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全球经济主要问题仍是衰退
作者:李扬    发布:2023-10-08    阅读:39097次   


财经ThinkTank 2023-10-08 19:15 

以下文章来源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作者李扬




当今世界各国的宏观政策均陷入两难:如果采取很强的紧缩政策,可能会引起经济衰退,如果不采取措施,则通胀有可能不断恶化。可以认为,现在世界各国的宏观政策都在这种“刀刃上”寻求平衡。通胀是否会长期持续,根本上取决于供给和需求间的对比关系。现在,全世界大多实行的是市场经济制度,而只要是市场经济,其基本倾向就是供大于求,所以,今年之后通胀渐趋平缓,将是大概率事件。这同时意味着,在今后的一个中期内,世界仍然要同通胀作斗争,而且要应对更为复杂深刻的结构性矛盾


—— 李扬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



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再次受邀参加凤凰的会议。


我们这个部分的主题是分析全球经济的走势,我的演讲标题对此给出了明确的回答——“主要问题仍然是经济衰退”。下面,我从五个方面来阐述这一看法。


PART1
经济增长


大家知道,很多国际组织和机构都在预测全球经济增长,结果都相差无几。这里不妨引用相对中性的机构也就是IMF在七月份的最新预测,他们给出的预测结果是3.0%,比起上半年的预测,这次提高了0.2个百分点。预测结果提高当然值得庆幸,但是3.0%的水平还是令人沮丧:根据经验,全球经济增长率若落在3.0%以下就是衰退,也就是说,IMF的预测结果告诉我们,全球经济仍然在衰退的边缘上徘徊。

我们一般将全球经济体分为两大群体,一个群体是发达经济体,另一个群体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我们看到,发达经济体整个增速在放缓,其中美国、日本、欧洲全面放缓,而且后年可能比今年更差。正是占全球GDP60%以上的发达经济体的增速放缓,拖累了整个世界经济的增长。


11.jpg图1 发达经济体增速放缓


需要指出的是,在21世纪初,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各自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例不断发生变化,基本趋势是新兴经济体比重不断上升。此涨彼消,差不多在2007年,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各自占全球GDP的比重已经基本接近。然而,经过几次危机的冲击,发达经济体虽然增速放缓,但其应对冲击的能力显然非新兴经济体可比,加之近年来美元指数呈上升趋势,以致于新冠疫情冲击过后,两大群体的相对地位重又恢复。根据IMF的数据,2022年底,发达经济体占全球GDP的比重仍然占到60.8%,新兴经济体的相对地位重又下降。这意味着,发达经济体整体的下行对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举足轻重。

相比而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2023年和2024年的经济增长前景堪堪“基本稳定”,其经济增速预期于2023年和2024年将分别达到4.0%和4.1%。其中,中国经济今明两年的增长率将分别达到5.2%和4.5%。增长率呈下行趋势,显示出经济增长的潜力不足,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22.jpg

图2 新兴经济体增长没有明显起色


所以,我们把这两大群体放在一起来看的话,全球经济增长还是不太乐观。


PART2
通胀


2021年底,从美国开始,全球通胀率突然上升。纵观历史,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至今的80年间,这个世界只在20世纪70~80年代出现过通胀,其余的年份,通胀率只是在2%左右徘徊。2021年通胀突然降临,显然是多重因素造成的。在供给端,三年疫情冲击,乌克兰危机、全球化格局逆转,从根基上侵蚀了供给链条的稳定性;在需求端,21世纪以来财政与货币政策的全面放松,为通胀提供了流动性支撑。并非不重要的是,疫情前长达40年的低通胀与低利率环境深刻地影响了公众与当局的预期,使得人们一时间无所措手足。由于这些原因,通货膨胀突然回归世界,使得传统货币政策应对能力严重不足,因此,固着于使用缩表和加息等传统的货币政策,不仅作用有限,而且,其副作用——造成经济衰退——势难避免。这就是说,当今世界各国的宏观政策均陷入两难:如果采取很强的紧缩政策,可能会引起经济衰退,如果不采取措施,则通胀有可能不断恶化。可以认为,现在世界各国的宏观政策都在这种“刀刃上”寻求平衡。我希望指出,通胀是否会长期持续,根本上取决于供给和需求间的对比关系。现在,全世界大多实行的是市场经济制度,而只要是市场经济,其基本倾向就是供大于求,所以,今年之后通胀渐趋平缓,将是大概率事件。这同时意味着,在今后的一个中期内,世界仍然要同通胀作斗争,而且要应对更为复杂深刻的结构性矛盾。


33.jpg

图3 通货膨胀趋降


同发达经济体相比,新兴经济体的CPI上涨比较严重。这里给出了印度、俄罗斯、巴西和中国的CPI变动情况,显然,各国情况并不相同,相比而言,在这四个经济体里,中国应当说是最好的。但是,值得注意的是,21世纪以来,我国面对的物价形势总体而言是下行压力,这说明,我国的经济结构和物价走势背后存在着独特的中国因素。这需要我们认真研究,并采取针对性政策措施予以克服。


