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多年不遇的高速增长(2002.07.03)
作者:宋国青    发布:2004-04-16    阅读:3138次   

宋国青:多年不遇的高速增长


  (50人论坛·北京)在4月的主要统计数据公布以后,我就想用这个题目来描述现在的宏观经济情况。4月的工业增长数据本身相当高,但并不非常突出;5月大致上是正常增长。然而,这两个月的情况相当于确认了今年一季度出现的多年不遇的高速增长。
  以前提到,主要短期经济指标在去年11月达到了多年以来的最低点。从那以来,经济开始急速起飞。本来可以更早确认这一点,但由于年末的数据可能包含异常误差,1-2月的数据又因春节因素的影响而不确定性比平常更大,所以在2月的数据公布以后;我只是在内部报告中提到今年经济可能出现出乎意料的高增长,在公开文章中只有一些暗示。3月的工业数据公布以后,估计今年经济增长率很可能超过8%,在内部讨论中说超过8%的可能性有90%。对做数据的人来说,话说到这个份上是很肯定的语气。
  本来这些情况应当在这个栏目中及时介绍,只是双周刊仍然速度太慢,常常来不及反映快速的情况变化。以上预测在《财经时报》和《证券市场周刊》上以“2002年中国经济坐八望九”这样的说法做过报道,稍后还报道了对这个预测的一些批评。
  4月的数据公布后,我对今年增长率的预测略为上调到8.4%。在这段时间,我见到的公开报道中,其他机构和个人的预测大致上在从7%到7.5%左右。所以,这里的分歧是相当大的。如果是去年底以前有这样大的分歧,倒也不算异常,但在四个月的数据已经公布之后有这样大的预测差别,则不很常见。这里说到这些话的意思是,到目前为止,专业研究者对今年经济情况的看法分歧很大。我在这里谈的看法是很孤立的,读者需要作出自己的判断。
  题目中说的“多年不遇的高速增长”,有两个方面的含义。首先,从去年12月到现在,剔除季节因素后的工业增加值的月环比增长率,是1994年公布同比增长率指标以来最高的。从今年前三个月的数据中已经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坐八望九”预测的主要依据就是这一点。那时还有一点疑问,一方面是由于统计数据可能有较大误差。4月和5月的数据出来以后,这方面的疑问基本可以排除。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另一方面的含义是今年的GDP增长率很可能超过199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不过这是个预测。
  5月已公布的数据中还有一个重要的数据是消费价格指数。从公布的同比数据序列推算,剔除季节因素后消费价格指数比上月上升了0.4%。由于该指数在此前两个月大幅度下降,5月的上升可能只是一个反弹,但也可能是一个重要的信号。根据综合情况来估计,剔除季节因素后的消费价格指数在以后几个月可能保持零增长,再往后可能微升。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上年同期相比,消费价格指数仍将在年内保持负值,并且负值难以明显缩小。
  单纯从宏观经济平衡的角度考虑,在今年前几个月,应当接连或者较大幅度降息。央行可能有其他的考虑,在年初小幅降息后不再行动。即使不考虑央行所虑的事情,5月的价格指数也可以作为等等再看的理由。如果央行保持同样的逻辑,那么以后再降息的可能性要小多了。由于一般的分析讨论是看同比变化率,那么年内的基本考虑仍将是要不要降息,不太可能提出要不要升息的问题。估计同比消费价格指数在明年这个时候会转为正值,那以后有可能提出要不要升息的问题。不管怎么说,现在长期债券的利率已经很低,风险相当大。
  有分析将最近几个月居民储蓄存款的大幅度上升看做消费需求疲软的标志,理由不充分。如果收入的增长速度不变而储蓄的增长率上升,可能意味着消费意愿不强。但收入的增长速度在过去几个月可能是比较高的(这方面月度数据不太好)。从另一个角度看,居民储蓄存款是广义货币的主体,在货币的其他部分正常增长的情况下,居民储蓄增长快意味着货币数量的增长率高。剔除季节因素后,广义货币M2的月度增长率在过去几个月达到了199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财经杂志, 宋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