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锚定金融强国建设的三大金融工作使命
作者:管涛    发布:2023-11-09    阅读:48130次   


管涛 凭澜观涛 2023-11-08 23:22 

要点

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是新时代中国金融工作的特殊要求,也是区别于发达国家对金融本质理解的显著特征。

注:本文发表于《第一财经日报》2023年11月9日。

日前,中央金融工作会议顺利召开。这是中央金融委员会和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成立后的首届金融工作会议。会议首次提出要加快建设金融强国,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这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扎实做好金融工作提供了重要指引和遵循。本文拟从三个方面谈谈个人初步的学习体会。

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是新时代中国金融工作的特殊要求,也是区别于发达国家对金融本质理解的显著特征。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三项任务”之首就是“服务实体经济”。本次升格之后的首届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指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不高,这既是问题也是期待。会议从着力营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着力打造现代金融机构和市场体系和着力推进金融高水平开放“三个着力”入手,对于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提出了新要求。

营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是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重要保障。为此,要健全中国特色现代货币政策框架,始终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性,更加注重做好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既要用好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充实政策工具箱,给实体经济发展提供必要的金融支持;又要避免大水漫灌,守住老百姓的“钱袋子”,不让老百姓的钱“变毛”。要优化资金供给结构,综合运用总量和结构工具,更好支持科技创新、民营小微、先进制造、绿色发展等重大战略、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要加快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要完善金融产品体系,做好科技、绿色、普惠、养老、数字金融“五篇大文章”。

打造现代金融机构和市场体系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为此,要推动股票发行注册制走深走实,加强基础制度和机制建设,加大投资端改革力度,吸引更多的中长期资金,活跃资本市场,更好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要健全多层次市场体系,支持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建设世界一流交易所,高质量建设北京证券交易所。要建立健全针对性支持机制,引导私募股权创投基金投早投小投科技。要大力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优化再融资和并购重组机制,巩固深化常态化退市机制。要加强行业机构内部治理,加快培育一流投资银行和投资机构。要强化债券市场制度建设,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统筹,提高债券市场市场化定价能力和市场韧性。要优化金融机构体系,督促金融机构专注主业、提质增效,在规模、结构、区域布局上更加合理,完善各类金融机构的功能定位。要健全法人治理,完善中国特色现代金融企业制度,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拓宽银行资本金补充渠道,做好产融风险隔离。

除了前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不高外,此次会议还指出金融领域各种矛盾和问题相互交织、相互影响,有的还很突出,经济金融风险隐患仍然较多,金融乱象和腐败问题屡禁不止,金融监管和治理能力薄弱。这里既包括了金融领域内部“盘根错节”的问题,也包括了金融与经济部门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问题。其中“金融乱象”措辞颇为严厉。近几年,多家中小银行“爆雷”,大型金融机构破产重组,一些村镇银行吸收并非法占有公众资金,进一步凸显加强金融监管和治理能力的重要性。

正因为金融形势较为复杂严峻,“全面加强金融监管”是本次会议部署的“四项任务”之首,同时比完善金融体制、优化金融服务、防范化解风险等三项任务还多了两个字。会议强调要全方位、无死角全面加强金融监管。过去主要是全面加强和践行“五大监管”,即机构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穿透式监管和持续监管。在此基础上,本次会议还强调要切实提高金融监管有效性,依法将所有金融活动全部纳入监管,消除监管空白和盲区。这意味着监管将从金融业务扩大至金融活动,合法合规、持牌的金融市场参与者自不必说,“无证驾驶”金融活动要纳入监管,擦边金融业务的活动也可能要监管。

证监会就此提出,要坚守监管主责主业,全面强化“五大监管”,着力提升监管有效性。要加强资本市场法治建设,健全防假打假制度机制,完善行政、民事、刑事立体追责体系,对财务造假、欺诈发行、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重拳打击,对履职尽责不到位的中介机构严厉惩戒。要加强监管协同,严厉打击“伪私募”“伪金交所”等非法金融活动,依法将各类证券活动全部纳入监管。要建立健全监管问责制度,加大问责力度,确保监管责任落实到位。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永恒的主题。本次会议提出,要把握好权和责、快和稳的关系,对风险早识别、早预警、早暴露、早处置,健全具有硬约束的金融风险早期纠正机制。此次会议提出的“四早”之中,允许对风险“早暴露”,而不是之前的“早发现”,表明了推行没有无痛改革的决心。

