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疫后经济,到哪了?
作者:伍戈 等    发布:2023-02-27    阅读:6183次   


 伍戈 伍戈经济笔记 2023-02-26 22:01 发表于北京


核心观点:
1. 不似寻常,是疫后的经济。虽对恢复常态抱有期待,但恰逢节后宏观数据“真空期”,微观主体难免有些方向难辨。从未经历过大疫三年后的修复期,又将如何去预知可能的经济冷暖?疫后经济路漫漫,我们目前究竟处在哪个位置? 

2. 纵观防疫优化后的国家,经济往往呈现两阶段的特征:第一阶段自发性反弹,第二阶段趋于平缓甚至回落。在第一阶段,防疫政策的优化是决定经济反弹的压倒性力量,无论该国在疫情期间损伤如何,也无论其宏观政策力度大小。

3. 各国自发反弹期持续约1-2季度,而后趋向缓和。但大都难回疫前中枢,这或与微观主体资产负债表受损有关,需要一个休养生息过程。也或与总需求政策有所“退坡”相关,财政货币力度最强时往往是疫情最严重而非疫后修复期。

4. 展望未来,我国经济自发反弹阶段尚未结束,也许待到二季度中后期趋向缓和。此后随着财政前置效应弱化,加之微观主体资产负债表修复较为渐进,外需对经济的负向影响将凸现。叠加基数效应,我国经济两阶段特征或更显著。


正文:

虽对恢复常态抱有期待,但恰逢节后宏观数据“真空期”,微观主体难免有些方向难辨。从未经历过大疫三年后的修复期,又将如何去预知可能的经济冷暖?疫后各国经济往往呈现两阶段特征:第一阶段自发性反弹;第二阶段趋于平缓。我国目前处在哪个阶段? 


图1. 疫后经济的两阶段

微信图片_20230227084750.gif

来源:CEIC,WIND,笔者测算

注:国别包括日本、韩国、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尼。GDP为复合增速较疫前差值。


一、仍处自发性反弹期

在疫后经济的第一阶段,防疫政策的优化是决定经济反弹的压倒性力量,无论该国在疫情期间损伤如何,也无论其宏观政策力度大小。高频数据来看,目前我国修复比例已达亚洲国家平均水平的74%左右。


图2. 我国自发性反弹未结束

微信图片_20230227084805.jpg

来源:CEIC,WIND,笔者测算


防疫优化更迅速的经济体,反弹更快但持续性更短。我国出行、餐饮、娱乐等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即基本完成其他亚洲国家相当的修复水平,后续自发反弹期或余1-2个月。此外,反弹的领域并不均衡,服务消费强于商品,而商品中耐用品相对更弱。


二、终将回归平缓期

自发性反弹结束后,各国经济趋向缓和,但大都难回疫前中枢。这或与微观主体资产负债表受损有关,需要一个休养生息过程。也或与总需求政策有所“退坡”相关,财政货币力度最强时往往是疫情最严重而非疫后修复期。


图3. 疫后政策的“退坡”

微信图片_20230227084817.gif

来源:CEIC,WIND,笔者测算

注:各指标为较疫前差值。


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有望持续温和反弹;下半年内需将趋于平缓,经济波动或进一步来自外需。当前我国外部环境显著弱于东南亚等国的疫后时期,加之微观主体资产负债表修复较为渐进,经济修复的弹性或低于周边经济体。 

 

图4. 我国经济的两阶段

微信图片_20230227084828.gif
来源:CEIC,WIND,笔者测算


三、基本结论

一是纵观防疫优化后的国家,经济往往呈现两阶段特征:第一阶段自发性反弹,第二阶段趋于平缓甚至回落。在第一阶段,防疫政策的优化是决定经济反弹的压倒性力量,无论该国在疫情期间损伤如何,也无论其宏观政策力度大小。

二是各国自发性反弹持续约1-2季度,而后趋向缓和。但大都难回疫前中枢,这或与微观主体资产负债表受损有关,需要一个休养生息过程。也或与总需求政策“退坡”相关,财政货币力度最强时往往是疫情最严重而非疫后修复期。

三是展望未来,我国经济自发反弹阶段尚未结束,也许待到二季度中后期趋向缓和。此后随着财政前置效应弱化,加之微观主体资产负债表修复较为渐进,外需对经济的负向影响将凸现。叠加基数效应,我国经济两阶段特征或更显著。


【作者】

伍戈:博士,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长期供职央行货币政策部门,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担任经济学家。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获得者,获浦山政策研究奖、刘诗白经济学奖,“远见杯”经济预测冠军。

俞涛、曹海巍、高童:长江证券研究员。

张哲源、齐卓媛、张采溢:实习研究员。