44.jpg

图4 新兴经济体CPI上涨相对严重


PART3
利率


为了看清楚大势,我们绘出了一条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的利率曲线。从该曲线可以看出,在过去的80年中,全球利率水平在多数时期都是不高的。近80年间,利率只出现过两个高峰,一个是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延续近20年。当时,美国以及主要西方发达经济体都出现了恶性通胀。近来学术界和业界经常使用的“滞涨(stagflation)”一词,就是在那个时代被创造出来的,它是“停滞(stagnation)”和“通胀(inflation)”的组合,用以刻画被宏观经济学奉为圭臬的“菲利普斯曲线”失灵的状况。此间的高利率,记载的就是应对滞涨所采取的极端货币政策。再一次高利率发生在2021年下半年,这次同样也是为了应对汹汹而来的通胀以及经济停滞。本轮通胀刚刚发生时,绝大多数宏观当局都认为它是短期的供给冲击,后来发现,情况并非那么简单,通胀大有延续之势,于是就重新祭起了高利率工具。

目前,随着高通胀得到抑制,高利率似乎也到了扭转趋势的节点。我们认为,分析利率的长期走势,主要应当分析经济的基本面,尤其要看全球储蓄和投资的对比关系。我们认为,鉴于全球大多数国家实行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的主要特点之一便是储蓄大于投资,同时,鉴于高通胀的趋势已经基本得到控制,继续实行高利率的必要性也就不存在了。


55.jpg

图5 全球利率于2022年飙升


在我们引用的这个利率走势图中,还有一个情况值得关注,这就是,随着全球利率走势趋降,实际利率上升的幅度也在下降。我们知道,实际利率对非金融的实体经济部门的影响最大,这个利率走低,对于经济恢复来说是个好消息。


PART4
债务


进入21世纪以来,债务问题始终挥之不去。不久前,国际金融协会公布了新的数据,2023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总额比2022年底增加了8.3万亿美元,达到304.9万亿美元。与此相应,全球的债务密集度也上升至3.5以上。债务密集度不断上升,一方面说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效率在下降,即,为了取得定量的GDP增长,我们需要投入越来越多的金融资源;另一方面,债务密集度的上升,说明我们的大部分金融活动都服务于金融自身,现实中存在着太多用金融服务金融、用金融创造金融的现象。简言之,金融密集度上升,清楚地表明“脱实向虚”现象愈演愈烈。

债务对于不同国家的影响是不同的。一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债务有官方债务和私人债务两大类,官方债务是国际组织、各国政府间的借款等。我们知道,学术界一般将官方债务称为“软债务”,指的是其时间长、利率低,由于时间很长,通货膨胀可以把它的本金侵蚀大半,因此,官方债务并不构成债务国的真正负担。但是私人债务不一样,私人债务必须用真金白银偿还,我们现在仍记忆犹新的是20世纪末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因为韩国、泰国这些国家的私人债务由于长期没有纳入国家债务统计之中,突然一下子爆发了,债主逼债,引发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危机,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都受到了影响。

二是欧洲国家的问题。以前笼统来看,欧洲是发达经济体,但是欧洲有些国家和地区甚至还不如发展中经济体。在次贷危机的时候就有著名的“欧猪五国”之说,近来,这些国家的债务问题再次爆发。

我们这里提供一张图。它直观地告诉我们,债务是全球性问题。在这张图里,最值得看的是两条线,一条线是最上面的蓝色实线,刻画的是美国债务的走势,可以看到,美国在所有方面都领先,在债务方面更是如此。另一条线是居中的红色实线,它刻画的是中国的情况。这条线近年来呈急剧上升之势,需要我们认真关注。


66.jpg

图6 债务是全球问题


为了看清楚全球债务的走势及结构,我们提供了一份根据各国对外收支账户绘出的图。这个图的上半部分是全球经常账户的加总,下半部分则是全球投资头寸账户的加总。这两幅图是同构的,区别只是,下面的图中,在经常账户的基础上增加了金融和资本账户。


77.jpg
图7 从国际投资头寸表来分析全球债务问题


这张图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谁是债务人,谁是债权人。一目了然的是,主要债务人是美国,而且长期如此,近年来更有愈演愈烈之势。这意味着,美国作为国际储备货币主要发行国,能够坐享货币发行的铸币税收入。


PART5
全球的未来和产业链的重组


主要讲两点,第一点是看看美国的情况,我们的研究团队指出了三种可能的结果,一是软着陆,二是温和滞涨,三是衰退。我们的观点是,温和滞涨是未来美国最可能出现的情况,这种情况可能延续两年。

第二点是一个很深入的实体经济层面的问题,就是全球产业链的重组。这个问题自中美贸易摩擦开始就对全球经济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迄今为止,我们可以见到的此类研究不算很多,我所在的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有一批人在专门研究这个问题。我们的研究发现,全球产业链重组有四个趋势:本土化趋势、区域化趋势、多元化趋势和数字化趋势。至于产业链的格局,目前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有三个链条初步形成,一个是以美国为中心的北美产业链,第二个是以德国为中心的欧洲产业链,第三个是以中日韩为中心的亚洲产业链。也就是说,全球制造业围绕美、德、中日韩,通过与周边国家产业链供应链合作,形成了各具特色和优势的全球产业链三大中心。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三个全球级别的产业链中,以中日韩为核心的亚洲产业链比较松散,其发展还会受到其他产业链的侵蚀。这说明,亚洲的合作问题,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最后,再回到对经济体的判断,前面讲到形势不容乐观,但是最近世界经济论坛有一个访谈,很多经济学家根据它的指标,对于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前景给出评价,其中中国还是评价最高的,这是中国经济的韧性和潜力所在。谢谢各位。


本文为李扬在“新空间·新动能——凤凰湾区财经论坛2023”上的演讲,转载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