社会各界对所谓的“土地财政”讨论已久,房地产与地方债务的“纠葛”不仅是当前经济增长绕不开的议题,也是金融工作中一项长期的任务。当前,我国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发生重大变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提示,中国的房地产风险带来复杂的政策挑战。这次国内最高规格的金融工作会议没有回避这些问题,并且在7月份中央政治局会议“适时优化调整房地产政策”和“制定实施一揽子化债方案”的基础上,提出要建立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长效机制,建立同高质量发展相适应的政府债务管理机制;促进金融与房地产良性循环,完善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加快保障性住房等“三大工程”建设,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这说明中央高度重视“土地财政”隐患,不只是着眼于缓解当前压力,而是要标本兼治。

金融强国都是全球性的,公认的史上三大世界强国——荷兰、英国和美国都是金融强国。此次会议旗帜鲜明地提出着力推进金融高水平开放,确保国家金融和经济安全,既是对当前逆全球化潮流的有力回击,也是对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有益补充。中国对外开放不可避免地从贸易开放走向金融开放,金融高水平开放则又将不可避免地从“宽进严出”步入“均衡管理”的金融双向开放。

安全是金融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开放的前提。过去对金融开放心存顾虑主要是担忧会对境内金融市场产生较大冲击。长期以来,对跨境资本流动实施“宽进严出”的管理,是我国金融渐进式开放的一个重要特征。但是,近年来,尽管地缘冲突频发,货币武器化、安全赤字化问题进一步凸显,我国金融双向开放并未停步不前。下一步,要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推动金融高水平开放,下好统筹金融改革、开放与安全这盘棋。一方面是要通过扩大金融开放,加强对外金融联系,既增强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能力,又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来确保国家金融和经济安全;另一方面是在扩大金融开放的过程中,坚持改革与开放双轮驱动,牢牢掌握我国发展和安全的主动权,并不断提高开放条件下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能力和风险防控能力。

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实行金融双向开放,是金融高水平开放的应有之义。在“引进来”的部署上,稳中有进的改革开放将带来长期鲶鱼效应,在带来竞争的同时,也将带来更加先进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模式,提供更多优秀的投资产品和投资策略,倒逼本土机构加快改革,提供更优质的金融服务。2018年以来,我国金融业开放步伐明显加快,先后推出50余条开放措施,外资准入条件持续放宽,国内市场规则、制度不断与国际接轨。但外资在机构准入和展业限制解除后,仍需跑多个部门和盖不少章,对金融业开放的诉求依然较多。因而,为吸引更多外资金融机构和长期资本来华展业兴业,有必要推动金融领域制度型开放,提升跨境投融资便利化,为外资创造稳定、透明和可预期的政策环境。

同时,国际金融中心是金融强国的“标配”。上海拥有本土优势,可以更多发挥其在岸国际金融枢纽的作用。国家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有很多放先行先试的政策支持。香港是全球唯一一个汇聚中国优势和环球优势的国际金融中心城市,拥有金融体制机制和人才优势,是离岸的人民币国际中心,将继续发挥连通内地和国际的“桥梁”角色。在“走出去”的部署上,加强优质金融服务,服务好“一带一路”建设,需要做到企业走到哪、金融跟到哪。而且,人民币国际化的金融基础设施也需要金融业走出去。

与党的二十大“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提法有所不同,又比“十四五”规划中“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措辞多了“扎实”二字,反映了人民币国际化既不能等也不能急的政策取向。人民币国际化已经从政策上实现了从非国际化向国际化的嬗变,在市场上的接受和认可程度也不断提高。但是,2020年以来,在疫情冲击、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深刻调整和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快进快出”溢出作用较强的背景下,金融风险跨区域、跨市场、跨境传递共振的挑战增加,人民币汇率急涨急跌的震荡加剧。这也难怪此次会议会提出加强外汇市场管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强调稳慎扎实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就是围绕服务国家开放战略,既要抓住机遇、顺势而为,又要直面问题、稳打稳扎。

(作者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