农业劳动力如何转移,以及如何实现规模经营的话,这样的话在80年代就已经说过了。所以如果要按从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方面的关系上看,它实际上已经不是一个农业问题了,而是一个“三农”问题。“三农”问题不是讲农业、农村和农民,而是农民、农村、农业。先讲农民怎么办,然后再讲城镇化。城镇化这个口号提过很多年,从1986年中央提一号文件的时候,各个部门反对,不让农民离乡,最后只把那个文件修改成了“允许农民自理口粮,进城务工经商”。改成这样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实际上任何体制都没有突破,然后延宕了十几年之后,当1998年终于把城镇化写入了十五届三中全会文件,作为一个战略提出的时候,请问有措施吗?有投资吗?有任何政策吗?什么都没有。现在重提的这些问题几乎是80年代就提过,90年代再强调,而现在还是再强调,但全部都是再强调而已。
  我的结论是,要真正解决现在所谓的农业问题,需要综合改革。任何一个单向改革在如此复杂的各方面矛盾面前,已经不可能奏效了。

(中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